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妻难为》庶妻难为全文免费阅读 玻璃 庶妻难为强攻

庶妻难为

穿越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浅醉微梦原创的穿越小说《庶妻难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杨子轩,左人贤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明明刚才很是疾不如风,现下却装起病来,秋菊心中纳闷,遂问道:“老夫人为何如此说?”左老夫人歪在椅子上,叹气道:“咱府里有娇娇女初长

九阅文化|更新:2019-09-09 06:05: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浅醉微梦原创的穿越小说《庶妻难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杨子轩,左人贤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明明刚才很是疾不如风,现下却装起病来,秋菊心中纳闷,遂问道:“老夫人为何如此说?”左老夫人歪在椅子上,叹气道:“咱府里有娇娇女初长

《庶妻难为》免费试读

明明刚才很是疾不如风,现下却装起病来,秋菊心中纳闷,遂问道:“老夫人为何如此说?”

左老夫人歪在椅子上,叹气道:“咱府里有娇娇女初长成,加上老爷又是简在帝心,太子上位已多年.....”

说到这儿她便顿了下,摇摇头说道:“罢了,罢了,与你们说这些也不懂,你只管跟夫人说一声,就说姑娘原有旧疾,今日累得狠了只能在家休息。”

秋菊猜想这事儿只怕是要扯上锦王府了,忙先去左夫人那边回了府又捡了上好的礼儿,同左夫人一并去了锦王妃那里赔不是。

这边左老夫人却是因锦王妃的意动心中堵得慌,便日日窝在屋里斋戒,诵经念佛,为先祖们祈福。

再说,这打平安蘸原是一等一的大事,整个蜀州但凡有点家世又有点空闲的人家,皆会拖家带口而来,自清明寺往下至山脚,到处可见各色篷子与买卖人,端是异常热闹。

木柔桑因哥哥们的陪伴,也渐渐不再胡思乱想,又及那打平安蘸盛事亦常热闹,左人文又已上京去了,便只剩下哥儿俩陪着她,这没了大人的管束,几人便从天亮耍到天黑才回院子。

不是与相识的姑娘、少爷们轮流做东,便是约了手帕交去逛庙会,天天应酬忙不停,人一少思这病便去了七分,只是还没有停药,但每每归家中,倒头便睡,也不再时常因为难过而半夜就醒了。

如此瞎忙了七八日,这才各自收拾了东西归家去了,木柔桑的身子因为逛庙会耍得开心,又花银如流水般,回来后,身子骨到是大好了,只是心中到底还有些挂念苏瑞睿。

木槿之猜到苏瑞睿的心思,但他不想自家妹妹一脚踏进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一到家,有一日便找个空闲,拉了左人贤窝在她碧纱橱外间,把回小山村的事与她商议。

三人那日正商量着如何把这事办好,闻得小丫头进来禀报:“少爷,姑娘,外头有位老爷爷自称是小山村的村长,想要见表少爷与表姑娘。”

“村长爷爷来了?”咋一听,两人几乎不敢相信,村长平日连县城都很少去,又怎地来了蜀州城。

“快些叫人把村长爷爷引去花厅,我们这就过去。”

木槿之喜悦异常,他最喜欢的外人,还是小山村的村民,出得远门来才知,不是每一处地界儿的人,都如小山村村民那般纯朴。

三人忙出了碧纱橱行往花厅,木家两兄妹欢快的走在前边,左人贤走在后边,心中暗思,瞧这样儿,怕是与自家表兄妹关系极好,便另打发了小丫头去给左夫人送信,必是要留了这位老村长住上两日才行。

木柔桑难得又见到小山村的老人,一进门便看到村长穿了件新绸缎袄子,瞧着是京里来的货色,许是在国子监念书的赵良笙带回来的。

“村长爷爷!”

木柔桑长大了,村长也老了,以前红润的两颊深凹,眼珠子也越发变成灰褐色了,一头雪白的头发用青玉簪挽上,见得两兄妹进来喜笑颜开,说道:“哎,你俩又长高了。”

随即瞧到刚病好的木柔桑,眉头一皱,问道:“桑丫头怎地如此瘦弱不堪了?往年在村里时,可是壮得跟个小牛犊子一般。”

木槿之笑道:“劳村长爷爷记挂,我妹妹过元宵节那会子偶感风寒,方才大好些。”

他不欲多言,便指着随他一起进来的左人贤,笑道:“这位是我舅舅家的小儿子,左人贤。”

左人贤忙出来与村长见了礼,又有那小丫头奉茶倒水不提,待众人落定后,木柔桑娇笑道:“村长爷爷,什么风把您老刮来了,我刚才还与哥哥们商议回小山村的事。”

村长摸了一把胡子,笑道:“也不知谁放了风出去,说小山村的地皮子要涨价了,十里八乡的乡绅们都是长耳朵,听了风声便揣了银子要来咱村买地皮子,你年前不是托桃花捎信来吗?我也不是躲了出来,顺道来看看你两兄妹可还好。”

木槿之忙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许是修路的事定下了,瞧着咱村里的人家都过得不错,便有人起了心思。”

“你说得没错,唉,咱小山村这几年的光景真是好,不但年年交了徭税,还都有些散银子添了些田地,家家都算是富户了,至少能保住大家衣食无忧,加上桑丫头年前有言,说是叫小山村的村民们再发笔小财,嘿嘿!”

村长很是得意啊,自木家做那泡菜生意来,这村民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了,年年冬季的大白菜,成了村里的一笔大收入。

木柔桑忙道:“是呢!今儿与哥哥们便是商议此事,眼见着开春了,本想过几日便收了行装回村的。”

“这么说这事儿是真的了?”

村长到现在都还不信,原来觉得只能看不能用的荒地,怎么看怎么觉得碍眼,没在心里少叹气,不曾想有朝一日这废地还能变金银。

“村长爷爷,你管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与妹妹还有舅舅家的家人,以及另几位朋友,至少要购下河对岸一半的地,剩下的另外单只卖与那人品好的,赖皮户咱不能招到小山村。”

木槿之想着小山村是两兄妹的根,怎不能招了那心思不纯的进村,木柔桑略一思索便明白了,笑道:“今日已是十五,村长爷爷,你就留在蜀州城多待几日,我们原就打算过几日便回去,村长爷爷不若随我们一路走。”

左人贤闻言也忙跟着热情留客,说道:“老村长,还请在府上多住上几日,由着小子与槿之哥陪着您逛逛蜀州城。”

村长来之前也是这个意思,木家每年三月三都要回家祭祖,他正好与几人同行,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遂道:“那我便多等上两日!”

木槿之略思索片刻,笑道:“还望村长爷爷多留几日,一则,我等几个还得收拾行装,二则,我原是有写信与杨大哥,想来他应该快要到蜀州城了。”

原来木槿之那会子得了消息,又与左人佑商量过后,觉得两家吃不下这块大蛋糕,还是多拉扯几个好,便又修书一封给杨子轩,信中还有提起刘桂芝,还拜托他多多照应一番。

杨子轩收到信时,已经是正月里了,又因他已快及冠,侯爷也欲为他寻得一门好亲事,偏侯夫人不想肥了外人便一直处处暗中阻挠,是以,侯爷的心愿一直未曾实现。

那日漫天雪花飘舞,杨子轩捧着小手炉坐在窗下出神,小桐正从外头走来,挑了帘子抖去一身雪花,骂骂咧咧地站在门边火盆子旁去寒。

“哼,老天爷真不长眼,这年头那些坏人的良心真是喂了狗。”

他眼见得杨子轩养的小黄摇头乞尾地来到身边,又说道:“小黄乖,你可是从来不吃坏人良心的,没得脏了自己的肚子,回头我给你从外头弄只大烧鸡来,给你打打牙祭,可好?”

小桐也不管这小狗儿是否听得懂,一股脑儿的说出心里话。

杨子轩听了外头的动静,放下手炉笑眯眯地收起桌上的信,听得小桐在外头自言自语,遂捧了小手炉走出来,不过是翻了个年头,杨子轩身上的稚气已脱去,越发被打磨得成熟起来。

“小桐,慎言。”

小桐见自家主子出来了,忙抱屈道:“少爷,咱们几时离府出门远游啊?”

因国子监每年都要安排学子出游,认为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也是觉得学子们不该一直闭门造车。

“快了,等明日挑个好时辰你回头再去给先生备份好礼!”

小桐闻言便知其意,忙道:“太好了,这是好日头快近了,先前奴才从外头办差回来,就被那黄姑娘堵在了门口,少爷,再这样下去奴才可是要被逼疯了。”

杨子轩笑道:“我还没喊要命呢,你到时先喊上冤枉了,还是先花些心思把给先生的礼安排好。”

小桐笑道:“少爷,不若咱取两坛子葡萄酒吧,然后再拿上年前那些子商户孝敬少爷的太湖碧螺春,奴才还记得有人送过少爷一些字画,里头有好些是真迹,再挑一幅前朝大儒的字帖,你看如何?”

杨子轩闻言大笑,指着他道:“小桐,可要努力啊,你越发有当管家的潜力了。”

小桐笑道:“小桐原是个笨脑子,还亏得一直随了少爷走南闯北,这话多了嘴跟着也自然尖巧了。”

“嗯,这样也好,你随了我这些年也吃了不少苦,等以后寻个妥当机会,我便向母亲提上一提,也好把你的父母兄弟要过来。”

杨子轩身边的小桐原就是杨府的家生子,到不是侯夫人陪房所出,是以,他完全可以把这一房人要过来。

小桐见杨子轩脸上的阴云已散去,小意地问道:“少爷,奴才刚见你心情甚好,这又要挑好日子去见先生,莫不是咱又要走西域了?”

杨子轩得意地睨了他一眼,笑骂道:“走了一趟西域,便把你的心玩野了,倒也罢了,可怜小桑桑每每都惦记着你,还给你捎了不少吃食过来呢,她若知了定是要伤心一番。”

小桐一听可是急了,他本意不是如此,忙道:“奴才哪敢忘了木姑娘的好,说来少爷与奴才认识姑娘也有快十年了,这一晃神的功夫,当年的小姑娘如今已是长成婷婷玉立的大姑娘,少爷,奴才几时吃你的喜糖啊!”

杨子轩闻言一时心花怒放,眉飞色舞,笑骂道:“你倒是个乖觉的,等出了正月捡个放晴的好日子便去蜀州。”

“真的?”

“自然是比珍珠还真,况且,这一次还能发笔小财,你若是能拿出些银钱凑个份子,爷也有法子分一杯羹。”

小桐这些年一直忠心于他,眼下正有个合适的揽银子的机会,正好顺带提他一把。

“少爷!奴才太感激你了。”

说完站起来就要去

章节在线阅读

《庶妻难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