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溺宠一等小嫩妻》宠溺一等洗嫩妻 Basher 溺宠一等小嫩妻罗御

溺宠一等小嫩妻

职场已完结

新书《溺宠一等小嫩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小汐月,主角米琴依,金云豪,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出众别致的外表,凹凸有致的身材,只是一眼,米琴依就知道自己,比不上眼前这个叫傲清的女人。 不动声色地低垂眼眸,米琴依一言不发,假

|更新:2020-08-27 00:03: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溺宠一等小嫩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小汐月,主角米琴依,金云豪,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出众别致的外表,凹凸有致的身材,只是一眼,米琴依就知道自己,比不上眼前这个叫傲清的女人。 不动声色地低垂眼眸,米琴依一言不发,假

《溺宠一等小嫩妻》免费试读

出众别致的外表,凹凸有致的身材,只是一眼,米琴依就知道自己,比不上眼前这个叫傲清的女人。

不动声色地低垂眼眸,米琴依一言不发,假装没有理会谈话的两人,静静地呆在金云豪的身边,宛如一个安静的小媳妇。

“Sorry,介意我借一下你老公吗?”突然,一句区别于公谈的话语闯入了米琴依的耳中,久久,她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对她说的。

茫然地抬起眸子,看着眼前光芒万丈的女人,虽然她微笑着,很礼貌,但米琴依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一股压迫的气势。

连示威和夺人都那么光明正大,气势磅礴,米琴依在心里撇撇嘴,不情愿也没表现出来,她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有什么权利干涉和过问他的私事呢?

“没问题。”温柔而强装镇定的声音伪装得很好,金云豪没有听出她内心的慌乱。

反倒是傲清,意味深长地看了米琴依一眼,什么也没说,领着金云豪转身朝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就这么跟我走,不怕你那媳妇吃醋吗?”走在前头的傲清打趣地说道。

“吃醋?我从来没见过。”说起来她虽然喜欢吃加了醋的菜,可是在他身上的醋,她从来都视而不见。

“是么?”同样身为女人的傲清,直觉当然比金云豪要好些,不过她不喜欢干涉别人的事,所以也没往下说。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米琴依觉得两人甚是般配,甚至有一种错觉,他们才应该在一起。

眼眸中的光逐渐黯淡下来,环顾热闹的宴会现场,米琴依却找不到一个熟悉的人。

也对,这里是上流社会的主场,这三年,她除了在别墅里呆着,就没有去任何的地方,自然也不会认识人。

加上,尽管米琴依的身份是金云豪的妻子,但没有求婚,没有婚礼,连新闻发布会都没有,圈里的人,早就把她归列为情人或者女伴的行列了。

举着一杯果汁走到了一个稍微安静的角落,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姿态优雅,纵然她是落魄,是丧家之犬,可是骨子里那份傲然依然还在,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深深地刻在了她的骨子里。

一旁的人见到穿着平庸,浑身上下没有一件拿得出手的饰品的米琴依,纷纷露出了鄙夷嘲笑的眼神,在那里毫不忌讳地窃窃私语。

她们当然清楚米琴依是谁,也妒忌这个忽然横空出世的女人成为了金云豪的身边人,可看到她素雅的装扮,明明身上什么都没有,却还要摆出一幅大家闺秀的模样做给别人看,顿时她们心里的厌恶又多了几分。

可是再看看米琴依寒酸的打扮,又愉悦了几分,起码这在她们看来,米琴依根本不受金云豪待见,不然怎么会穿这么普通的衣服和首饰就出来了?肯定是找不到可以炫耀的东西!嫉妒之人在心里恶狠狠地想着。

殊不知,米琴依并不是没有,而是不愿意去穿戴那些奢华的东西,她不喜欢张扬,金云豪也没有在这方面过分地要求她。

她认为,穿得得体,对得起别人,符合礼仪便可以了,没必要为了无谓的较劲而把自己打扮成孔雀。

可她的情敌们可不这么想,当然米琴依也不了解她们的想法。

“哟,不是金总的小情人吗?”带头的花蝴蝶左顾右盼了一番,确定没有金云豪的身影,而大家也没有关注她们这边,她才大胆地上前去挑衅。

闻言抬头,米琴依快速地打量了挡在自己眼前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她认得,借金云豪炒过绯闻的野模,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米琴依也没有兴趣和她们纠缠。

冷冷地扫了她们一眼,米琴依放下手中的果汁杯,起身想要换一个地方清净。

见到米琴依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一句话也没说起身就想离开,甚是嚣张,那只花蝴蝶野模顿时火冒三丈,气急败坏地把米琴依拉了回来。

重心的忽然改变,令米琴依始料未及,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一靠,重新坐到了位置上。

还没回神过来,一股力量压制在了她的双肩,制止住了米琴依的行动。

“呵,很拽?不就是个见不得人的床伴么?你真以为金云豪把你带出来你就正位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

嫉妒难听的话语从花蝴蝶艳丽的红唇中吐露出来,居高临下地她得意地看着米琴依,等着她流露出无地自容的表情。

可惜米琴依并没有如她所愿,沉默了片刻,她才抬头,用温柔没有任何威慑力的声音说道:“说完了吗?说完了,麻烦松开手,我要走了。”

话很冷厉,但是配上米琴依温柔似水的声音,顿时变得毫无威慑力。

“走?你什么身份?真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被米琴依的态度激惹得更加气急败坏,嘲讽了一句,用眼神示意自己身边的朋友。

收到她眼神中的讯息,不动声色地拿过一杯果汁,递给了花蝴蝶。

“哼!”冷笑了一声,花蝴蝶将手中的果汁拿到了米琴依的头顶上,阴冷的视线,看着倾斜的被子中倒下的果汁,顷刻间全数落在了米琴依的头上。

粘腻的感觉袭来,果汁的芬芳扑鼻,“滴答滴答”的,一颗颗小水珠顺着发丝,从发尾滴落下来。

整个过程,米琴依都没有任何暴躁生气的反应,仅仅是保持安静地坐在那儿,不哭不闹。

她不是没有感觉,她甚至觉得很委屈,明明是金云豪让她做他的妻子,却要忍受着别人的诽谤,以及此刻的侮辱,她觉得自己很懦弱,很没有用。

可她又能说什么?对方那么多人,她根本没办法保护自己。

“你们在做什么?”

正当那只花蝴蝶得意之时,一把充满危险,低沉而阴郁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花蝴蝶不是傻瓜,自然听得出这句话里所压抑的愤怒,而如此熟悉的声音,更让她心里“咯噔”一声,不安地转过身去。

如她所料,来人正是金云豪,他那满脸的阴沉,眉宇间透露出来的戾气,以及眼神中迸发出的怒火,都似要将她狠狠地撕碎。

“金……金总……”花蝴蝶的声音变得颤抖了起来,不安地看了看狼狈的米琴依,又看了看金云豪,顿时没了刚才的气焰,心里更是没了底。

没有理会花蝴蝶,金云豪穿过人群,来到了米琴依的跟前,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

略施粉黛的脸上虽然被果汁打湿,但是原本就姣好的面容和肌肤,本就不需要太浓妆艳抹,所以没有妆花掉的那种让人惊悚的感觉。

随意盘起的长发已然散落,柔顺的头发完全被打湿,全然没有刚进来时优雅的模样。

“走了。”没有过多的话语,金云豪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了自己的西装罩在了她的身上。

未等她从惊讶中反应过来的时候,金云豪迅速地弯下身体,动作利落地将米琴依轻巧的身体横抱起来。

“啊……”惊恐促使米琴依下意识地低呼了一声,把周围的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而站在一旁,刚才还在挑衅嘲讽米琴依的花蝴蝶,已经完全呆住了。

“我自己可以走。”金云豪无视一路上宴会宾客投来的探究和奇怪的目光,神情自若地往门外走着。

金云豪没有理会米琴依的言语反抗,而是用手将她的头按压在自己的胸前,口是心非道:“别给我丢脸。”

声音很暖,让米琴依感到心安,就好像他给了自己庇护。

脏兮兮的脸上还和着未干的果汁,但他毫不介意这会弄脏他的衣服。

脸紧紧地贴在他健硕的胸口前,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属于他的温度,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让米琴依觉得自己有了依靠。

多久了,她以为自己失去了家,失去了一切,可是这一刻,米琴依似乎又找到家的感觉,有依靠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漂泊的小船,迷茫地漫无目的地漂着,不知道自己的归处,却突然,闯入了一个港湾,紧接着,又依赖上了这里。

没错,依赖。

米琴依依赖上了金云豪,她以为他们自己没有太多交集,可是这三年,他看似疏远,却对她生活的每一处无微不至,再细想,每个节日或者重要的日子,他总会陪着自己,本以为这是他的随心,现在看来,一切都似乎有意而为。

他们是从陌生人就确认了夫妻关系,可是不过是名义上的,而相处方式,犹如相敬如宾的老夫妻。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怪异吧!

然而今天,行为举止不同于寻常的金云豪,好像在把他们之间那层不自在的膜捅破,米琴依也认识到,金云豪给了自己另一个家,虽然疏远,但不知不觉中,她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家人。

心底里,有一股不寻常的感情在慢慢苏醒,米琴依开始发现,开始注视。

三年了,事情过去三年了,当年忘不了的他也离开三年了,杳无音信,是不是该放下了?

《溺宠一等小嫩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