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红妆县令》大红妆姚颖怡 YD 红妆县令YD

红妆县令

古代言情连载中

《红妆县令》作者:彦紫陌,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慕云飞,莫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可供双车并行的青石路面凹凸不平,不知有多久未曾修葺过。前日那场大雨虽歇,却造成路面大大小小的水坑,行走其中,让人不得不打起十二万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7 20:03: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红妆县令》作者:彦紫陌,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慕云飞,莫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可供双车并行的青石路面凹凸不平,不知有多久未曾修葺过。前日那场大雨虽歇,却造成路面大大小小的水坑,行走其中,让人不得不打起十二万

《红妆县令》免费试读

可供双车并行的青石路面凹凸不平,不知有多久未曾修葺过。前日那场大雨虽歇,却造成路面大大小小的水坑,行走其中,让人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既怕一脚陷入泥泞之中,又或者偶尔经过的马车溅身泥水。

街头巷尾,三三两两的闲汉,无所事事,或倚或卧,或游荡在街中。

反倒是正经路过的匆匆行人,并不多见。连街道两旁偶有零星小贩走街叫卖声中都透着寂廖。酒楼外随风飘荡的大字布幔招牌,偶尔被微风捉弄,有气无力动上一动,又再次皱成一团。

这条据说青阳县中最繁华的街道,在我眼中,却透着萧条清冷。

“怎么会这样?”微皱了眉,我心中很是不解。“把县中治成这样,也能以政绩优异而升迁?”

我明明记得,这前任县令三年政绩考核皆是优异,所以才被上调升迁。

当我与那位县令交接完成离开时,还亲眼看到一群青阳百姓又是送“万民伞”,又是十里相送,还有几名老人上前行“脱靴之礼”,那场面,倒真比唱大戏还热闹!

按说想此人官声不差,可这县里,却怎么萧瑟到如此地步?

可再三比对眼前的实际情景,我不得不承认,这现实与猜想,实有差距的.

原来以那人必是难得的清官,结果……

犹记先前我明明需心向慕云飞请教政务时,他却转开了话题,温和的笑着提议什么眼见为实。

当时,我尚不知这人又是弄什么玄虚。

倒是此刻,亲见了县中情景,倒有些了解他的用意:

若非亲见,光看那让人眼花的热闹,又哪能知道个中三味。

“有钱能使鬼推磨,观一方史治,若是去看那什么“万民伞”,“脱靴之礼”的噱头,永也看不清真相。倒不如站在街头,观这一方平民之生活,其高下立现。真正的生活,纵能作伪一时,终难长久。

“市景人情加一起,才是为官一方的真实史治,至于那些笔墨文章,不过真实的谎言。”

指着萧条的街市,慕云飞倒真个一板一眼的当起了教书先生。

这话虽是金玉良言,可我心里总觉得怪异!

我本意是想要个出谋划策的军师来着,而不是想自找麻烦,招个传业受教老师。

回想这家伙上任以来种种作为,我不得不反思下,慕云飞似乎一直在说教来着。

而我,则很没骨气的一直被牵着鼻子跟着走。

真够可耻的!

当然是指那个搞不清主宾关系的家伙。似乎,好像,我才是正牌县令大人吧?

“哼哼!慕……咳……云飞,”想到此处,不由清清嗓子,我觉得很有必要,跟我身边这位师爷好好沟通一番。

从上任到现在,我们俩根本就是背道而驶的两驾马车,各行其事。

当然,我得承认:慕云飞胸中有沟壑,常人难望其项背。若换了他人,能得此良师,必当欣喜万分。

可我本是女儿身,只为追查兄长之死,顺便解决一下,本该兄长解决的一应民生即可,又没真打算真把这县令长长久久的当下去。

只等此间事了,我不拘找个山崖、河道,凭我的功夫,弄个失足落水的假像,便可回恢女儿身,得以解脱。你说我要学这些个唠叨子做什么?

“云飞!既然这几日你皆在城中转悠,想来对本城情况,应是了如指掌了吧!有什么良策,但说无妨,我必定洗耳恭听,任凭驱使!”

瞧,有我这么大度的上司吗?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发挥到极至。只要用人得当,何需事事亲恭!

“莫颜!”原来徐徐前行的慕云飞,突然止步,声量猛然提高一倍不止。倒颇有些吓人。

“呃?在!”下意识的回答后,我略有些悲愤的发现,我与他之间,似乎主宾之位颠倒,整个人似都被他吃得死死的。

心中小小唾弃一番自己很没有骨气的行径,然而面上已不由自主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谁让这形式比人强!

“莫颜,请问一下,若你当初并未在林中救下我,如今又当如何行事?”

慕云飞再次降下了音量,可话中,隐隐的怒意,却让我听得一头雾水:

“可我不是遇上你了。”

这是万幸,似乎,也是不幸?

“若当日我也身亡了呢?”

紧紧追问一句,虽然慕云飞的音量低了下来,我似乎却隐隐听到了磨牙之声。

“可你不是……”还活着三个字,不知怎么莫名消声。

看着眼前已眼显面沉如墨的少年,原来对答如流,倍觉得理所当然的心,隐隐生出一丝不确定。

如果当初……林中没有遇到慕云飞,难道我就会放弃女扮男装,替兄报仇了?

当然不!

哪怕手中半点线索也无,哪怕是不能借官府之力,我亦会穷其一生,追查真相,至死方休!

可明明现在并没有出现最坏的结果,但我,却为什么开始有了依赖?

慕云飞的话已然恢复了一惯的沉稳,可听在我耳中,却是句句如惊雷:

“昨夕把酒言欢,今朝天各一方,生死相隔,也是人生常态!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若你只想事事倚靠于人,若那依靠的人,突然不在了,你又当如何自处?”

授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

望着眼前明显陷入沉思的少女,慕云飞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茫,以淡淡的愧意:

“人生无常,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遇到什么,亲朋好友,不过暂时同行一段的路人,聚散无常,到最后,永远不会背叛的你,只有自己!”

这话,似警语,又似感悟,只可惜,被话中之意所震撼的我,根本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讲话之人语气中的隐隐忧伤。

眼见他起高楼!

眼见他宴宾客!

眼见他歌舞酣!

……眼见他,楼塌了!

这人生,不过一场起伏不定的大戏,空惆怅!慕云飞的嘴角,一抹苦涩的意味泛滥开来。

几次张嘴,我发现自己根本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其实这些道理,我不是不懂。可是从没有人,把这些,如此形象的描述出来,所以词穷。

“好了!走吧!”

我这里还正回味斟酌着,不知如何措词。那一边,慕云飞似乎已收拾好激荡的心情。突兀的转开了话题。

“呃!走?”我虽是随口应道,却脑子一时半会还真没转过弯来。半晌才抬头:“去哪?”

“要听民声的最好去处就是茶楼饭馆。现在已转了大半天,你不觉饿吗?还是,你准备回街门做饭?”

被他这么一说,我倒还真觉得饥肠辘辘。

至于回衙门的提议,那里的厨子厨娘,丫环仆役都是上任知县带了的,自然随着他的升职而离开。

而我,我就带了这个么师爷来上任,我这堂堂一县之令,会倒是会做饭,可就怕会吓坏旁观一干人等。

而这位比我更大牌的师爷。撇撇嘴,看着他衣袖飘然的样子,肯定也是所谓君子远庖厨的绝佳奉行者,我还是不指望的好。

“那就去饭庄吧!”

掂掂怀中的银袋,我估摸着,一顿两顿还行,可要是多了,我这可怜的小荷包,只怕是支持不住的。

“你请客!”登鼻子上脸指的就是慕云飞这号人吧?

“好!”懒得计较这些个枝未细节,我满口应道,心里合计着,回衙门第一件事,就是招个厨子。

民以食为天!

《红妆县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