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扫雪煮茶》扫雪煮茶的小说 圣水 扫雪煮茶总受

扫雪煮茶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扫雪煮茶》由杯杯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裘,那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弄霜与玉裘双双赶到了穹山脚下,弄霜化作了原型,而

|更新:2021-01-17 06:01: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扫雪煮茶》由杯杯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裘,那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弄霜与玉裘双双赶到了穹山脚下,弄霜化作了原型,而

《扫雪煮茶》免费试读

弄霜与玉裘双双赶到了穹山脚下,弄霜化作了原型,而玉裘变身成了一只翠鸟,正欲要上山的时候,一支凌冽的箭直朝弄霜的脑袋飞过来,幸而弄霜反应快,在快被射中的瞬间施法将那支箭挡了回去。

弄霜青绿色的眼珠里霎时间充满了怒意。

朝箭飞来的方向一看,嚯!真是好不凑巧,那箭竟是礼琛射来的。

礼琛的目标,本来是弄霜身后的那只野兔,哪能想到突然凭空出现一只雪狐,不仅吓跑了他的猎物,还险些就撞上他那支离弦的箭了!

“小仙君可是恨我得很?竟拿这玩意儿来接待我?”弄霜变回了人形,咬牙切齿地一边与礼琛说着话,一边朝他走去。

玉裘没有跟随弄霜的脚步,只是藏在枝头上,暗中观察。

礼琛也懒得看他,倒是又看到了一只野兔闯进自己的视线中,立马从背后拿出一支箭来,搭,拉,瞄准,射出,箭无虚发。

“你来穹山,就是为了找我碰瓷儿的不成?”

弄霜没好气地凶他:“你这泼皮,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本是想给你个惊喜,你既如此说我,那我这便走了。”

礼琛早已感知到不远处树枝上立着的那只翠鸟来历匪浅,有猜想兴许弄霜这次是带了自己的小姨母来,可那只翠鸟的修为也就与弄霜不相上下,小姨母好歹是比自己多了好几百年修为的上仙,不应该这般弱。

“似乎是有远道而来的贵客,你不带出来引荐引荐,就这样要带人家走了?”

玉裘看着与弄霜交谈的那位小仙君,气质非凡,已是个修为高强的上仙,实在是不敢去想这便是与她素未谋面的侄儿。

怎的与弄霜所说的不一样呢?那奶声奶气还会撒娇的小侄儿,怎么会是眼前这个强大的成年男子?

弄霜也不想再故弄玄虚,唤玉裘过来现身:“主人,这便是玉桑上仙家的小仙君,也就是我曾与你说过的,五百年前曾到鹫鸣山里来寻过你的小侄儿。”

听弄霜这般一解释,玉裘才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原来这小侄儿到鹫鸣山找自己的事情,距今已然过去了五百年。

虽然与自己先前想象中的小奶娃娃不一样,但事到如今她也不可能不认他这个大侄儿,于是飞到两人跟前,现了真身。

礼琛早已经在脑子里勾勒过他这倾世绝色,仙家闻名的小姨母是何模样,但今日得见真身,还是被惊艳到了。

只觉世人对她的称赞都太过于片面,那些词汇诗句都是苍白死板的了,而玉裘是活着的淋漓尽致的美好。

不知为何这个气氛就很是尴尬,玉裘觉得她身为长辈应当是要说些什么才好,只好尽量表现出甚是稳重端庄的模样:“大侄儿,我是小姨母。”

礼琛被玉裘这突兀的招呼给惊到了,有些忍俊不禁。

心想这小姨母还真如弄霜口中所说那般随心所欲,看似清冷高贵不容人亵渎,却又不失少女的纯真性子,竟一点儿长辈的架子都没有。

“琛儿从小听得最多的便是身边人对小姨母的夸赞,今日有幸终于得见,才深切感受到姨母的完美脱俗,姨母在外游历多年,可还安好?”

玉裘是最受不了这等规规矩矩的礼貌交谈,心想他的小侄儿许是初次见面,难免拘谨担心失礼,可她说到底也长不了礼琛多少岁,如若真要让眼前这个大侄儿对自己连说话都要顾及着尊卑之别,那她宁可先坏了规矩。

“好的很,琛儿是吧?你小姨母我,并不看重那些个繁冗礼节,在我跟前,你也不必太过于拘谨,该怎么样怎么样,说话也用不着客客气气的,我虽是个长辈,一来,没长你多少岁,二来,身为姨母也没给你做个好榜样,你唤我一声小姨母,我唤你作琛儿,撇开这些,你平日里和霜儿怎么说话,就同我怎么说话,可行?”

玉裘觉得,礼琛若是个聪明人,应当就能懂的起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她是真的受不了眼下这等客客气气你来我往的气氛,就像是回到了当年在九重天上,跟着母上学规矩的时候,压抑,又沉闷。

礼琛听罢,愣了愣,随即笑着点头应下:“自然是可行的,我知晓小姨母是个随心所欲的逍遥人,只是方才想着初次相见,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既然小姨母不喜欢,那琛儿也的确不用再客气,倒是显得生分了。”

“对了,无忧来天玑门这些时日总念叨着惦记你,担心你的安危,今日来了,可要我去接她下来,你俩叙叙旧?”

玉裘不想将无忧牵扯进来,毕竟她此刻似乎被动地卷入了某个阴谋之中,可她又不想无忧因着自己而忧心,犹豫着不知如何作答时,在一旁沉默许久的弄霜提了个主意。

“小仙君就去告诉她她的主子苏白我替她找到了,就在山下,然后带她来见上一面,一会儿咱们就说今后我就负责好好照顾她的主子,叫她安心留在天玑门里恢复记忆就成。”

玉裘觉得可行,点头应了。

礼琛这才回了天玑门,径直到杂货屋里,找到了正绞尽脑汁研究如何能做出刹车,并将它成功装上梦中车里得以作用的无忧。

“无忧,你猜弄霜今日带了谁来?”

无忧本来正手里忙活着用礼琛送她的宝贝法笔画草图,满屋都飘浮着金色的失败草图,看得礼琛头晕眼花的。

礼琛这般卖关子,倒是成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也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追问道:“谁呀?!”

“你心心念念的主子,苏白!”

无忧一听,瞬间从凳子上蹦起来,抓住礼琛的手臂,眉开眼笑,激动得很。

“真的吗?那你快带我下山去见她!!”

礼琛见她高兴成这副模样,不由得有些小小的醋意,心想当初她与自己重逢的时候,都未曾表露出喜悦激动的样子,醒来问了一堆的人,唯独就没有自己。

“可以,那你先亲我一下,我就带你去。”

礼琛弯下腰,指了指他此刻皮正厚着的脸。

无忧正在兴头上,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矜持腼腆,搂住礼琛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他的脸颊上。

这个吻干脆利落,礼琛连回味都没来得及,就被无忧接踵而至的撒娇冲昏了头脑:“求你啦,好礼琛,好仙君!快带我去呀!”

“去去,这就带你去……”

即便是无忧现在想到九重天上去,礼琛也会言听计从,毫不犹豫。

无忧开心得像是得了糖的碎娃儿,抱着礼琛的胳膊,一脸迫不及待:“走吧,带我飞!飞快些!!”

礼琛看着无忧,笑得甜蜜:“遵命。”

《扫雪煮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