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重生之草根皇帝》重生的皇帝免费阅读 第十章 尔虞我诈(二) 重生之草根皇帝网盘

《重生之草根皇帝》重生的皇帝免费阅读 第十章 尔虞我诈(二) 重生之草根皇帝网盘

发布时间:2019-09-11 18:16:4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清风怡江 状态:已完结

《重生之草根皇帝》是清风怡江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之草根皇帝》精彩章节节选: 刘病已心中冷笑,已知对方有甚么打算,暗忖这种小把戏自己也有得出卖,集中意志,把身体完全放松。果然大腿一阵剧痛,给对方用利器刺了一

>>>《重生之草根皇帝》在线阅读<<<

《重生之草根皇帝免费试读


刘病已心中冷笑,已知对方有甚么打算,暗忖这种小把戏自己也有得出卖,集中意志,把身体完全放松。果然大腿一阵剧痛,给对方用利器刺了一下。

刘贺嘿然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哪知你不是和他合起来骗我。”

这时的张成在他心中变得一文不值。刘病已恨得差点拔出匕首把他杀掉,可是当然不能那样做,因为他还有更远大的目标,就是杀死许伟。

刘贺放开了张成,好一会后才平静地道:“弄醒了他后,翠娘会给他喂一粒‘发情药’,你事后让他沉睡三个时辰,才好把他唤醒。”张成担心道:“真的没事吗?”

刘贺冷笑道:“看你关心他的样子,我真想把这小子杀了。放心吧!他除了因发情药而致消耗了大量体力外,一切均与常人无异,只不过那场比武他就注定会败给许伟了。。”

马车停下。刘贺离车去后,马车又继续开出。

刘病已大叫好险,这条计不可谓不毒,害他于无影无形,确是厉害。

幸好是他刘病已,若换了任何一人,被人宰掉都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一回事,可能还会怪自己。

刘病已被抬进张成的寝室里,下人走后,只剩下张成和受王爷之命来监视他们的那个叫翠娘的女人。

他暗暗头痛,如何才可瞒过这两个人呢?假若发情药入口即溶,岂非来不及吐出来。

脚步声移了开去。

刘病已冒险把眼帘打开了一隙,只见张成和一个体态丰满、姿容放荡的女人正站在较远处,不知在争议着甚么事。灵机一触,撕下衫的一角,塞进嘴里,封着食道。

两人又走了回来,张成不满道:“王爷真的这么信不过人家吗!”翠娘低声下气道:“大人见谅,王爷吩咐少婢定要目睹整个过程,他很给大人面子的了。否则他最爱看的就是这类事,若来的不是小婢而是他,大人就更难堪了。”

张成不再抗议,默然接受了这安排。弄破腊丸的声音传来,接着异香盈鼻。一颗拇指头般大的药丸塞进了他口内,恰好落入碎布里。

翠娘笑道:“成了!这药入口即溶,流入咽喉,甚么意志坚强的人都受不了。”发情药虽隔了层布,仍迅速溶解。

翠娘走开去道:“让小婢取水来弄醒他。”张成追了过去,问道:“假若他醒来知我喂了他发情药,事后岂非恨死人家?”

刘病已怕发情药由湿布渗入喉间,正暗自叫苦,得此良机,忙吐了出来,藏在枕下。翠娘笑答道:“放心吧!他受药力所制,神智会陷在半昏迷状态!”

张成冷哼一声,心中不满。翠娘似并不怕她,娇笑去了。张成回到他旁,叹了一口气,才为他宽衣解带。

不一会翠娘回来,用冷水为他敷脸,奇道:“这人的体质必然非常特异,皮肤仍未转红。”

刘病已心中暗笑,一声狂喝,诈作药力发作,把两人搂着,同时施展学来的手法,拇指猛按上她们后颈的大动脉处,两人未来得及呼叫,应指倒下。

她们的昏眩将只会是几分钟的事,但已足够他实行计划。把枕底的湿布片取出,每人分别喂了一半变成浆糊状的发情药后,刘病已悠闲坐在一旁。

不片晌他们的皮肤泛起艳红色,开始扭动呻吟,缓缓回醒过来。刘病已暗叫厉害,退往一角静观其变,当两人各自春情勃发,纠缠起来,互相撕掉对方衣物时,他才放下心来。

原来些许发情药已如此厉害,自己假设吞掉了整颗,任是铁打的身体都受不了。张成和翠娘的动作愈来愈不堪入目,寝室内充满了他们的狂喘和嘶叫。

刘病已闭上眼睛,排除万念,对室内发生的事充耳不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待两女的动作声音完全静止了,才睁开眼来。两人像两摊烂泥般横七竖八躺在榻上,胸脯不住起伏,疲极睡去。

刘病已微微一笑,先把那布片借油灯烧掉,才躺到两人之间,拉被为三人盖上,像天掉下来当被盖般倒头大睡。一声惊叫,从噩梦里清醒过来,早已日上三竿。

两人不知去向,只有一名俏婢在旁守着,见他起来,忙下跪施礼道:“张家的大少爷在正厅等候,你没甚么吧!”

刘病已装作手颤头晕的模样,叫道:“水!给我一点水!”俏婢媚笑道:“大爷昨晚过劳了,大人也像你那样子。”

刘病已暗笑婢似主人,这俏婢看来都不是好东西,伸手在她酥胸摸了一把。俏婢娇笑着去了。刘病已装模作样,扮作脚步不稳,踉跄步出厅外。

张安世和张彭祖由两眼失神的张成陪着,见他这样子,都脸现怒色,还以为他不知自爱至此。

张成看到他出来,眼中露出歉疚之色,站了起来,正要说话,岂知刘病已一个倒栽葱,竟昏倒地上去了。这一招免去了他费唇舌。

他决意暂时连张安世和张彭祖都一起骗了,如此更能使刘贺和许伟相信,让他们反中了他的计谋。

张安世和张彭祖两人又气又急,忙把他运回别馆去。睡到榻上去时,张安世沉声道:“情况有点不妙,我看病已是着了张成的毒手,快去请黄妙手医生来,看看可否在比武前恢复他的精神体力。”言罢一声长叹,充满了婉惜和忿怨。

刘病已猛地睁眼,坐了起来。两人吓了一跳,呆看着他。刘病已苦笑道:“若要我由现在起一直装昏迷,会比打我一顿更难过。”

两人大喜,忙问他是甚么一回事。到刘病已说出了整个过程后,他们都捧腹笑了起来。

张安世忙使张彭祖出去吩咐众武士把守宅院,不准任何人进来。

张彭祖回来后坐下道:“病已真厉害,那针上的毒药定是由昏麻草提炼出来的汁液,刺入血脉里,连马儿都要昏迷,想不到你竟可不怕。”

张安世道:“这可以说天运仍在我们那一方,病已准备怎样运用这优势?”

刘病已道:“随机应变吧!总之我会教刘贺和许伟大吃一惊。”

张彭祖道:“刚才张成使人来问你的情况,我把那人赶走了,假设他亲来见你,病已要不要见。”张安世道:“还是不见为妙。”

刘病已道:“这春药虽厉害,不过听刘贺的语气,睡上几个时辰后,体力应可恢复少许,只不过绝应付不了激烈的打斗吧!”

张安世道:“这才是道理,否则许伟胜之不武,如何在陛下和众公卿大臣前立威。”

刘病已道:“我同意大少爷的话,一于甚么人都不见,使敌人以为我正致力恢复体力,今晚亦不用扮得那么辛苦。”

张彭祖道:“不过病已至少要装作筋疲力竭的样子,起行前我再为你脸上敷点灰粉,那就更万无一失了。”说到这里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刘病已回到家中便把与许伟约斗的事情说了,许平君面带忧色道:“你真的要去么,不是猛龙不过江,这个许伟听说是个狠角色呵。”刘病已叹道:“自己惹出来的事情也只能自己来解决了。”

许平君说道:“长安最近不太平,听父亲说来了很多外地人,刘贺,刘胥都在暗中扩充势力,对皇位虎视眈眈;霍大将军又嚣张拔扈,任人为亲,匈奴、羌人也在伺机搞事,长安城最近是暗流涌动呵。”

未央宫在长安城的中心,四周城墙环护,护城河既深且阔,俨若城中之城。

晚宴在宫内的麒麟殿举行。昭帝的主席设在对正大门的殿北,两旁每边各设四十席,均面向殿心广场般的大空间,席分前后两排,每席可坐十人,前席当然是众王室贵胄大臣,后席则是家眷和特别有身分的武士家将。愈接近昭帝的酒席中,身分地位便更崇高,霍光和张安世的座席便分别坐落于左,右首的位置。众宾客入殿后,分别坐入自己的酒席,谈话时都是交头接耳,不敢喧哗,气氛紧张严肃。

霍禹和身着华服的霍成筠进场时,霍成筠超凡脱俗的美貌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霍禹凑到她耳旁低声道:“听说刘病已昨晚还到张成处鬼混,如此不知自爱,如何可成大事,看来他今晚必败无疑。”

霍禹是霍光之子,身材中等,年纪在三十许间,脸白无须,但脸目精明,说起话时表情丰富,乍看似是漫无心机的人,但认识他的人无不知他笑里藏刀的厉害。霍成筠有点恨刘病已不知自爱,唯有皮笑肉不笑地道:“你手下能人众多,不若找个人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两人唇枪舌剑时,霍光和美艳如花的霍夫人,在几名武士的簇拥中双双抵达,众公卿大臣忙向他问好敬礼,显出他特别的身份。

霍光挺拔笔直,肩膀宽阔,事实上他虽年过四十,但仍保养得很好,长相俊伟,眉毛特别粗浓,鼻梁略作鹰勾,配以细长但精光闪闪的眼神,使人感到他绝不好惹。

刘病已和张安世不敢失礼,也转过来和他施礼招呼。这时近门处一阵哄动,原来是穿着一身武士服,轩昂俊俏的许伟和刘贺来了。只见许伟神采飞扬,洋洋得意,含笑和各人打招呼,又不时用眼神挑逗场中美女。

重生之草根皇帝

重生之草根皇帝

作者:清风怡江类型:历史状态:已完结

《重生之草根皇帝》是清风怡江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之草根皇帝》精彩章节节选: 刘病已心中冷笑,已知对方有甚么打算,暗忖这种小把戏自己也有得出卖,集中意志,把身体完全放松。果然大腿一阵剧痛,给对方用利器刺了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