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山河命》山名 第三十四章 北地暗潮涌 山河命免费阅读

《山河命》山名 第三十四章 北地暗潮涌 山河命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1-15 00:07:0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小红低唱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山河命》由小红低唱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费九关,崔明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洪武南都,皇城亭台楼阁,殿宇御幄。 昭明太子今天退朝后没多久,便从太子府折返入宫。 沿轴线深入,入午门,过前殿,穿中宫,再复行入

>>>《山河命》在线阅读<<<

《山河命免费试读


洪武南都,皇城亭台楼阁,殿宇御幄。

昭明太子今天退朝后没多久,便从太子府折返入宫。

沿轴线深入,入午门,过前殿,穿中宫,再复行入后宫。宫闱霍然开朗,抬眼望去,一片大湖泊赫然盖入眼帘。

这湖足有千亩之巨,三座宫殿环湖而立,呈品字形遥遥相对。湖面平阔,烟水迷蒙,隐约可见片片翠绿环绕,空灵飘渺,烟丝醉软,一派昂然春意合着湖风扑面。直让人怀疑是否到了仙境。

昭明太子没有停步,沿湖而走,朝居中那座卓空殿走去。此殿乃是宫中唯一一座纯木搭建的宫殿,殿顶木瓦如鱼鳞层叠,地板中空,漫步殿中,会发出空空回音,因此得名卓空。整座大殿保留了木材天然的暗红色泽,一眼望去如涂尽朱红。

昭明太子来到殿前,殿前立着一名金甲红帔的御林神将,其人神情温和,三缕长须灰白,见到昭明太子,躬身道:“殿下。”

昭明太子对那神将执礼甚恭,微微躬身道:“石先生,父皇可在殿中?”

石先生笑道:“在的。殿下稍待,老朽去通秉陛下。”

昭明太子点头,当真伫立等候。殿中无风自凉,暗香浮动。昭明太子眼望湖畔风景,心里微微感慨。

十多年前那场叛乱,他的叔叔荣王便是在这此殿引火自焚,整座卓空殿也被烧成废墟。

如今的卓空殿已重新修缮,再难看出原本被焚烧的痕迹。火虽然扑面,但兄弟反目,却在父皇心中烧出了难以磨灭的遗憾。即使卓空殿重建,眼前之景,再也不可与过去相提并论了。

正出神,石先生又慢悠悠回转,躬身道:“陛下请太子殿下入内。”

昭明太子颔首,走入殿中,那石先生也随在他身后,侍立在大殿一角。

殿中没有掌灯,三壁窗户大开,天光透入,倒也不算昏沉。殿里一处墙壁被打通,视野极为开阔,启庆帝正坐在那里品茗,望着殿外烟波浩淼,颇为怡然自乐。

看着父亲的模样,昭灵太子有些感慨。父亲今年已经五十有三。按理说尚是壮年。可两鬓却已花白。荣王的背叛,母后的离世,山河局的失利,一个接一个沉重打击,始终没有让父亲倒下,可他还能撑多久?或许他早已不堪重负。所幸,现在自己已能帮父亲多分担些苦楚。

太子想着,走到近前行礼。

启庆帝呵呵笑道:“通明,什么事来的如此急?坐下陪我喝喝茶吧。”

太子周通明没有落座,说道:“前几日贺兰陵川州阜平城发生一起劫囚案。此事影响甚大,连帝师也似乎牵扯在内。陵川州府金景颜因此入狱。据探子回报,此案为首者是两个年轻人。这两个人在阜平城杀了一队黑龙卫,还从仇斯年、蒙归元手中逃脱。”

启庆帝微感讶异,抿了口茶道:“仇斯年和蒙归元?能在他们手下逃走,这两个年轻人很不简单呐。”

太子表情僵硬道:“岂止是逃走。这两人率领江湖豪客夜袭阜平城,把阜平搅得天翻地覆。不仅把同伴全部救了出来,听说与仇斯年放对,还赢了一手。”

启庆帝甚是开怀,笑呵呵地端杯,连声称赞道:“了不起,了不起!仇斯年这老奴屡屡针对我洪武,狼子野心路人皆知。今在小辈面前失了手,哈哈,解气!你可有探明那两个少年人是何根脚?可以想法子把他们接来好好培养。未来定是是我洪武栋梁之才。”

太子叹了口气,忧愁道:“由陈谢两位将军查明,其中一人是魏国公的弟子。”

启庆帝一怔,惊喜道:“哦?威国公的徒弟?周老爷子辞官隐居多年,原来是在调教弟子!”

“另一个...自称小天火柯一尘...”

“噗!”启庆帝顿时把茶水喷了出来。

太子微微叹息,父皇这副模样,与自己刚听到消息时一般无二。

“小,小天火?柯一尘?”

启庆帝剧烈咳嗽起来,艰难喘息的同时,不可遏制地怒吼道:“她跑到贺兰去了?!还闯下这么大的事?”

太子道:“儿臣刚开始也不敢相信。但陈谢两位将军传讯,说见到了露华的随身信物。现在两位将军已经深入贺兰打探露华的下落了。”

启庆帝拍着桌子怒道:“胡闹!胡闹!堂堂公主跑到敌国!她脑子是怎么想的!还有,跟她一起的是...”

太子道:“周老爷子的徒弟费九关。”他顿了顿,低声道:“威国公之事也已确定。前不久在陵川州莽原镇亡于蒙归元之手。”

启庆帝呆住,慢慢坐回椅子上,良久才唏嘘道:“露华啊...你闹出这许多事端,让我周家有何面目去见威国公?”

他非少智之人,这一连串事情发生的极为凑巧。稍加推敲便明白其中因果。

太子默然,说道:“威国公为我洪武鞠躬尽瘁。当把他的徒弟一同接回,让国韵学宫尽力栽培。”

启庆帝点头,思忖片刻,说道:“踪萍为霜她们成名多年,太过显眼,一入贺兰势必成为众矢之的。你马上去国韵学宫,将此事告知岳先生,请他遣人前去接应。先将威国公遗体寻回,再帮忙打探露华消息。此时需做的隐秘,不可让仇斯年察觉。”

太子道:“儿臣尽力而为。”他忽然自嘲道:“原本我们以为露华偷跑出去是去找怀渊。没想到她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现在恐怕告诉怀渊也没用了。”

李怀渊是洪武下一场山河局的希望,也是贺兰未来的头号大敌。如果他踏足贺兰境内,那么贺兰势必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围杀。

启庆帝摆摆手道:“此时暂且按下。”

国韵学宫在南都郊外,由清溪岳松岩建立。岳松岩是与贺兰武神同时代的高手,第一场山河局中,正是由他与三山六老联手,带领洪武赢下贺兰。岳宗师名垂洪武六十余年,堪称武林神话,第一场山河局之后,他本已隐居不问世事,但因三山叛国,洪武武学源流断绝。岳松岩这才重新出山,集合洪武各派绝学,组建国韵学宫,重续洪武武运。实乃受万人敬仰的人物。

要拜见如此巨擘,昭明太子也不敢怠慢。出宫后马不停蹄地前往国韵学宫。

第二天,两位国韵学宫的教授翩然远行,一路北上而去。而一位瘦小的老者也离开学宫,来到南都城内。

老者脸上皱纹堆垒,尤其眉心最甚,两道深壑般的皱纹高挂,宛如化不开的冰峰。他眼中满是不愉,似乎无时无刻不在生气,好像是全世界都欠了他许多银两。他背着手走到一处青楼,眼中不悦之色更盛,哼了一声便直径入内。

青楼伙计见老人衣着朴素,想要阻拦,刚一抬手,老人已上了二楼。伙计还想追上,又走两步便不见老人身影。

伙计瞠目结舌,讷讷半晌,只道是自己眼花,拍了拍脑袋,继续干活。

二楼皆是包间,内里男女调笑声不绝。老人越听越是生气,忽在一处包间门口停下。这间房里动静格外得大,三四个女子声音此起彼伏,如群鸟争鸣。老人怒上眉头,隔着房门重重一哼,霎时整座青楼叮咣乱响,然后骤然陷入寂静。

若朝楼下看,便能看到楼下吆五喝六的客人伙计,姑娘老鸨,都横七竖八地昏倒在地,乍看上去如尸横遍野,蔚为壮观。

包间内一个少年惊疑不定道:“死...死了?”

老人道:“让她们安静一下。”

少年唔了一声,似乎这才放心,又不满道:“在不久我就要去松坪山。能不能别打扰我闭关?”

老人见少年把这种风花雪月的勾当说成是闭关,气得当场就想动手教训他。强忍着怒气道:“我来就是叮嘱你,莫要再留恋这劳子勾当,抓紧时间练功——松坪山之约你赢面变大了。”

屋内少年忽地收起那嬉皮笑脸神情,语气变得认真起来,“为什么?”

老人将昨日昭明太子拜会国韵学宫之事告知了少年,“那李怀渊功夫虽高,但你也不是没有机会,现在他丢了老婆,心神不宁。你胜算当有七成。”

屋内沉默了一会儿,少年突道:“我稍后就去找李怀渊。松坪山不必打了。”

老人闻言大怒,“混账东西!你再说一遍!”他愤怒中稍有松懈,没有约束自身气劲。霎时仿佛晴天里打了个霹雳,震得整栋青楼都摇摇欲坠。附近数百户居民都听到这声大响,纷纷翘首张望,相互问询。

“刚刚好像听到了爆炸声?”

“我也听到了,哪儿炸了?”

且不提外间的惊悸议论,少年对这动静毫不在意,笑嘻嘻道:“要是胜之不武,我岂不得亏一辈子心?”

老人不屑一顾道:“当初李怀渊约战你,我早与你说了,正面交手你不是他对手,可你偏要应下。现在有赢的希望,你反而想弃战。作死吗?”

少年笑道:“我与人交手图的是个痛快。他李怀渊既然主动来约,岂有避战之理?但要我趁人之危,那却不行!松坪山我去也可以,公主之事需有人解决。让李怀渊没有后顾之忧,痛痛快快的跟我打上一场。”

老人不满道:“愚蠢!你现今名望已盛,若是输了,洪武百族将如何看你?天下人将如何看你?要是从此被烙上败者的印迹,一辈子屈居于李怀渊之下,多年学剑,岂不前功尽弃!”

少年道:“学剑就是学剑,何关名声?做多不过是打输,又不是被打死。顾虑那么多作甚?”

老人又哼了一声,只是既然少年愿意赴松坪山之约了,他也没再言语。过了一会儿才问道:“公主之事你不必过问。学宫已派了两名教授北上。”

门里少年轻笑了一声,说道:“那让他也去找找吧。”

老人自然知道少年

山河命

山河命

作者:小红低唱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山河命》由小红低唱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费九关,崔明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洪武南都,皇城亭台楼阁,殿宇御幄。 昭明太子今天退朝后没多久,便从太子府折返入宫。 沿轴线深入,入午门,过前殿,穿中宫,再复行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