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重生之草根皇帝》重生之草根皇帝 顶点 第二十二章 刘病已当为帝(一) 重生之草根皇帝冰山攻

《重生之草根皇帝》重生之草根皇帝 顶点 第二十二章 刘病已当为帝(一) 重生之草根皇帝冰山攻

发布时间:2019-09-11 18:16:4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清风怡江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林竞,刘弗陵的小说《重生之草根皇帝》此文是清风怡江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暴室的啬夫们听到宫刑完成了,将手中的木槌往地上一扔,啐道:“总算完了,这天真闷热,要热死人的。这骚娘们把人都害死了” 接着又呸道

>>>《重生之草根皇帝》在线阅读<<<

《重生之草根皇帝免费试读


暴室的啬夫们听到宫刑完成了,将手中的木槌往地上一扔,啐道:“总算完了,这天真闷热,要热死人的。这骚娘们把人都害死了”

接着又呸道:“以后看她还这么勾引男人。”

淳于衍听后心中一动,叮嘱道:“天气炎热,蚕室虽然不透风,也未免太热了。”

那名啬夫不耐烦的把眼一瞪,“谁叫她胆大包天,连皇帝都敢偷,活得下来算她命大,活不下来也不能怨天尤人!”

说着喊来几个同事,将州洋从木桩上解了下来,连架带扛的拖走。

殷红的鲜血,在蚕室那阴暗的地面上拖出长长的一道痕迹,一直延伸到远方。

淳于衍呼出一口闷气,正打算回去,却发现角落的阴影里居然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留意还真发现不了。

她被吓了一跳,差点尖叫出来,一直没有动的那人的身形突然动了起来,脚步拖沓着,不紧不慢的走出暴室。

那人身材清瘦,面庞白净,淳于衍眼力不差,忍不住喊道:“许大人,那州氏若是不细心照料,恐难活命。”

许广汉并没回头,只略略停顿了下,仍是继续拖沓着脚步,有气无力似的走了。

虽然州洋对自己曾经顶撞过,还让皇帝求了道诏书对待自己,但是许广汉还是抱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想法救下了州洋。

许广汉看到州洋在蚕室受宫刑,不禁回忆起记忆中不愿回想的那段残痛往事。

上官父子等人阴谋除去霍光,事情被泄露,许广汉奉命在未央宫官署的上官父子值宿殿庐搜缴罪证,因没能搜出其藏匿于殿内的数千条缚人用的绳索,而被认为有包庇之罪,视做同谋连坐。

当时人已就被下了掖庭狱。

那时侯刘病已和许平君都还是孩子,刘病已在得到他被关进牢房的时侯,刘病已熟门熟路地来到掖庭狱门前,守门的黄门认得他,不等他开口已明其来意,把门打开后小声地叮嘱句:“速去速回。”

刘病已点头表示感激,随手塞了把五铢钱过去。

黄门把钱握在手里,心花怒放,暗赞刘病已人小鬼大,悄悄将病已放进去:“在最里那一间。”

甬道内光线昏暗,监狱内冷若冰窖,越往里走越让人觉得阴森恐怖,浑身发抖。

刘病已也不知是不是大病初愈的原因,对那一间间密集狭窄的用木栅隔开的牢房,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厌恶感,仿佛自己曾经在这里受到什么刺激一样。

在黑暗中仿佛有猛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会在意想不到之间一口将他吞下。

他吓得浑身发抖,好不容易走到最里面的那间牢房,几根疏密不同的木栅隔出一间两丈来宽的狭小空间,正中间有一人身穿赭色囚衣,蓬头垢面地缩在角落里,颓然而坐。

“许叔叔……”

病已的一声轻唤令那人如惊弓之鸟般哆嗦了下。

“许叔叔,是我。”

“病已?”许广汉从地上爬了起来,步履阑珊地走近木栅。

他在牢里关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这会儿早已饥渴不堪。

他盯着病已瞧了好一会儿,伸出手来轻轻摸了摸他的脸,“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病了?”

“我没事。”少年紧咬着嘴,拖音很重,眼中有泪闪烁,对于许广汉惨淡的狼狈模样,似乎不忍多看,“我来看看你……”顿了顿,又补上一句,“婶婶和平君妹妹在家都挺好的……”

许广汉装做很轻松地拍了拍他的肩,“回去告诉你婶婶,让她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你这孩子爱生病,身子就特别虚弱,要是不补好营养,过不了几天又会得场大病。”

刘病已鼻子一酸,紧咬银牙,过了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叔叔,他们为什么要关你?上官父子谋反和你有什么关系?”

许广汉胸口一紧,“这种事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你只需要好好读书,天天进步……”

刘病已还是个孩子,终于控制不往,胸口起伏,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

可他抬头盯看许广汉良久,最终还是平静下来,控制往自己的情绪,艰难地朝他缓缓绽出一丝笑容,“师傅前阵子夸我了,说我既聪明又好学!”

许广汉点头微笑,刘病已仰头,两人隔着木栅彼此互望。

过了许久,刘病已小声说:“我走了。”

许广汉点头同意,刘病已扭头便走。

走到门口,他停下脚步,以手揉眼,将眼睛中的泪水尽数拭去。

守门的黄门见到他走出来,顿时如释重负:“可算出来了,才接到消息,一会儿少府大人要过来问话,你赶紧走吧。”

“多谢。”刘病已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将自己腰上系着的布袋解了下来,动作敏捷地塞到黄门手里。

黄门又惊又喜,布袋入手极沉,粗略估算少说也装了四五百钱。

虽说刘病已只是个孩子,可他一贯小心谨慎,也不敢随便收钱,推诿道:“你要做什么?”

刘病已眨眼一笑,“这钱袋子不是你的吗?我方才在门口的地上捡到的。”

那黄门闻言一怔,刘病已把手一松,钱袋完整落在他手里。

他旋即醒悟过来,嘿嘿地笑了两声,“原来……如此,刘病已,多谢。”

刘病已冲他长身一揖:“许叔叔在狱中就麻烦你多照看了。”

说完,看着他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欧侯内者令找了少府杨仁,不过是替许广汉说情的事。

杨仁正为鄂邑公主自杀一事忙得焦头烂额,哪有空闲答理这等琐碎小事,欧侯令觑机在他跟前提了两回,每次得到的回复都不大尽如人意。

长公主自杀了,皇帝搬到了城外的建章宫居住,留下偌大个未央宫被数日不绝的绵绵阴雨覆盖住,容不得宫里的人心里有半丝闷情逸志。

内者令找上杨仁的同时,张贺也为这个得力的下属开脱罪责而找到自己的弟弟。

许广汉犯的罪可大可小,虽然已经下狱,但并非没有转弯的余地。

张安世冷漠的道:“这件事,大哥还是不要再过问得好。”

重生之草根皇帝

重生之草根皇帝

作者:清风怡江类型:历史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林竞,刘弗陵的小说《重生之草根皇帝》此文是清风怡江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暴室的啬夫们听到宫刑完成了,将手中的木槌往地上一扔,啐道:“总算完了,这天真闷热,要热死人的。这骚娘们把人都害死了” 接着又呸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