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金枝玉叶:血嫁》金枝玉叶血嫁楚合欢 调教 金枝玉叶:血嫁全文无弹窗阅读

金枝玉叶:血嫁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秦剑,西京的小说是《金枝玉叶:血嫁》,它的作者是远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将头微微扭开,然后高傲地抬了起来,娘说对敌人要

|更新:2021-01-19 12:02: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秦剑,西京的小说是《金枝玉叶:血嫁》,它的作者是远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将头微微扭开,然后高傲地抬了起来,娘说对敌人要

《金枝玉叶:血嫁》免费试读

我将头微微扭开,然后高傲地抬了起来,娘说对敌人要狠要绝,但情敌是特殊的敌人,不能泼妇骂街般与之争吵,不能耍手段暗中算计,否则失了身份,她是堂堂西陵王朝长公主,要赢赢得光明磊落,要斗斗得正正派派,要抢抢得明明白白,姿态要高,气焰要盛,否则气势一输,什么都输了。

见我没有回答她,叶楚楚一时也不敢说什么,我放眼门外,黑压压地站着一群人,整个楚府的下人全都来了,如今他们很多已经不年轻,甚至有些已经头发花白,他们当中有不少人看着爹长大,看着爹娶妻,见证了爹与娘这别扭的一生,如今他们尚健在,而我爹却去了。

“小姐,她想进去看看你爹。”管家陪着小心地说,对于爹这个心尖上的女人,娘日后是嫉妒的,但像我这般年纪的时候,却是不屑的。

“楚傲天这样的男人,纵观整个天下,只有我西倩儿,才与之匹配。她叶楚楚配与我抢男人?”娘还没有得到爹之前,就自信满满,傲气逼人地在西京扬言,虽然很多人恨娘狂妄,笑她不要脸,但我听人谈论的时候,对娘崇拜得不得了,这才是我的娘,爱得轰轰烈烈,爱得明明白白,一点都不惧怕流言蜚语,漫骂毒语。

凭心而论,叶楚楚虽然也是天姿国色,惹人怜爱,但就是身段也不知道输娘多少截,走到大街上,遮遮掩掩,扭扭捏捏,哪像我娘,走起路来那个风情万种,勾魂摄魄?是男人都垂涎万分。

她本来已经嫁人与爹没有任何联系了,但没想到她丈夫早死,她拖着儿子回到娘家,从此又再找上爹,希望能与爹再续前情,如果不是娘以为她那贼眉贼眼的儿子,是爹的种,娘怎会绝望而死?有时想想我还是怨她。

“小姐——”管家见我不吭声,又胆战心惊地问了我一句,我没有吭声,将寝室的门打开给她之后,就独自一人走到石级旁,静静地看着蓝蓝的天空。

原以为爹的死,我一点都不难过,但发现我错了,此刻心堵得喘不过气来,没有娘死时那种通彻心扉,但有一种说不出的痛从四肢百骸慢慢聚拢而来,一下一下地痛,一下又一下的加剧。

很快叶楚楚那尖声大哭,从里屋传来出来,划破了四周的寂静,就连一望无际的广袤天空都多了几分阴霾。

“合欢小姐,少爷怎样了?”李管家颤抖着问我,其实听到叶楚楚这样号啕大哭,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谁又愿意相信?曾经那样俊朗不凡的爹,曾经那样睿智而精明的爹,曾经那样飘逸出尘的男子,他们曾经温和的少爷,竟然先他们而去?

“他死了。”我明明已经难过得要死,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声音淡漠得没有一丝情感,似乎屋子里死的只不过是一只蚂蚁,我不明白为什么叶楚楚都可以哭得那么大声,而我却一滴眼泪都没有?

是我天生坚强,还是天性凉薄?

我此话一出,哭声顿时响彻整个楚府,有几个忠心的老仆人更是哭倒在地上,我没哭,秦剑也没有,两个没有眼泪的人在此刻显得特别突兀。

“他不是你爹?怎么不见你哭一声?”秦剑突然站在我身前,目光深邃幽深,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光线,我将头低下,然后看见他长长的影子。

“你不也是他的女婿?怎么不见你流一滴泪?”我们的声音不大,完全掩盖在响亮而持久的哭声当中,秦剑身子顿了顿,没有再出声,这些仆人真能哭,哭得声嘶力竭,依然还在干嚎着,尤其爹的Nai娘,竟然哭昏过去了。

旁边一团混乱,我和秦剑一站一坐,这个姿势保持到所有痛哭的人相继离开。

娘生前爱热闹,所以她的丧事我办得热热闹闹,但爹冰冷而安静,所以他的丧事办得很低调,但即使这样低调,爹的去世还是震惊西京,只不过与娘不一样,娘死之日,长平大街欢腾热闹,女子大肆庆祝。

我爹去世,不少年少倾慕爹的女子暗自垂泪,西京才子个个扼腕惋惜,长平大街的生意今日异常清淡,简直可以说是门可罗雀。

娘死之时,所有丧事我一手Cao办,如今爹死了,我身侧多了秦剑,他虽然没有滴一滴眼泪,虽然不说话,但却收起了往日的嬉皮笑脸,替我跑前跑后,殷勤得很,让我感觉自己终于有了一个依靠。

我将爹与娘合葬在一起,生不能同床,死后同Xue。

“娘,爹,你们就当这是你们再次成亲吧,以后你们在下面要好好的。”我轻轻抚摸着冰冷的墓碑,脸上勾起淡淡的笑,娘以后不寂寞了,她一定会很高兴,因为爹就只属于她一个了。

“风大,我们回去吧,别太伤心,坏了身子。”不知什么时候,秦剑站在我身边,目光冷冽,隐隐还带着厌恶,我的心突然被戳了一个洞般,痛意如潮水般袭来。

这样的目光太熟悉了,熟悉得如缠绕了多年的噩梦,爹曾经就是如此看我,如今秦剑也如此?那厌恶表情,如把小锯子慢慢锯这我的肉,是因为他看我没有眼泪,认为我天性凉薄吗?那他何曾不是?

“谁都可以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唯独你秦剑不行。”我怒目圆睁,腾一下站起来,因生气脸涨得通红,连呼出的气都比平时显得粗重。

“娘子你多心了,为夫心疼你都来不及,又怎会厌恶你?估计是你今日累着了,所以有点头晕眼花看错了,这里风大,我们还是回去,免得受了风寒,伤了身体。”秦剑的温柔让我变得有点恍惚,刚刚真是我看错了?但那眼神却是那样的熟悉,熟悉得刺眼剜心。

《金枝玉叶:血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