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姑娘当自重》姑娘请自重番外 第四十一章:天理怎表白 姑娘当自重免费阅读

《姑娘当自重》姑娘请自重番外 第四十一章:天理怎表白 姑娘当自重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2-17 12:06:0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皮卿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姑娘当自重》的小说,是作者皮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简铃一边缓和着一边问言辰,“你什么时候去啊?” “嗯……本来不日便走,但你又要去,便等学日满了再一起?” “那也行,我争取快些考

>>>《姑娘当自重》在线阅读<<<

《姑娘当自重免费试读


简铃一边缓和着一边问言辰,“你什么时候去啊?”

“嗯……本来不日便走,但你又要去,便等学日满了再一起?”

“那也行,我争取快些考核完他们吧……”

简铃疼得抽冷气,偏头看了好一会儿别处以转移注意力,可貌似越发严重了。

“你……要不要看看紫了没?我这儿有外敷药,你抹点儿?”言辰有些不忍的模样,搁下手中金针,提了衣袍向她走来。

“不知道,我看不见,反正很疼,你拿来也无妨。”简铃瞧他眉目如画,清雅非常,便缓轻了语气。

“我教阿彩帮你看看,你怎如此不小心……”

“……”还不是怪你!

简铃便不搭话,可那态度分明就是有点小情绪。

“好好好,我错了罢,你啊……”言辰揉揉她脑袋,转身去了。

不过一会儿,便见他领着阿彩侍礼到来,手里握着一瓶药。

“阿彩侍礼可劳烦你了。”言辰将手中瓶子递给她,指指简铃再次道:“她刚才撞到了腰,你且去看看。”

阿彩侍礼笑眯眯的模样,握着手中瓷瓶。

由于撞到了盆骨,是以简铃可不敢再走。阿彩侍礼便只好在这里给她上了药。

“姑娘,你这是做了什么事儿落得个如此凄惨的下场??”

“没,我就是撞了下!”

简铃呐呐着,她总不能说她摸了言辰大腿而造成的惨痛结果吧……

明明她什么歪念都没有,忒正经,都是言辰自己要想歪,她能怎么着。

没错,就是这样的,才不是她心里有鬼!

阿彩给她上完药,便转身离去。

简铃感受着腰间传来的丝丝凉意,这才稍稍好点儿。

言辰这才从外间进来,不着痕迹地打量她许久才道:“此次去南荒可能很久,与此同时,我还要继续图册绘制,是以会往更远的地方走,可能要数个月才能到达。”

简铃执笔抵着下巴,见他俊逸的身姿款款行过自己面前。

突而便觉,其实这样平淡也好。

可是他的职位表明了这一切不可能平淡如她所想。

“等下,言辰你有没有想过去以前的国都旧址?看看那儿怎么样了?”

简铃突然想起炙阳焚物,当下便想起以前的国都。

言辰闻言,皱眉摇头,“未曾,太远了,而且难以找到具体位置,且若真去,按照第一届祭法大人的记载,要数个月。”

“这……数个月,不是有黑石?可以减少一半时间吧……”

“难说!”

简铃思索番后道:“我觉得可以去看看!”

“休假时间才一月多些,去南荒后便所剩不多,你还要教导孩子,这怎么能错开?想想就算了。”

言辰把原先的那颗黑石取下,将金针之上的黑石重新搁在上面。便又做了个全新的指南针。

“也是哦,这根本没办法错开……”简铃皱眉,挠了挠发丝,苦恼无比。

“是以这般相比,你不若继续留在这儿教导孩子。”

言辰状若无意地说着,可视线所及范围内,却是简铃闻听此言后有些不开心的小脸。

“不对啊言辰,我怎么总觉得怪怪的?是不是你故意说要好几个月的?”

简铃回过神,目光透着审视。

“咳,没有!”

“好你个言辰,炸我!”简铃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

言辰轻笑,终于妥协,“诶,你跟着便是!”

“呵……”简铃也学他,意味不明地笑笑。

言辰似有些无奈,又似被她如此模样所逗,朗声笑着。

“阿铃其实还蛮聪明的……”

“知道就好!那么复杂的天文演算都难不倒我……还怕你……”被夸赞的简铃有些小小的得意,小小的羞赧,小小的不自然。

言辰闻言,只能摇摇头,这分明就不是同一回事……

这般敲定行程,简铃当即便开心不已。更是积极地安排。

她事情本就多,这般一来,便更加的分不开身。

是以这最后几天学日,便没再回祭法殿。

――

“此次休假前的考核内容便是,嗯,咱写篇文章吧……题目便是“假若本星数千年后”,自由发挥,字数不限,可以天马行空,但必须要有理论根据!物理物理,事物的原理,这些必须有,便作为本次考核。考核不评分数,只划等级!明日开始,今天好好想想!”

简铃将题目写在白板上,飘逸的字体还要学生去猜。

没办法,用她的话来说,只有飘逸才看得出功底。

她瞅了瞅题目摇摇头。

唉,看来以后她改行去研究物理算了,这特么十节课有八节课在讲物理!

可谁教天文必须有物理原理支持呢……

完蛋,说不定最后讲到星系爆炸的时候还要教化学?

太难了,她太难了!

底下孩子听罢,有些呆萌地眨眨眼,这种考核方式他们可从未见过。

平时夫子可都是告知背诵背诵,然后检测。

可这么一个突然告知你题目,然后什么也无的夫子,倒是教孩子们对这种考核方式有些不适应。

“这个题目我喜欢,不用背,想写什么写什么!”

“夫子,太难了,不若换一个?”

“这要从何下手?”

“这什么玩意儿?”

一群孩子由开始的激动兴奋到现在的愁眉苦脸。

简铃以教棍敲敲讲台,似笑非笑,,道:“可以啊,想换可以啊……”

“真的吗?”

“父子这么好?”

孩子们欣喜若狂,简直是感恩戴德。

简铃非常认真的点点头,“可以啊,那我们不写这个,我们写啊,物体同时下落的条件具备什么……”

“好好好,这个好这个好。”

“就这个吧……可是为什么夫子的表情这么令人毛骨悚然?”

简铃温温柔柔一笑,道:“原理!呵呵!”

物体同时下落的条件具备什么原理……

“……”夫子太坏了!

“……”夫子好可怕!

“……”夫子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孩子们彻底笑不出来。

刚才的题目极具开放性,想到什么就可以写什么。

可这一题,是有完全正确的答案的!

这么两厢一对比,孩子们顿时哀嚎。

简铃现在笑得有多开心,反衬着底下的孩子们现在就有多惨!

“既然如此,就换成这个吧!散学!”简铃收拾教案后丝毫不留余地地离开教室。

“我不服!刚刚谁说要换题目的?揍他!”

当即一群孩子上前,在那可怜的提出者身上又是挠痒痒又是画炭笔,可谓一片混乱。

索性这个揍非真揍,不然简铃还真得被叫去言教大人那儿面壁思过不可。

当即第二天,简铃便与教国学的夫子换课,争取最先考核最先离去。

看着讲台底下一众孩子见到她时那哀嚎不断,生无可恋的表情。简铃不由笑得更欢。

不作死就不会死!

作吧,这就是下场……

当即她把昨日下午拟订好的卷子分发给各人,由于她字飘逸得非常人能懂,所以便去请了言教大人代写。

“人生无望,当是如此!”

“如此考核,难倒学子!”

“学子不才,当是可怜!”

“可怜学子,不作不死!”简铃幽幽地接下去,顿时教室鸦雀无声。

原来夫子也深喑此道啊……

简铃坐在讲台后,一个人撑着下巴目光不断扫视众人。

几刻钟过去,未见一个孩子动过笔。

简铃嘴角抽搐。

难道他们平时都没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吗?

比如说物体下落过程中遇到的阻力,产生阻力的原理是什么难道不知道吗?

简铃抓抓头发,莫非真的很难?

何止是很难,根本就不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能理解的。

简铃瞧他们抓耳挠腮的模样,终于于心不忍,宽宏大量得放过一回。

“这样吧,你们还是继续昨日的题目:‘本星千年后会是什么样!’,条件与昨天一样。下次夫子说话再敢插嘴,这就是后果!不作不死!”

简铃翻白眼,握着炭笔转过身在白板上练字。

偶然转眸督察时却发现一个个呆滞着眼神看她……

“看什么看,还不写!都不想休假了是不是?”她敲敲教棍,面色严肃。

孩子们又只好低下头,可却还是时不时抬头看她……笔下的字体。

简铃正在非常努力地,一笔一画地写字。

然结果惨不忍睹,实在是难看得不得了。

“玫瑰星云是红色的……我的天啊,怎么这么难看?这特么是我的字吗?”

她又用平时的字体将这句话写完,好家伙,好看数十倍。

改不了,真的改不了。

她百无聊懒地把玩着发丝,目光突然停在教室后门处。

那儿正笔直站着一位男子,黑袍泛着神秘的光辉,金丝线反射着金光,有些扎眼,他皱着眉头,也如孩子们一般盯着她身后的白板看。

言辰在后门处对她轻轻浅浅一笑,便刹那惊艳了简铃。

好不容易熬过一个时辰,简铃二话不说便立马收拾完东西奔出善学堂。

言辰正一边走一边等她。

“言辰公子亲自来接……受宠若惊。我适才还以为言教大人不同意我早退……”

“我不是在嘛……跟他讲了!”

言辰揉揉她发丝,袖袍扫过脸颊,丝丝滑滑的凉。在这夏日格外清爽。

“你刚刚在黑板写了什么?玫瑰星云是什么?”

言辰偏头看她,略有不解。

简铃嘻嘻笑,将一半东西塞给言辰,一办自己拿着,听得他如此询问,慢悠悠道:“表白诗啊……天理现象表白呐……”

姑娘当自重

姑娘当自重

作者:皮卿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姑娘当自重》的小说,是作者皮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简铃一边缓和着一边问言辰,“你什么时候去啊?” “嗯……本来不日便走,但你又要去,便等学日满了再一起?” “那也行,我争取快些考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