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云海凤歌》云海牧鲲 小白文 云海凤歌章节在线试读

云海凤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云海凤歌》由梦笔天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长清,冷月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清油灯上结着红豆般的灯花,随风翻动,发出一阵阵碎裂声响。玉长清用发簪将灯花挑落,火光恢复明亮,映在她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丝毫血色。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1 06:10: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云海凤歌》由梦笔天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长清,冷月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清油灯上结着红豆般的灯花,随风翻动,发出一阵阵碎裂声响。玉长清用发簪将灯花挑落,火光恢复明亮,映在她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丝毫血色。

《云海凤歌》免费试读

清油灯上结着红豆般的灯花,随风翻动,发出一阵阵碎裂声响。玉长清用发簪将灯花挑落,火光恢复明亮,映在她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丝毫血色。那双原本温淡的眼,此刻带着几分无奈,几分叹息,竟也有些模糊。

凤惊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既开口,也无法收回。她不喜欢探究别人的的隐私,正思索着如何转移话题,玉长清忽然将视线转开。

“你今天已见过偃儿了?”依旧温柔的语声,玉长清的目光落在了窗外。漆黑夜色里只看得到一轮孤月悬空,那漫无边际的黑,仿佛能将一切吞噬。

此刻的玉长清,和平时完全不同,凤惊鸿看得愕然,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轻轻点头。

“那你可知,偃儿并非先天失智?”玉长清仍看着窗外,目光逐渐迷离,她的语声很轻,语调却好重,顿了一下,又喃喃道:“如果我说,他是因我才变成这样,你会怎么想?”

“你?”凤惊鸿蓦地一惊,不敢相信地看着玉长清,不过她很快就平静下,。玉长清对自己这样一名毫无关系的人,尚且如此温柔,怎会做出伤害自己弟弟的事。这样想着,她忙说道:“我想那一定只是一场意外。”

“就算是意外,也是我亏欠了偃儿。”玉长清长叹了一声。

“你是因为愧疚,才将王位让给他?”凤惊鸿恍然。

“不只是这样。”玉长清的手一点点握紧,脸上表情沉重,缓缓道:“这本就是该还的。”

“也许吧。”凤惊鸿自然听得出玉长清话中有话,这其中似乎还有其他隐情。但她并没有追问。她不是玉国之人,这件事本就没有多少发言权。况且玉长清看起来太沉重,想必也不喜欢谈论这个话题。

时间将近子时,凤惊鸿准备扶玉长清回密室休息,这时宫墙外忽然传来一阵喊声。两人对视一眼,急忙来到院子里,只见西边天空竟被一片红光照亮。

司空彧、冷月声来到倾雪殿的时候,都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他们刚从火灾现场回来,此刻仍不住喘息。而得知着火的地方是司辰宫,玉长清更是面如死灰。

“这场火来得突然,虽已扑灭,也没有人遇难,但……祭司被火烧伤,恐怕无法主持三天后的圣武祭。”司空彧的表情十分凝重,说话地时候小心翼翼。

“怎会发生这种意外?月声,我不是有叫你派人保护司辰宫的吗?”玉长清皱眉。

“我的确有这么做,刚才也问过那些侍卫,可他们都说没有看到可疑人物进入司辰宫。”冷月声说罢,单膝跪在地上,“是属下失职,还请殿下责罚。”

玉长清并未回应,目光凝聚,不知在思索什么,过了半响,才缓缓道:“玉国境内,可有能代替祭司的人?”

“就算有,时间上也来不及训练。”司空彧叹气道。

“是吗。”玉长清的目光垂下,看了一眼冷月声,淡淡道:“事已至此,月声,你先起来吧。”

“殿下……”冷月声仍一脸自责,玉长清朝她轻轻笑了笑,她咬着牙,只好站起身子。

关于圣武祭,凤惊鸿先前曾听司空彧说过,知道那是玉国一年一度的庆典。但看玉长清等人的样子,事情似乎又不是这么简单。

“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凤惊鸿试探着问道,“一次庆典,当真这么重要?”

“以前的圣武祭,自然无所谓,但今年不同。”司空彧紧绷着脸,解释道:“姑娘有所不知,按照玉国传统,王上亲政前必须先举行圣武祭,祈求上天保佑。若是圣武祭无法进行,便意味着天降凶兆,王上只能等明年亲政。摄政王手握大权,一直暗怀野心,殿下不想至亲反目分裂,才一味忍让。我们本想等王上亲政,名正言顺让摄政王交出大权。如今看来,只怕并不容易。”

“这次的大火,肯定是那个老狐狸搞的鬼,想不到他为了自己的野心,竟敢亵渎神灵。殿下,我看我们也不用忍了,他这些年犯的事还少吗,随便几条,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只要殿下下令,我这就去把他捉来。”冷月声摩拳擦掌,咬牙切齿地说着。

“但王城禁卫由摄政王控制,一旦我们动手,免不了一场血战。再者,如今血榜动向未明,贸然引战,受伤的只是百姓。”司空彧摇了摇头,并不认同冷月声的主张。

“不错,若不能将伤害控制到最小,便不能开战。如果不顾百姓死活,那我们和王叔又有什么区别?”玉长清的语气十分坚决。

“那难道我们真要再等一年?一年后鬼知道摄政王又会做出什么事,或许这样牺牲的人更多。”冷月声恨恨跺了跺脚,

“我没有说要等,圣武祭会照常举行。”玉长清一字一字说道。

“殿下,你该不会是想亲自主持吧?”司空彧语气一沉。

“祭礼的过程我心中有数,准备一下应该不会出差。祭司必须王族中人,而且只能是女子,除了我也没有其他合适人选。主持圣武祭需带面具,我和鸿儿姑娘身形相差不大,登台前可以由她出面应付众人,到了台上,我们再利用机关交换,祭礼部分由我负责。”

“若有需要,我自当配合。”凤惊鸿对摄政王印象并不好,知道玉国由玉长清这样的人治理,更加妥当。

“可殿下昨日曾被苍蓝戟反噬,你现在的身体,真能主持?毕竟祭礼繁琐,而且颇费体力,我怕殿下吃不消。”冷月声忧心忡忡地看着玉长清。

“我的身体已没有大碍。”玉长清笑了笑。

凤惊鸿听罢,脸色立刻改变,玉长清则心虚地将视线移开。她有伤在身,仍这样做,分明是在勉强自己。

“祭礼上需要做什么?既然我和玉姐姐交换身体,那直接让我来主持好了。”凤惊鸿不想揭穿玉长清的谎言,也不能看着她逞强,这种时候她必须做点什么。

《云海凤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