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国师》小国师txt 弱受 小国师全文免费阅读

小国师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小国师》的小说,是作者米小尔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骊姬。”吴问景在旁边轻轻咳嗽一声,才把她的思路

|更新:2021-02-14 12:02: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小国师》的小说,是作者米小尔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骊姬。”吴问景在旁边轻轻咳嗽一声,才把她的思路

《小国师》免费试读

“骊姬。”吴问景在旁边轻轻咳嗽一声,才把她的思路拉了回来。还是先担心自己的小命吧。“你们能否去打听,他们一击不中,是否还有二次的阴谋?”她问。辛缀道:“我们会保护骊姬以及吴家的安全,无论他们有多少次的阴谋也不怕。请骊姬相信麒麟社的实力。”“我自然是相信的……”施骊听了辛缀拍胸脯的保证,心里多少有点放心了,但麒麟社的实力似乎太玄了,玄得让她觉得反而有点不真实。

辛缀仿佛看出了她的疑虑,轻轻拔出佩剑一挥,一只晚间觅食的苍蝇被他拦腰切断,掉在了吴问景的茶盏里。“请骊姬相信麒麟社的实力和诚意。”他深深地看着施骊说道。

果然有两把刷子!施骊放了心,又闲闲地问道:“两个公子争夺太子之位,麒麟社觉得哪个胜算更大呢?”辛缀喝了一口茶,道:“公子潜是王后之子,名义上占先,他自幼文武双全,目前又暂代了禁军紫衣卫统领之职,自然实力不凡。公子源是长子,是南方五州大船阀梅家的庶女所出,出生虽然低贱,资质平庸,却有南方商人巨贾的力挺,现在也是名声大震。鹿死谁手,还不可知,所以双方都在结党拉人,不少官员纷纷站队,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切乱象。”

听辛缀侃侃而谈,施骊觉得自己在考虑生意的时候的确忽略了重要的一环,就是没有去考察景国的政治地图。想做达官贵人的生意,又怎能不去了解他们的势力所属呢,这真是致命的错误。只是作为商人,她从来没想过卷入太深,却被当作潜党而遭到暗算,现在却俨然成了公子潜的弃卒,真是很冤枉啊。

考虑到这里,施骊忙着急地问:“现在明贵妃已经开始动手修理我们了,一线牵的生意会不会受此影响呢?我请求你们一定要照顾一线牵的生意啊,这里面也是麒麟社的投资!”辛缀纳闷道:“修理?哦,肯定不会的,主公交代过,一定要保证一线牵的生意顺利展开。况且以我对明贵妃的了解,她还未必有这样的能量。”

吴问景还在细细追问麒麟社下一步的行动,施骊听了辛缀的保证,心里不知怎么就觉得安定下来了,她的心思不知怎地就忽然飞远了,她暗暗想着,如果说潜的母亲,公主安澜是天上的仙女的话,这个明贵妃,又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呢?

秋夜渐渐深了,雨丝伴着凉风悄然而至。辛缀在雨中与寄园的这对青年男女悄然作别,消失在了他最熟悉和喜欢的黑暗中。施骊临时起意,加了件衣服,便登上了寄园的最高处,透过层层的树影,她看到顺景山上的景王宫灯火辉煌,美轮美奂,看上去如同一个遥远的、没有任何瑕疵的梦。

与此同时顺景山上的丹阳殿中,几个宫娥正在手忙脚乱地往炭炉里面填着新炭。贵妃娘娘入夜了忽然抱怨寝宫里太冷,这可非同小可。要知道明贵妃可是陛下第一宠妃啊,她要是冷出个好歹来,这可是会出人命的。可是现今的时节还远远不到用炭的地步,刚一通折腾地从库房中找了去年的炭出来,贵妃又说带着土味,命人赶紧换。上都的冬天并不算寒冷,除了少数体虚畏寒的富贵人家,一般百姓是从来不用升火取暖的,更何况是在刚刚有点凉意的秋季呢。但是总不能坐等责罚降临吧,于是一大帮侍卫仆役从顺景山上倾巢而出,一阵鸡飞狗跳,终于在东市找到了今年的新炭。宫娥们忙不迭地把这宝贵的炭送到铜丝小炉中,她们手脚麻利,带着劫后余生的幸福感,很快丹阳殿里就升起了一股显得突兀的暖意。

景国的第一贵妇人明贵妃是一个略显干瘪的女人,据说也曾是个貌美如花、我见犹怜的清纯佳人。只是岁月不饶人,压抑的宫廷生活和蓬勃的野心使她很快成为了擅长摆架子,靠着浓妆艳抹和价值连城的首饰撑起台面的女人。据说世界上看过她卸妆样子的人不超过三个,但在这个她照例作威作福、折磨宫人的夜里,她的儿子源成为了第四个。

“为何不听通报就擅闯哀家的寝宫,身为公子,就可以这样目无礼法吗?”名贵妃慌忙地拿起一块方巾,遮住了自己的大半个脸,露在外面的是一双透出红血丝的凌厉眸子和一双细如鸡爪的手。源悲哀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这个装腔作势、色厉内荏的女人总是在他身后抽紧鞭子一步步地逼着他往上爬,曾几何时,她曾是一个多么强大的所在,但是去除了华服和庞杂的仪仗队之后,她看上去只是一个颜色半消退的普通妇人罢了。

源的勇气又一步涌上来了。他压低声音问道:“是母亲对骊姬出手的吗?”明贵妃一愣,道:“你大半夜的闯进来就为的这个事情?”“那么到底是不是?”“是又如何?难道你也被那个狐媚子迷了心智?可惜啊,你拿什么跟潜争啊,这个小寡妇早就是潜的女人了,我帮你杀了她,岂不好?”看见源有点着急的样子,明贵妃忽然恶毒地抛出了这一串说辞。

“你……你……”源已经瘫坐在地上,脸憋得像一个茄子,半晌说不出话来。明贵妃霍的一声站起来,踢翻了刚刚烧起来的铜丝小炉,指着源一通乱嚷:“看你这副熊样,就算太子之位送到你的嘴边,你吃得下去吗?一个寡妇就弄得你心智大乱,你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啊。看看你的弟弟,说断就断了,你呢,你还在惦记捡人家的便宜吧,潜不要的东西,你怎么就这么有兴趣!”这翻粗鄙不堪的说辞如同一块块砖头砸向源,他看着母亲气急败坏的丑恶样子,心中一阵恶心,终于忍不住冲向了冷冷的夜雨中。

“就等着明天着凉、一病不起吧你!”明贵妃这句幸灾乐祸的话紧紧得贴着他,直到他跑回了自己住的明光宫慌忙地往榻上一座,还觉得有点惊魂未定。“潜的女人!”他随手抄起榻上的一尊玉制神像,狠狠地往地上砸去。

丹阳殿里,几个贴身的心腹宫女早习惯了明贵妃娘娘间歇性的发飙,她们熟练地收拾好残局,片刻工夫,殿里又恢复了那种暖燥的古怪气氛。这一通脾气发得明贵妃口干舌燥,她正在饮着特制的清润茶,心里不知道又在盘算什么,忽然一个宫女进来通报说:“霍先生在外面,交给奴婢一个纸条,说是请娘娘务必看一下。”

这个霍紫光正是公子源的谋士,他是明贵妃从梅氏一族的数百名清客中精心挑选出来的,除了辅佐公子,明贵妃这边的很多事情他也参与出谋划策,是源派的核心人物。别看他年纪与公子源相仿,长得还活像一只老鼠,却屡有奇谋,深得明贵妃的信任。

明贵妃听言,从宫女手中结果纸条慢慢展开。珍珠纸,孩童字,她沉默地看完,便果断地对那个宫女说:“马上通知于大人,一线牵和骊姬的事情先放一下,来日再计较。”宫女领命而出,明贵妃轻轻呼了一口气,心里也升了一丝疑虑,骊姬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这个大人物要出面保她,看来跟潜有关的人都是不简单的啊。一想到潜,她就把骊姬放到了一边,正默默享受着对潜的恨意。

“娘娘真的打算就此放过骊姬?”不知为何,霍紫光从透过马车的窗帘缝看到施骊的第一眼起,就隐隐觉得这个美人会是他们前路绕不开的一个障碍。他已经把自己的前途乃至身家性命和明贵妃这对神经质的母子捆绑在一起了,绝不容许有这样的绊脚石存在。哪怕风险只有百分之一,他也要把它消灭于无形,所以在这次对施骊动手的行动中,他也是极力的鼓吹者。他看明贵妃眼神有点飘忽的样子,又小心地补了一句:“娘娘对这个麒麟社难道真的如此忌惮?”

“我怕他,笑话!”明贵妃猛地把那张纸扔到他的脸上,她这辈子,最听不得别人说她怕,一路从梅家不受人重视的庶女成为景王宫事实上的女主人,她怕过谁?这一路简直见鬼杀鬼,见神杀神,她怕过谁?明贵妃冷笑一声:“人与人之间不过是交换的关系,麒麟社给了我需要的东西,我当然不妨跟他换个人情了。”霍紫光看了纸条,心中暗暗叫苦,纸条里说的事情可大可小,该如何是好呢。“别愣着了,赶快把纸条烧了走吧。”明贵妃看了一眼他一眼,“你们主仆都是一个德行,兵来将挡,有什么好担心的。”

正在这时,另一个心腹宫女走到明贵妃身边,轻轻耳语了几句,明贵妃登时喜上眉梢,对霍紫光抛下一句:“你退下吧。”便喜滋滋地往*去了。霍紫光从丹阳殿出来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青Chun健硕的身影忽然一闪,也往*去了。他心里又凉了一截,就在那短暂的一瞬,他也认出了那人穿着仙道修士的道袍。罪孽啊!看来那些不利明贵妃的传言并非平地三尺浪,自己这一路要担忧要Cao心的东西还真是源源不绝啊。

在这个躁动的秋日雨夜,造访景王宫的神秘男子除了让苦命的霍紫光胆战心惊的这一位,在宫殿群的那头,公主云漪的辰芳殿中也有一位。他们之间的密谈也已经基本上告一段落了。来访的神秘男子终于有机会偷偷打量一下这个景国最尊贵的小姐所居住的环境。当然,不同于那些品味低俗的猎奇者,他的目的是想通过所见来揣测这个看上去温和可亲的

《小国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