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谜离》谜离夜莫绮雯图片 SM 谜离同人女

谜离

总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谜离》的小说,是作者完美灾难创作的总裁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其实,邹锄并没有走多远。 所谓的旅游,不过是为了见一名所谓的“故人”而编造的引人耳目的理由。虽然他知道聪明的纪同肯定会因为他的突

|更新:2019-09-11 00:11: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谜离》的小说,是作者完美灾难创作的总裁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其实,邹锄并没有走多远。 所谓的旅游,不过是为了见一名所谓的“故人”而编造的引人耳目的理由。虽然他知道聪明的纪同肯定会因为他的突

《谜离》免费试读

其实,邹锄并没有走多远。

所谓的旅游,不过是为了见一名所谓的“故人”而编造的引人耳目的理由。虽然他知道聪明的纪同肯定会因为他的突然失踪而发现蛛丝马迹。

因为在他这里,原本无迹可寻。

他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也许在与这位神秘的“故人”会面后,邹锄对顾云维在狱中被隐去的那段经历,便会完完整整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虽作为如此熟悉的好友,邹锄却不大想了解顾云维的狱中上生活。然而那天傍晚,他因拉肚子提前请假回家,走到门口时,赫然发现在铁门与木门的夹缝层中有一张白条子。打开铁门,纸条滑落到地上。他小心翼翼地弯腰捡起,发现纸条还带着余温,显然是不久前刚塞进去的。上面有些湿湿的,字迹也较为潦草,由此可推断出写字条的人也是十分紧张。

邹锄使劲辨认了半天,才从那行歪歪扭扭的字迹中读出了那人想表达的信息:到高碑店找我,有些事情想面谈,关于你哥们老顾的。不用害怕,也不要报警,我是老顾“在那边”的朋友。

没有落款。

但邹锄很聪明,看到“在那边”三个字,他立刻便明白了,此人是顾云维的狱友。他出狱后二人虽说也聚过好几次,可对监狱里的人和事顾云维是只字不提。这也不奇怪,谁会愿意提起那段经历呢?邹锄很知趣,他不提,他也一句都不问。

就当是空白了三年多,两兄弟一见面就直接聊最近的事,邹锄则有时会如同作报告一样,将自己三年的经历同他说一说。

他也不会问顾云维在里面过得好不好。

邹锄在叙说自己三年来的生活时,顾云维只是眯起双眼,一言不发地听着,偶尔会插上两句不痛不痒,甚至有些嘻嘻哈哈的话语。

这就是顾云维。

出狱后,他似乎不再如从前般闷骚内向,反倒三年来的牢狱生活使他的性格开朗的好多,甚至说话会给人感觉有些许圆滑;时不时地透着点小坏。总之,他变得比以前活泼开朗,处事精明,且更招女孩子喜欢了。

这让邹锄觉得很是意外。顾云维在号子里服刑期间,其实他也去探望过。然而那么多次的探望,这个做兄弟的却唯独没能发现他从内到外都在悄然转变。

有时候邹锄甚至都不愿去想,他在里面到底经历过什么?

他不说,他亦不会问。两个大小认识的哥们,这点心照不宣的默契还是有的。顾云维的外表与为人处世虽然有了些变化,但一个人的本性是不那么容易改变的。

所以,直到顾云维莫名其妙的失踪,死亡,邹锄都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有想过也许是监狱里的一些麻烦被他惹上了身,但随后纪同的侦查方向却又将他的视线也转了过去。

难道,这个狱友的出现,间接地证明了自己最初的猜测是正确的?

不,既然连我都能想到的事,纪同一个刑警队队长怎么会想不到?邹锄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其实,任何人都会觉得两者比起来,似乎梅瑾那件事更加有说服力。因为邹锄知道顾云维肯定在出狱后跟梅瑾联系过。他没有提过,但是邹锄能感觉得到。从那天他尴尬并且突然地出现在高梅二人的婚礼上开始,邹锄就有预感,他们一定会再见。

那次婚礼后,顾云维依旧嘻嘻哈哈地叫他出去喝酒。

依旧听着他酒后絮絮叨叨地说那些往事,那些少了这个兄弟的空白日子。

他说,老顾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了,我连一个女朋友都没谈过。

顾云维不以为然地说,你小子不是喜欢过蒋雨涵吗。怎么看你们两个一点都没擦出火花啊。

邹锄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你又不知道我是单相思,再说即便是感觉,也是小时候的事,早就过去了。

其实那个时候,他们几个人之间的这点小心思,在班里早就成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秘密”。

无非就是梅瑾喜欢顾云维,而顾云维在别人看来则是有“贼心”,没“贼胆”,因此对于梅家大小姐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至于高贝对梅瑾的心思,那边是一目了然的。他几乎是毫无顾忌地表现了出来。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否认了事实上梅瑾对高少爷并无兴趣的事实。

都被主管意念所蒙蔽了双眼,认为像高贝这样身上几乎找不出任何缺点,品貌良好的公子哥,是不可能有人拒绝他的。就算没有被其外表以及才华所吸引,那么厚厚的家底与权势对女孩来讲,也该是一块大大的肥肉。

因此,大家都主管地认为梅瑾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

事实上,梅瑾也确实没有拒绝过高贝对自己的好。只是,她生来便不是那种会拒绝别人的人。倘若不是高贝,她亦很难开口拒绝。

直到顾云维出了意外,再加上家庭原因,梅瑾终于屈服于命运,抑或自己的愧疚之心,从而完成了那桩错误的婚姻。

邹锄收起了回忆,漫无目的地拖着行李箱走在清晨的石子路上。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而,那个人依旧没有出现。若不是每天都会收到“那个人”的短信,他甚至怀疑自己中了什么圈套,抑或是被人给耍了。每次邹锄收到他的信息时都是在午夜,十二点到一点之间。他每次都十分准时。

在第一天邹锄刚到旅馆的时候,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便接踵而至。就仿佛有人在暗中监视着他一样。

这也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终于,今日凌晨一点,手机的短信铃声再次准时响起。

每条信息都是一个新的号码,打过去,关机。这并不出乎邹锄的意料。毕竟他心底明白,这个人曾经的身份。

收到短信后,他头一歪,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头天晚上他还会失眠,只是后来,他已不知什么叫做害怕。反正自己已经选择赴约,那么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因为无论如何,邹锄知道自己都无法将顾云维的事情抛下不管。

即便,他已不在。

清晨,在手机闹铃响起之前,邹锄准时地清醒过来。

拖着简单的行李,他朝着约定的地点慢慢走去。

当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前面的槐树底下时,邹锄知道,他便是那个要找自己的人。

他的帽檐压得低低的,头也不抬,却似乎看到了邹锄的影子,朝着他走来的方向挥了挥手。

邹锄心里咯噔一下:他认人竟然那么准。仅仅通过影子便能识别出身份的,除非是熟人。难道在哪里见过我?他忽然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嗖嗖地冒了上来,直窜头顶。

为什么蹲过号子的人,感觉会和间谍如此相似?

他瞬间又想到了顾云维。现在站在他面前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可自称是他关系十分要好的狱友呀。

既然跟这种人打得如此火热,难道自己的兄弟也变成了这样,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那人不耐烦地咳嗽了一下,邹锄立刻回过神来,加快脚步朝前走去。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谜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