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行走记

    尤孟先生|短篇|连载中

    《时间行走记》为尤孟先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纸短情长之琵琶 ——————芳兰两种,割爱相赠,此花尚非俗品,一名小荷,一名一品,病中得此,足慰岑寂,且可为养心之一助焉。临颖神

    阅文集团2020-01-19

  • 软,化,物

    得了吧|短篇|已完结

    得了吧新书《软,化,物》由得了吧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学过,才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叫乔克,实打实的中国人。 爸爸姓乔,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为我取了这个名字。 现在看到那些说网上说中国人向外的评论,我都会想起我

    阅文集团2019-12-18

  • 爱情太短,遗忘太长

    琉璃夭夭|短篇|已完结

    经典小说《爱情太短,遗忘太长》由琉璃夭夭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温时南,简颂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原来那些淤青并不是他想象中温时南给她种下的草莓,而是被温时南打的。 “那又怎么样?她是我老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这个外人又有

    2019-12-15

  • 你是我心头的软刺

    葡萄柚|短篇|已完结

    《你是我心头的软刺》是葡萄柚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你是我心头的软刺》精彩章节节选: 姜南将她扔在了市中心的路边,让她自己打车回去,可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手机被那个几个人给毁坏了,她只能在街上又买了一部手,顺带

    2019-12-15

  • 且以深情换薄情

    南城北影|短篇|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且以深情换薄情》是南城北影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舒雅,舒雅,书中主要讲述了: “段漠北,你会后悔的!”宁舒雅捂着眼睛,甩门离开。 外面大雨滂沱,宁舒雅像个疯子一样,赤着脚淋着雨走在大街上。 狼狈得即便没有戴

    2019-12-15

  • 风语咒续集之北上之路

    风凌唯爱苏兮|短篇|已完结

    火爆新书《风语咒续集之北上之路》是风凌唯爱苏兮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郎明,梅姐,书中主要讲述了: 几人进到屋里只看见那几个中年男子脸上皆是惊恐之色。 “师傅,你早点这样不就好了,还用得着这样吗?” 寒风瞪了郎明一眼“你小子懂个

    阅文集团2019-12-06

  • 吻过容颜爱过你

    暖小苏|短篇|已完结

    《吻过容颜爱过你》为暖小苏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她是活着?还是死了? 为什么她看到了他那张英俊的脸,渐渐的近了,近了,即使模糊不清,她也看清了他的轮廓。 “容昕!容昕!” 是她

    2019-11-28

  • 你筑相思成牢

    落凉风|短篇|已完结

    落凉风新书《你筑相思成牢》由落凉风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婉婉,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捂住脸,在她扇第二个巴掌的时候,抓住她的手腕。 “我警告你,别在我的地方撒野!” 我手上用力,将陈婉婉甩在沙发上,她倒在沙发上

    2019-11-13

  • 盛夏幽莲

    盛夏幽莲心|短篇|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盛夏幽莲心原创的短篇小说《盛夏幽莲》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夏幽莲,赵雪心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十七章黑白终分明 从此以后很长时间,夏幽莲和张丹枫在路上相见时只是淡淡一笑而过,每个周二和周五的晚上,张丹枫都会雷打不动的去图

    阅文集团2019-10-28

  • 东北灵异回忆录

    青铜老五|短篇|连载中

    主角是都冒绿,王八蛋的小说《东北灵异回忆录》此文是青铜老五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第十九章闹鬼的小学19 看到眼前的一幕,我立马就冒出了一身白毛汗,吓得我浑身发软,一时站不起身来。 没错,我跟二胖跑到了大柳树这里

    阅文集团2019-10-19

  • 西部宝王

    尼西贝宝|短篇|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西部宝王》的小说,是作者尼西贝宝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落石之角,混沌的滴水之声。 李之手握变化而成的巨型石凿,硬生生砍出来一个可以通往粮仓入口。 这个西域汉子,头上浸出丝丝汗意。他钻

    阅文集团2019-10-01

  • 画家的妻子

    浪子杨.QD|短篇|已完结

    《画家的妻子》是浪子杨.QD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画家的妻子》精彩章节节选: 阿离招呼我们坐下,茶和点心也很快上了几。 “你一个人?”欧阳问。 “是!父母早早就走了。”她说着,已经在忙着为我们泡茶,没有再说

    阅文集团2019-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