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我摘梨花与白人》偏摘梨花与白人的全文 第十三章 案破 我摘梨花与白人天然受

《我摘梨花与白人》偏摘梨花与白人的全文 第十三章 案破 我摘梨花与白人天然受

发布时间:2020-05-30 12:10:5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草绿大白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摘梨花与白人》的小说,是作者草绿大白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为了顺利入京述职,为了给夏沐濋一个稳定的凰城秩序,叶适言必须要在离开黔地之前解决这个棘手的事。 盐商,他必须动,而且要大张旗鼓的

>>>《我摘梨花与白人》在线阅读<<<

《我摘梨花与白人免费试读


为了顺利入京述职,为了给夏沐濋一个稳定的凰城秩序,叶适言必须要在离开黔地之前解决这个棘手的事。

盐商,他必须动,而且要大张旗鼓的动。

岩西寺内,夏沐濋站在院子里,院子里有颗枯树,枯树的树枝上挂着一只鸟笼,笼子里是昨日夏沐濋闲来无事抓的野雀。此时的夏沐濋正在拿着干草逗鸟玩,外面的一切变动都影响不了他此刻慵懒的心情。

幻参方丈坐在石凳上,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时不时还因为吐瓜子皮而发出呸呸呸的声音。

“王爷,你就忍心让那姑娘跟着你的参政在大冷天里走东走西?”

岳千烛是女人的身份,幻参当时见到的第一眼就认出来,这几天他一直在试探夏沐濋,知道夏沐濋也已经知道岳千烛的性别,只是没有拆穿而已。所以幻参跟着夏沐濋一起演戏,没有公开岳千烛的身份。

但如今毕竟已经入了冬,就算是不拆穿身份,也不能让一个女孩子跟一群男人跑东跑西,这么做不地道。

夏沐濋逗着小鸟正在兴头上,随口说道:“不管是男是女都是本王的一个奴才,不用区别对待。”

“开玩笑,这男人和女人能一样吗?”幻参扔了把瓜子说。

夏沐濋逗鸟的手微微一顿,不着痕迹的将枯草放在鸟笼旁边,自己拢着袖子转过身来:“男人如何?女人又如何?对你来说都是众生,现在怎么又开始分别来看。”

“阿弥陀佛。”幻参放下手中的瓜子双手合十在胸前拜了一拜:“众生平等。”

说罢,幻参又重新拿起瓜子,翘着二郎腿恢复看戏的样子说:“说说,你这样破例的将一个女人放在身边是为什么?”

夏沐濋再次转身过去,继续逗着鸟,说道:“你认为呢?”

幻参嘿嘿笑道:“一个男人将女人绑在身边,当然是因为喜欢。”

夏沐濋微微皱眉,好在自己背对幻参,没让他发现自己的表情,他说:“本王看,既然你这么懂男女之情,做方丈真是委屈你了。”

幻参知道自己刚才尴尬了,嘻嘻的笑着:“王爷就别拿贫僧说笑。”

“你看本王像说笑的样子?”夏沐濋转身看向幻参,正色黑脸。

这个样子的夏沐濋让幻参有些心虚,他起身松开瓜子并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笑声道:“王爷你忙着,贫僧——”

幻参一路小跑出了院子,大声喊着:“贫僧去普度众生了!”

陈致在门口差点被幻参撞个满怀,看到幻参一路逃命似的跑走,转身进入了院子。

“幻参方丈是惹到您了?”陈致笑着走进来。

他带着五百苍狼军成功抵达萍地后就快马加鞭的赶回,于昨夜到达了岩西寺。

夏沐濋双手拢在袖间,摇摇头,转换话题道:“夏恪信那边如何了?”

陈致收起笑容说:“属下正要禀报。”

······

粮仓纵火案的调查还在继续。

叶适言和秦绍星带兵光明正大的将曾经出入凰城内外的盐商队伍全部带入衙门,上至盐商店铺老板,下到打杂伙计,每一人的都接受了叶适言的严格审问。

最后只留下了一家叫丰记盐栈的盐店。

岳千烛站在在叶适言旁边,眼睁睁的看着秦绍星对丰记盐栈的刘掌柜如何使用军法审问,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就连叶适言也忍不住皱眉,只是他为了查出真相,才一直忍着没有阻止。

结合凰城外周边群众和城外贩卖巨石的矿工证词,最终确认了买卖巨石、纵火粮仓的幕后黑手,正是在凰城内最乐善好施的丰记盐栈的掌柜刘掌柜。

刘掌柜在黔地盐商界颇有些名望,再加上叶适言大张旗鼓的挨家挨户的带人审问,引起了城中不少的骚乱,尤其是其他盐商,更是请求去往岩西寺请夏沐濋给大家做主。

最后终于等到杜含秋这位新上任的商会会长的隆重出面,才平息了众怒,也给了叶适言很大的发挥空间,这才顶住了压力审问到底。

然而事情的最后结果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城中丰记盐栈的刘掌柜原来是鲁朝安插在凰城的细作,入凰城十年一步步成为黔地商业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但实质是向鲁朝传递黔地的消息。

齐越与鲁朝之间数十年的纠纷和冲突早就让两国之间发生各种的摩擦。而黔地正是齐越面对鲁朝的最前屏障,是保护齐越不被鲁朝进犯的最强壁垒。所以,鲁朝细作在凰城十年隐姓埋名不被发现,对黔地来说是莫大的危险。

解决了一个粮仓纵火案,又来了一个鲁朝细作案。凰城县令白晨有心再往下追究却被叶适言叫停。

因为叶适言能够猜到夏沐濋的心思,挖出刘掌柜是个意外,他们不能轻易打草惊蛇。

岳千烛将近日调查粮仓纵火案的汇总公文向夏沐濋读完,抬眼看着夏沐濋依旧是云淡风轻的逗着麻雀,看样子丝毫不在意凰城中查到了鲁朝细作这回事。

过了一会夏沐濋才悠悠的开口:“刘掌柜现在如何?”

岳千烛知道后续的事情,回答说:“叶参政正在解决,白大人想要趁机揪出城中的其他细作,被叶大人给阻止了。”

“叶适言这次倒是学会了适可而止。”夏沐濋对着旁边的陈致说:“告诉叶适言,只针对刘掌柜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陈致接了令,先行告退。

岳千烛不明白,既然查到了凰城中有危险的人物,现在不趁机斩草除根,岂不是后患无穷?她低头想问题的样子被夏沐濋的余光抓的正着。

夏沐濋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棉披肩说:“黔地独立发展已有数十年,作为齐越边境与鲁朝两国细作大战接替上演。五年前我接管黔地,入主凰城,就已经知道不管是凰城还是黔地各州府都有不少细作。你可知我为何一直不斩草除根?”

说着,夏沐濋转身看向岳千烛。

岳千烛摇摇头,五年前夏沐濋成为齐越最年轻的诸侯王,四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可是那时候的夏沐濋还是个喜欢街上闲逛,喜欢山参海味,喜欢调皮捣蛋的少年郎。

心思从不像现在深沉。

夏沐濋看向岳千烛回答说:“养着他们,对我有利。”

细作之弊端是卖自己本国的情报给对方,但是细作之优势就是卖假情报传到他的国家。

几年间夏沐濋确实一直都严防鲁朝细作,也做了不少杀鸡儆猴的事,但他始终没有深层揪出根深蒂固的鲁国眼线,目的就是要看看这些细作要做到什么程度。顺便利用这些细作打探鲁朝的消息。

虽然发现丰记盐栈的刘掌柜是细作之实让夏沐濋出乎意料,不过也就当顺手铲除了一个细作,不必声张。

“费了这么大的劲儿,不惜动用根植十年的细作,就为了放一把火。”夏沐濋想了想后勾起嘴角道:“看来是有人想要探探沐王府的底。”

看看沐王府如何周璇军商之间的关系,看看夏沐濋身边到底有多少实力将伤害降最低,看看整个神远军到底有多少的底气。

夏沐濋笑着,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想必真正的幕后推手还深埋在黑暗里不见踪影。连隐藏十年的细作都甘心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做这样一个试探,看来幕后之人的势力十分庞大。

这时陈致从外面走了回来,伸手报道:“按照立律,已将刘掌柜就地正法。”

岳千烛倒吸口凉气,她太知道夏沐濋的手段,就地正法就是当众斩首,当众曝尸。

夏沐濋没了逗鸟的兴致,双手拢着袖子看向陈致,道:“这件事让叶适言写好上奏的折子,让他带着一同入京,禀告圣上。让那些老狐狸们知道,我黔地的立法。”

距离叶适言进京述职没有几天时间,眼下到了寒冬腊月,叶适言应该准备出发了。

粮仓纵火案结束后凰城又恢复了平静的生活。神远军继续操练,陈致依旧是军队和岩西寺两边跑,叶适言处理安排好所有的黔地政务入京述职,偶尔白晨会过来禀告公务。

唯独在凰城闹出点动静的也就只有杜含秋,自从他做了黔地商会会长后,在黔地的商业上可谓是呼风唤雨,甚至趁着纵火案之后做起了盐商的生意,相当的风光无限。

可是咱们的幻参方丈则是一脸的忧愁,眼看着年节将至,这寺里的香火钱还没够呢。

岳千烛知道自己年前入京无望,也就不纠结什么,平时在岩西寺照顾夏沐濋之外,还会和休假的宋小顺一起到外面逛一下,有时宋小顺还会带出唐佑,三人经常出现在凰城的闹市中。

宋小顺更是提议三人拜个靶子结为异性兄弟,他明明年纪最小,非要按照生辰排序,硬生生把自己做成了大哥,成为三人帮的老大。

唐佑很是嫌弃宋小顺的想法和所为,但是碍不住宋小顺每日的软磨硬泡,一脸不情愿的当上了老二。

而岳千烛依靠着生辰排序和身材排序自动变成了三人帮里最小的。

三人甚至在岩西寺的佛祖面前直接叩头结拜,为此还给了幻参这个爱钱的老方丈不少香油钱。

年节最后一天开市,全军放假,宋小顺带着岳千烛和唐佑一起去玩,他们来到了一家围巾店门口,宋小顺像展示一样,伸出手大方的介绍起来:“这是咱们三兄弟在一起过的第一个春节,为了表示我这个做大哥的对你们的照顾,半个月前我可是在这定做了三条围巾。今儿个就能取了!”

岳千烛抬头看了一下围巾店,生意火爆的不成样子,里面都是人来人往的客人。她拉住宋小顺说:“在这里订了三天围巾,你兜里的钱够吗?”

宋小顺一脸嫌弃的看着岳千烛说:“三两,你是不是瞧不起你大哥我?大哥虽然不是大富大

我摘梨花与白人

我摘梨花与白人

作者:草绿大白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摘梨花与白人》的小说,是作者草绿大白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为了顺利入京述职,为了给夏沐濋一个稳定的凰城秩序,叶适言必须要在离开黔地之前解决这个棘手的事。 盐商,他必须动,而且要大张旗鼓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