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爱绵长在心》今夜爱绵长陆归远 章节列表 爱绵长在心小说TXT

爱绵长在心

都市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陈然原创小说《爱绵长在心》,主角是钱德勒,桑塔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钱德勒待在餐厅房间里养伤,蝶始终都陪在他旁边,亲手帮他换药,一起进餐,一起坐到落地玻璃窗玻璃前看着那哈的夜景,蝶总是喜欢用木质的发

武汉博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更新:2019-09-10 06:05: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陈然原创小说《爱绵长在心》,主角是钱德勒,桑塔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钱德勒待在餐厅房间里养伤,蝶始终都陪在他旁边,亲手帮他换药,一起进餐,一起坐到落地玻璃窗玻璃前看着那哈的夜景,蝶总是喜欢用木质的发

《爱绵长在心》免费试读

钱德勒待在餐厅房间里养伤,蝶始终都陪在他旁边,亲手帮他换药,一起进餐,一起坐到落地玻璃窗玻璃前看着那哈的夜景,蝶总是喜欢用木质的发梳为钱德勒梳头发,她极爱瞧那整洁的梳齿走过他稠密的头发。哪怕不出门,可钱德勒还是每一天都要换衣裳,蝶一边讥笑着他,一边还开心地为他抉择衬衣和配套的领带。

但是,每一天许多时间,他们都是睡在床上间断地说话,说话声非常低,仅只有彼此可以听到,双颊透着极浅但悠长的笑。这就真的是他们继四年前的那七天以后,在一起最无忧和开心的时间,没有死亡,没有屠戮,没有组织,也没有你争我夺,仅只有他们两个人。

每每看着钱德勒熟睡的脸颊,蝶都有种期盼时间止住的方法,她甚至在期盼着钱德勒的伤恢复的慢一些,由于只需要他好了,这一种同位子进餐,并肩瞧日出,拥抱入睡的生活,肯定将要了结。

明白会了结,仅仅是,蝶想都没有想到会如此快。

第七天的一大早,蝶于房间中单独醒来。身边的位子早已空了。还是走了。蝶笑得有一些自己讽刺自己。仅仅是,什么原因要在第七天走开,蝶的心有一些堵得慌。至于七天这理念,蝶依旧心存忌讳。四年前的头七天,为了令她活下去,他自己将她推下悬崖,他对她说对不起,仅仅是为自己违反自己说的不会扔下她一句话而表达歉意。那一个时间,蝶以为,他死了。有些时候,蝶的确是太恨那第七天,那一日以后,他们分离了整整四年。

蝶起来更衣后,独自静静地坐到落地玻璃窗前看着脚下的城区。满眼的异国情调和温暖的金色日光。看着远处被日光照射地闪耀发光的尖顶圣堂,蝶突然就没有忘记那一日在街头偶然遇见的葡萄牙少年。仅仅仅仅是瞧了一眼,蝶却深深地记好了他的眉眼。那肯定是个那哈的少年,蝶的心里深处倔强地如此以为。可能,仅仅是由于他那海浪一样的半长卷发,如此纯净的金色,居然像极了那哈的日光,还有那抹透着那哈和煦春风的气味的笑。

没有忘记少年那浅红色透明得就好像琉璃一样的瞳仁。蝶透着还没有减退的微笑,声响轻微强调着那少年对自己说的那一个单字,Enza。语调生涩而硬梆梆。蝶根本不明白是哪里意思,但是却出了料想地没有忘记。

听到步伐声,蝶回过头就看见立于自己背后的山口,依旧透着和气的笑看着自己。蝶的唇畔轻微上翘,山口,

山口稍微颌首,来到蝶的旁边,看着外头的景色,不说一句话。

钱德勒受伤后的次日,山口就来到了那哈。当他整个脸上急迫地赶来餐厅房间,却看见蝶站立钱德勒的床边,和他携手相视。钱德勒那一点儿没有血色的双颊透着辉煌的微笑,那是连眼眸都溢满了欢喜的笑。但是真正令山口悲戚的是,看着钱德勒的蝶,那双颊的表情,竟然是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她当然是在笑,那一对美得惊人的眼眸闪射出的就是一种叫做开心的光彩。

确确实实,山口真的被他们的笑戳疼了眼睛。他木木的站立门外,心如刀刮。仅仅是,双颊柔和的笑还没有有赶得上收起,只得僵在双颊。那一个与自己一同在集团的杀手操练门派挣动求生的女生,那一个大致自十岁以后从来不悲不喜,永久整个脸上漠然的迷人女子,那一个曾经杀人非常多,生活在杀戮里面的杀人器物。此时此刻,却就好像千千万万小女子一样透着整个脸上的开心,看着一个自己心爱的男孩子。

山口看着那一个微笑盎然,美得无法形容的女子,心下满是荒漠。自己自小就信念守护的人,原本以来,竟然是根本不需自己的守护。由于,她的旁边,有其他人。面对事实,山口有一些茫然,要明白,守护蝶,是他只有的信念。今儿个,要他咋样是好,仅仅是,在蝶的面前,山口从来没有显露过自己的情感。他还是笑得整个脸上柔和,就认为作面对此时此刻这眼里仅只有钱德勒,整个脸上开心的蝶。他刻意漠视内心那抹痛楚,只告诉自己,只需要蝶开心,就好。

洋溢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的山口,被蝶的大喊声拉回现实。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低下头瞧向赤脚坐到地上的蝶。她还是透着微笑,仅仅是眼里多了一缕抑郁,她在问自己至于那一个前几日突击钱德勒的人,这个事,是应该他担负查清。

山口的眼里闪过一缕隐晦,只因蝶眼里丝毫都没有遮掩抑郁。仅仅是,他照旧笑得和气,左脸颊上的笑涡都隐隐可见。看着蝶,他把自己查到的慢慢道来。

敢单独一人动手突击木星的当家人,并且还杀完了除少东家之外的都跟班,那人真的太不简单了。我这一些天查了许多,排除了许多敌对组织还有与少东家或木星有过节的人,最终,只剩三个怀疑人。一个是那哈地下黑手党的第一杀手戴尔维拉斯,一个就是可可西的奥桑塔纳氏族,另一个可能是泰国的毒品贩卖集团Morimondo。在这里面,嫌疑最大的是可可西的奥桑塔纳氏族。两年前,少东家为了抢回木星在东京的毒品生意,亲手消灭了他们的头目。这一笔帐,他们绝不会忘掉,何况,少东家此时此刻在他们的领地上,他们现在动手,很正常。再加上,

什么?再加上什么?蝶有一些急迫地追问道。山口双颊的微笑依旧,仅仅是眼里闪过一缕阴沉,他继续说道,再加上,此时此刻奥桑塔纳氏族的接班人正是少东家杀死的前一个子目的儿子,布尔索奥桑塔纳。两年之前,他当上氏族头目时,仅只有26岁,是奥桑塔纳氏族史上最年龄轻微的教父,可能是由于他的姓名竟然叫布尔索,因此他一向都保持着良好的绅士风采,并且始终以来不曾动手伤害一个人,仅仅是,这人非常的深不可测,不同寻常凶险。从谋略家来说,可能甚至连少东家都没有办法与之相当。就在前一天,我还追寻到一个非常有味的事情,布尔索,还有一个弟弟,叫卡西奥桑塔纳,是个杀手。最近几年,他始终都在为他的哥哥做事,和他哥哥的温润不一样的是,卡西是个目空一切,没有办法无天,同时极度绝情,手法残暴的杀人狂,我猜,那个一个人战斗就敢来突击木星当家人的人,非他莫属,

蝶傻傻地看着山口,只感受到在谈起奥桑塔纳氏族的这哥俩时,他的表情是说不出的好奇。但是,更令蝶留意的是,那一个教父,布尔索,和他的弟弟,卡西,这两个从未碰面的人竟让蝶没来由的心里深处一阵恐惧,感受告诉蝶,有事情将要发生了,可能还会与那哥俩有关,

夫人,非常对不起,打扰了。少东家唠叨我们来为您换衣,黄昏时候,您需要与少东家一同参加那哈当地的酒会。突然,一个佣人样子的妇人走进房间,非常谦逊地对蝶说道。坐到地上的蝶有一些困惑无措,在山口的面前被人叫做钱德勒的夫人,这让蝶意外地感受到不好意思。仅仅是山口双颊的微笑好似非常柔和了,他瞧了瞧背后的佣人,再就掉转过身子退出了房间。

仅仅是,谁都没有看见,背对她们步出房间的山口,是一脸的怎样的表情,夫人,这就真的是少东家亲手为您抉择的晚礼服,您看看,原本凝视着山口身影的蝶,被这妇人的声响迷住了目光,钱德勒亲手抉择的?她瞧向女佣背后跟随的几个年龄轻微葡萄牙女子手中捧着的光彩的衣装和饰品,突然,那全是微笑的眼眸,因吃惊而瞪得非常大。她有一些没有胆量相信自己的眼眸,那是,钱德勒,他,他竟然明白,

蝶呆愣地看着女佣手中的托盘,米色天鹅绒的布料上,设置着一对高跟鞋,红色的,鞋跟高矮正好,水钻流光四溢。一点儿没有疑惑,这正是那一日蝶曾经隔着琉璃橱玻璃窗驻足了非常久的鞋子。箭步来到那一对红鞋面前,蝶轻微将它从托盘里拿下来,双颊的微笑柔和地不咋像话,

看着镜子里的人,蝶有一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眸。穿上钱德勒为自己抉择的衣裳,蝶竟变得根本不咋像自己了。曾经的蝶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那样的一天也能是这般样子,夫人,您生的真美,女佣笑得整个脸上奉承,可能也不仅仅是奉承。如此的蝶,的确光彩照人,

蝶身上身穿外套,在女佣的引领下走出了餐厅。一眼就看见站立奢华轿车旁的山口,令蝶有一些意外的是,这一回回来,早就变得温润高雅的他竟然没有穿一向的正装。还居然是身穿浅色的牛仔裤子,上半身只着一件米色衬衣,衣摆在凉飔的吹拂下轻微飞扬,衣领始终敞露,瞧得他白花花的肌肤和涌现的锁骨。他就如此立于明媚的日光下,刚刚盖过耳朵的头发闪烁着漂亮的金浅黄色,嘴中还咬着燃过不少的烟,烟幕令他的脸表现出那样的的不真实。

一刹那,蝶真的有那么一点迷糊了。是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如此落拓与随意的山口了,这才是在她阅历里面的山口。他留意她的目光,他昂头瞧向台阶上的蝶。始终披散的头发简单又不随就地挽在脑后,零星的头发拂在她标致的脸上,黑白显然的眼眸直直地看着自己,竟透着微笑。身上依旧身穿米色的裙裾,却显然是精心打造的款式,与平时那样的不一样。山口的目光落在蝶脚上的那一对红鞋之上,

《爱绵长在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