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旧日只狼》旧日只狼txt下载 妖孽受 旧日只狼全文无弹窗阅读

旧日只狼

科幻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大气碗盛原创的科幻小说《旧日只狼》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齐煜,马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想通了,齐煜反而不着急了。无论是平安回到堡垒,还是与异形再跑一个马拉松,齐煜表示毫无压力。 齐煜就在棚子里面揪了一点细细的松枝和

阅文集团
|更新:2020-09-22 12:04: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大气碗盛原创的科幻小说《旧日只狼》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齐煜,马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想通了,齐煜反而不着急了。无论是平安回到堡垒,还是与异形再跑一个马拉松,齐煜表示毫无压力。 齐煜就在棚子里面揪了一点细细的松枝和

《旧日只狼》免费试读

想通了,齐煜反而不着急了。无论是平安回到堡垒,还是与异形再跑一个马拉松,齐煜表示毫无压力。

齐煜就在棚子里面揪了一点细细的松枝和树叶什么的,掏出身上仅剩的打火机,很认真地生了一小堆火。身上的东西都丢完了,这打火机是最后的纪念。这是马克送给齐霁的礼物,齐煜拿它活命,一个小小的打火机,慰藉了三个人。

有一搭没一搭的把树叶树枝丢到火堆,不大的火焰温暖着齐煜的脸庞,几个巴掌大的松塔丢在边上的碳上煨烤着,烧得一片乌黑,不时有松子烤的太急了炸开来。松枝的清香、松塔的焦糊味、松子的开口声,混在一起,这味道莫名地让齐煜愈发感觉清冷。

掰开烤好的松塔,顾不得烫嘴,直接抓出松子就嗑,齐煜那没工夫再管饮食习惯对牙齿有没有好处。

斜靠在棚子边上,齐煜嗑着松子,独眼熠熠发光像极了护食的松鼠。从回到这里到现在,齐煜都不敢坐下来休息,一方面保持警戒,另一方面绷紧的身体一旦松懈绝对会给自己一个巨大的惊喜。

齐煜很怕自己反应不过来,就站着烤烤火,等等怪,顺便随时拔腿就跑。

————

估计怪物不会来了,等了很久的齐煜暗暗松了一口气,看着已经黯淡下去的火堆,准备冲刺最后一程回家。

齐煜能够夜视,这也是他夜里赶路的原因。眼里的树林,如同早晨天预亮未亮的那一刻,明明还是一片黑暗,却大致上什么都能看见。只不过戴着头环,右眼看到的却是漆黑一片。要不是能看到无形怪物,齐煜早就把这头环摘了。

不过齐煜发现头环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头环罩住耳朵的部位,贴着太阳穴和耳廓,有些冰冷,让人很累的时候也不会头昏脑涨。想到这里,齐煜也就没有计较头环的累赘。

回家的路,齐煜走得欢快极了,步子的幅度不禁大了几分。

一不注意,齐煜突然感觉脚上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有点沉,却控制不住自己飞起一脚,那东西带着一大片积雪飞起。走过去一看正是来时丢下的瓶子,齐煜不由心中一喜,快到了,脚下更快了几分。

穿林海,跨雪原。眼前就是猎鹿的空地。

跨进林地的那一刻,齐煜感觉到痛快极了。

费了一番功夫,齐煜还是用独眼找到了那个小小的窗,人没过去,心却早已飞了过去。

这破头环真碍事,一只眼睛走路太不方便了。

齐煜一边往堡垒跑去,一边把头环从自己头上摘下来。

摘下来的那一刻,耳旁让人心静胆寒的呓语轰然响起,

齐煜仿佛闯进了人声鼎沸的广场,

而眼前的雪地白茫茫空无一人,

视野里,雪地上的积雪正整片融化无声地降了下去。

————

齐煜汗如浆出。

他哪能还不明白,自己面前是什么。

眼前分明就是死亡陷阱,自己却洋洋自得。自己还在烤着小火嗑瓜子的时候,那时怪物怕不早已在这空地上布下天罗地网。

哪有算无遗策,终究不过凡人。沮丧,悔恨,各种情绪纷至杳来。

明白自己干了傻事的齐煜,扬起右手,恨得要把手里的东西扔掉。

往地上掼去的那一刻,手中传来一丝冰凉,让齐煜倏地一惊,自己大意了险些为那玩意儿所乘。将手里的东西拿到眼前一看,正是马克留给他的头环。

头环在手中的冰冷,将处在心神弥散边缘的齐煜挽救了回来,正如马克那天拽着他逃离时的那一声怒吼。

将头环再次带上头部,齐煜耳旁迅速安静了下来,呓语声没有了。眼前看不见敌人,却能看得到空地上越来越清晰的雪印,向自己的脚面无声的延伸过来。

不再犹豫,齐煜转身就夺路而去。马克,救了他两次了。

也许是老天也在帮他,心悸在他冲刺完力气衰竭时又一次到来,已在痉挛颤抖的双腿重新充满力量。齐煜在林中抱头鼠窜,不复当初打算的洒脱,牺牲的心却没有变。

就算死,也要死的远一点,离小家伙越远越好。这双腿就算跑废了,跑断了,老子也要爬出去。齐煜眼里闪过一丝狠绝,脚下更快。

反正早在小镇上,自己就该是个死人了。

腾挪间,远远地,齐煜看到树棚那里仍在闪动的篝火。

————

自己出发的时候,篝火不是熄灭了吗。

几个身影晃动,有人在那。齐煜脑海里闪过几个念头,脚下却没有停。带着一阵腾起的雪粉,齐煜到了篝火前,也看清了面前的人影。跟马克他们一模一样打扮的人,头环,面罩,匕首,嗯,还有同款手拧礼炮,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齐煜顾不得打招呼,抓住一人的胳膊就往山谷入口跑去,不能让他们在这里白白送死。虽然不清楚马克在小镇分别之后,为什么跟他们在一起,但在共同的敌人面前,他们不会是坏人。

这一拽,齐煜没有拽动,却因为用力过猛自己重重向后摔倒在地上。

还没等齐煜爬起来,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拽了起来。

一双乌黑冰冷的眸子紧紧盯着齐煜,然后又是一阵大力从头上传来,头环被面前的人拽掉了,右耳被挂拉出一道大口子,扭的生疼。

还没等齐煜反应过来,那人将齐煜拽的更近了些,旁边还有三四个人,举起武器对准他。

那人松开手将齐煜放下,拔出身边的刀子搁到齐煜的脖子旁边,又将马克的头环拿到齐煜面前,黑漆漆的面罩里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齐煜哪里还不明白这是在询问头环的来历。

只是时间不多了。摘掉了头环,呓语重新出现在齐煜的耳边,越来越近,齐煜心里着急,言语不通,故事太长,不能在这里耗时间。

只好如此这般了,心里闪过一丝无奈,齐煜脸色突然一变,迅速突然张开嘴巴,眼睛挣大,左手捂住嘴,右手往那人身后一指。那人见状立马吃了一惊,迅速转过身去,却感觉头上一轻,头环被取下来了。心中一怒,那人回转,手中短刀刚准备顺手在齐煜脖子上一拉,却又放了下去,眼中惊疑不定,这是也听到那些呓语声了。

那人再次看向齐煜,齐煜严肃的向他点了点头。从齐煜手里拿过头环又戴上了,那人迟疑了一下,又把马克的头环还给了齐煜。之后向那几个人说了几句什么,其余几人也是震惊的说了几句话,同时都再次端起武器戒备起来,不过不再对准齐煜,而是朝向齐煜来时的方向。

齐煜这时也傻愣愣的肃立在那里。

不是他吓傻了,而是有更加震惊的事情,让他久久不能动弹。

刚刚取下面具的那人,是马克。

————

齐煜的脑子里乱成一锅粥。马克在他面前活生生的被碎成齑粉,脑壳就在齐煜眼前炸裂。

这是他亲眼所见,现在手上的头环是马克交给他的遗物,剩下的都埋在了石原上,还是他亲手埋的。

那,眼前的这个人又是谁。跟之前的马克和他记忆中的马克,一模一样,错不了。

齐煜呆立在那里,浑然没注意,耳边的呓语声越来越大,自己的思维也随着呓语声,再一次飘忽躁动起来。

手中一轻,头上多了个东西。齐煜抬起头,那个新的马克将头环重新扣在了齐煜头上,此刻正严肃的看着马克。看样子他们准备撤。

齐煜的眼神比他们好。看得到延伸过来的黑影,已经快到最外面人的面前。身后的篝火在这会已经差不多熄灭了,而且被他们复燃的篝火本来就不大,估计忙着追踪所谓的杀人凶手,没弄好这火堆。

现在只有这块要熄灭的火堆前巴掌大一圈是亮的。四周一片寂静,新的马克他们一行有五个人,现在都在黑暗里沉默。

齐煜能看得到他们戒备的样子,但那有什么用呢。

头环在弱光里都是看不到那怪物的,更不要说在黑暗里。

想到这里,齐煜全身冰冷。

————

再仔细看去,黑暗里近处一大片积雪已经慢慢被无声地浸透消融了一大片,比刚才更加的靠近,战士们却视若无物的对着空气戒备。

黑暗里他们不仅看不到怪物,手中看似声波的武器对那东西也没有用,之前的战士已经在小镇上用生命证明过了。

现在过去告诉他们武器没用,也不可能,因为语言根本不通。

齐煜眼中的冰寒越积越深,如同这冰天雪地。

只能自己行动了。齐煜咬了咬牙,他要豁出去做些事情,自己不敢做却又不得不做的事。

怪物你不是喜欢在黑暗里猫着吗,我就让你猫不成!

齐煜突然站起来向火堆窜了过去。引得几个人惊疑不定的看过来。

齐煜没有喊他们,既然做就要做好。

第一步,树棚!齐煜亲手搭起来的树棚,厚厚一层都是枯枝干叶,非常易燃。齐煜一脚将面前篝火仅剩的火苗,和仍然烧的极旺的火炭踢到棚子上去,一会棚子里就冒出了燃烧的白烟,还差一点!

第二步,火机!齐煜凑到火势刚起的地方,拿出火机捏住防风罩,从机器下壳拔出内胆,抽出还有大半火油的油棉,带起火油往面前一撒,巨大的火焰冲了起来,火势,成了。

齐煜转过头去,场面瞬息间已经转变。

头环眼罩视野里,一个巨大张扬的灰白色身影占据了眼镜里大半个视野,没有任何色彩,只有白色的一片,却是无比的狰狞和邪恶。

齐煜终于在头环里看到了怪物的模样,那噩梦世界剪影一样的景色。

剪影里,数不清的挥舞着的触角在雪地里蠕动飞舞扭曲,几根巨大的节肢巨尖,已经高高扬起,在寻找着什么。触角和节肢之上是

《旧日只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