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神君快到怀里来百度云 第十五章 受伤 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主角是聂凡,花就涌的小说

《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神君快到怀里来百度云 第十五章 受伤 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主角是聂凡,花就涌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1 06:12:3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下酆都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聂凡,花就涌的小说是《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它的作者是下酆都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烈霏奴回头看了一眼里面的情景,那君白坐在地上,垂眸看不出神情,一切都仿佛是一个梦境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 可是身体内钻心的疼痛提

>>>《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在线阅读<<<

《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免费试读


烈霏奴回头看了一眼里面的情景,那君白坐在地上,垂眸看不出神情,一切都仿佛是一个梦境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

可是身体内钻心的疼痛提醒她,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个人,是不能再去碰了。

擦了擦嘴角的血,强忍着喉间泛起的血气,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密室中,离牧怔愣的站立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等意识到发生什么了的时候,他只觉得无比气怒,心里强大的落差感使他一时间丧失了冷静。

他瞪着君白,黑色的眸子像是毒蛇一般阴冷。

不知从哪里寻来的一把剑,他疯狂的砍向坐在地上的人,可无一例外的,在接近对方三寸之时,便会被挡住。

牢牢的,稳稳的,没有任何破绽。离牧气急,把地上能扔的东西都扔了一遍。

他尝试过很多办法,用各种武器,也用过毒药,甚至是不给他吃的喝的,可对方从一开始进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到现在还是个什么样子,而且一句话不说,让人着实无从下手。

他活了两百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不,应该说,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他绝对不是人,可是他也不是妖,不是魔,亦不是神仙精灵。

这样的生物,天地间怕是都不存在。

“我就不信,这世间没有克你之物!”他重重的冷哼一声,抬步走出了密室。

将军府中,聂凡被眼前突然出现的黑影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拎着飞了起来。

“你......”还未出口的质问,被一双大手牢牢地捂住。

这是什么情况?她得罪人了吗?

没飞几分钟就落了地。聂凡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停在了将军府中一处幽静的院落。

这里,不是烈霏奴的住处吗?

东院里,就只有这一处院落,烈霏奴向来不喜欢别人的跟随,除了日常的打扫,院中平常都没有人,房间更是禁地。

而那黑衣人把她丢在院子里,然后就消失了。

这一路上避开了府中的下人,此时看着紧闭的房门,聂凡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要避开其他人,她从皇宫回来,君白现在又怎么样?

怀着忐忑的心情,她轻轻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一片昏暗,分外静谧,一点都不像是有人的样子。步过外间,走到卧室,透过半透明的屏风,能隐隐看到一个人的身影。

烈霏奴此时靠在床头,面色发白,身体内部的疼痛让她呼吸都沉重起来,察觉到脚步声,她平复下呼吸,尽量沉稳的开口。

“桌子上有张药方,你去周记药铺抓药,回来后煎好端过来,记得期间千万不能走开,也别让人看到。”

闻言,聂凡的朝那边看了看,疑惑道。“你受伤了?没事吧?”

“快去!”她冷声喝道。

“哦。”聂凡被喝的有些莫名其妙,摸了摸鼻子出去,果然看到桌子上有一张纸。

转头看了看卧室的门,虽然心里有千般疑惑,但还是不得不听人家的话,乖乖跑去抓药。

索性药铺离得不远,来回不过半柱香的时间。抓药的时候,掌柜疑惑的看了看眼前的小丫头,这方子上的药都是治疗内伤的,一般人可都用不上,不过疑惑归疑惑,他也没多说什么。

聂凡自是不知道这掌柜想的什么,提了药就往回跑。

她心里虽是着急,但也记住烈霏奴说过的话,没让其他人看见,当然,她也没注意到暗处一直跟着她的人。

鬼鬼祟祟的绕到厨房,惊讶的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按理说哪户大户人家平日里厨房是没人的,可聂凡想着,这将军府中人本来就少,也就没多想,还庆幸这里没人,方便她好做事。

依照她的猜测,烈霏奴可能是受了伤,可是又不能让人知道,所以才嘱咐她不能让人看见。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只猜对了一半。

聂凡没煮过中药,看着那锅里了水快没了,才把药汁倒了出来。浓烈的味道瞬间占领了空气,熏得她头昏脑涨。

捏着鼻子把熬好的药端过去,过了屏风才发现烈霏奴的脸色白的可怕,她连忙走过去,一边把药递过去一边问道。

“你怎么了?国师对你动手了?”

对方冷哼一声,眼睛直盯着她看。“他还没那个本事。”

“怎么了?”看她的目光直勾勾的,聂凡悻悻的问道,又见她把目光转向了药碗,连忙道。“放心吧,没人看见的,我煎药的时候也没走开过。”

烈霏奴薄唇轻抿,面无表情的接过了药碗。

看她喝完了药,又继续闭目沉思的样子,聂凡瘪瘪嘴,有些失望的准备出去。

“等等。”

脚步一顿,她转身希冀的望着她。

烈霏奴不知何时睁开了眼,黝黑的瞳孔直直盯着她,沉声道。“我问你,君白到底是什么人?”

聂凡一怔,“我也不知道,我和他只是萍水相逢。”

“那你为什么要冒险救他?”

闻言,聂凡尴尬的笑了笑,“我原本没想救他,可是阴差阳错的到了这里,总不能还见死不救吧。”

烈霏奴沉默些许,才又说道。“我相信你。”

经过两次试探,她确认这个女孩没有恶意。

“对了,你是怎么受的伤?”看到她苍白的面色,聂凡问道。

“是君白。”她说道。

“啊?”聂凡怀疑自己听错。

“确实是他,所以我才问你他的身份。”叹一口气,烈霏奴无奈道。她已经很久没受过这么重的伤,还是在对方没出手的情况下。

“怎么会?我遇见他的时候,他还被人欺负呢。”聂凡惊讶道。

“什么?”她讶异的睁大眼。随即想起那人如今也是被关在皇宫里,可既然身怀那么深不可测的力量,那为何还会被离牧抓去?

只有两种原因,一是那君白根本不把离牧放在眼里,再者,就是他也不会使用这种力量,只有在受到危险的时候,那力量才会下意识迸发,保护主人。

非妖非仙,非人非鬼,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原本想着顺着离牧的意,看他到底想干什么,可没想到那君白如此厉害,啸风剑都伤不了他分毫。”

“不会吧....”聂凡震惊的喃喃道。他这么厉害,当初那些人赶他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反抗?

“且看离牧下一步动作吧。”烈霏奴靠在床头上,就说这一会儿话的时间,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你先回去吧。”

“嗯。”聂凡应声,看她行动不便,便上前扶她躺了下来。“那...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说着便退出了房门,再把门轻轻的关上。

房门一合住,室内又恢复了昏暗,烈霏奴躺在床上,蓦地感到了一丝阴暗的气息。

“又是你。”

聂凡回到房间,没有看到雪霁的身影。自从知道她的将军大人是修仙之人,她就没敢把画继续带在身边,这回儿不知道他又跑哪儿去了。

把画轴翻出来,敲了敲。“喂,在不在?”

“嗯。”里面传来他清冷的声音。

“你刚才跑哪儿去了?我刚刚被人抓去,吓死我了。”聂凡翻着白眼抱怨。

“你被人抓?”

“是啊。不过是将军的人,她好像受了重伤。”

雪霁沉默些许,又道。“她说了些什么?”

“嗯....她先是让我去买了药,又给她煎好.....”

“煎药?”雪霁打断了她。

“是啊,还不准人家看见。”

闻言,空气中突然飘起一股青烟,雪霁的身形若隐若现,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而后道。“我刚才去了皇宫。”

“啊?”聂凡不明所以。

“刚才,她去皇宫的时候,我也去了。”不止去了,还看到了发生的一切。

“那...她说的,都是真的?”

“嗯。”雪霁点头。

聂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自己一厢情愿要去救的人,结果居然这么厉害,这还真是蛮自不量力的。

心情一瞬间变得无比沮丧,开口都多了几分无力。“那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

看她苦着一张脸,雪霁还不忘打击她。“放心吧,依我看,你还是有机会去救他的。”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别人虽然奈何不了他,但是他也出不去。”说着瞥她一眼,“还是要靠你。”

“......”

因为这几天烈霏奴有伤,所以一直在府中静养,外人的来访一律回绝。可是今天来的这几位,就不是那么好打发了,聂凡无奈,只能叫了她出来。

她的脸色看起来好了很多,聂凡心想她抓的那药还是蛮管用的。

来的是两个太监,手上拿着明晃晃的一卷圣旨,烈霏奴架子再大,也是要跪的,然而,听完圣旨的内容,聂凡心下只觉不好。

竟是要让她与除妖!她受了伤,这一去还回的来吗?

聂凡心下着急,连忙抬头看她,却只看见那人唇瓣轻抿,面无表情的接了旨。回到府中,聂凡担忧的看着她。“能不能不去?”可是看着对方的脸色就知道这不可能。

“皇上可能不知道你受了伤,去给他说一下,说不定就.....”

“他是不知道,可是另一个人知道。”烈霏奴看着手中的圣旨,眸中的寒意渗人心底。

那日她走的那么快,就是害怕离牧会看出来些什么,现在看来,他当日定是察觉到了,所以才这么试探她。

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

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

作者:下酆都类型:仙侠奇缘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聂凡,花就涌的小说是《妙笔生画:神君快到怀里来》,它的作者是下酆都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烈霏奴回头看了一眼里面的情景,那君白坐在地上,垂眸看不出神情,一切都仿佛是一个梦境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 可是身体内钻心的疼痛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