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佛系战国》佛之战国vs卡普 免费试读 佛系战国NP文

佛系战国

历史连载中

火爆新书《佛系战国》是天一生氺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钟离,成侯,书中主要讲述了: 公孙闬仓皇逃窜,钟离站在原地挥了挥手。 围观群众们一脸茫然,热闹没看上,重金也没有,人倒是先跑了。 因为公孙闬落荒而逃,围观的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1 12:07: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佛系战国》是天一生氺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钟离,成侯,书中主要讲述了: 公孙闬仓皇逃窜,钟离站在原地挥了挥手。 围观群众们一脸茫然,热闹没看上,重金也没有,人倒是先跑了。 因为公孙闬落荒而逃,围观的路

《佛系战国》免费试读

公孙闬仓皇逃窜,钟离站在原地挥了挥手。

围观群众们一脸茫然,热闹没看上,重金也没有,人倒是先跑了。

因为公孙闬落荒而逃,围观的路人也就各自散了,钟离笑眯眯的拍了拍小春儿的头顶,说:“走吧,回家去,提这么多东西怪累的。”

钟离春十分听话,立刻使劲点头,说:“嗯!回家吃肉啦!”

两个人进城一趟,没想到管了一遭闲事儿,随便又逛了逛,见到好玩意儿给小女儿买了些,也就准备拾掇拾掇回家去了。

两个人趁着天色还亮,出了城,往茅舍而去。

钟离的住处十分别致,周围没有旁的人家,只这么一处茅舍,虽然不算很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临着一片水,精致别致静雅。

钟离住在这边,顿时有一种土财主的感觉,好像这片湖也是他们家的一样……

钟离带着小女儿回来,遥遥的打眼一看,按理来说他们家平日里没什么人走动,倘或有人,也是一些来求助的难民。

从未这么大排场过……

此时的茅舍旁边,清一色的白色骏马,一字排开,大约有六七匹,每一匹马旁边,都有一个侍者牵着马缰,扶着马辔头,恭敬的垂首而立。

那些侍者腰上还佩戴着武器,一看就不是什么了路过的商贾。

钟离带着小女儿走过去,就看到树林旁,临着水,一个衣衫飘飘,判若谪仙的美男子,正席地而坐,临湖抚琴。

钟离眼皮一跳……

这形貌昳丽,优雅别致的美男子还能是谁?不正是鼓琴自荐,官居高位的齐国成侯,邹忌么?

方才在城里,钟离给了成侯的门人公孙闬,两个“耳刮子”,没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邹忌竟然直接大驾光临,空降寒舍……

钟离能不知道邹忌的来意?

他笑了一声,走上前去,一脸客气的拱手道:“呦,这是成侯?许久未见,成侯越发雅致了?”

邹忌其实早就听到了钟离的脚步声,但却未先开口,等钟离先开口寒暄了,这才放下琴来,长身而起,掸了掸自己的袍子。

邹忌满面微笑,他本就是齐国鼎鼎大名的美男子,形貌昳丽不在话下,笑得又如此谦和,若是不熟悉的人见了,恐怕定要以为邹忌本就是如此随和之人。

其实呢?

邹忌除了聪慧善辩,怕也只有铁手腕最是出名了。

邹忌淡淡的道:“经月不见,钟离先生倒是越发的悠闲了。”

钟离笑着道:“有了房舍,还有个把金子,除了闲的长毛,也没其他事情好做。哪像成侯,整日忧国忧民,钟离一截凡夫俗子,是万不能及的。”

成侯听他奉承自己,轻笑了一声,但意义不明,道:“忌有两句话,想与钟离先生详谈,不知可否入内说话?”

钟离点了点头,让开一步,说:“请、请。”

他说着,转头又对小春儿说:“春儿,去那边抓两条鱼来,一会儿晚上咱们烤了吃。”

“好!”

小春儿虽然十分不解,今儿个已经去买了许多的肉来,怎么还要抓鱼吃?但是爸爸已经开口了,小春儿不疑有他,立刻点头答应,脆生生的应了声,蹦跳跳的往河边去了。

钟离支开女儿,请邹忌进了茅舍。

邹忌负着手,走进舍中,稍微打量了一眼四周。

趁着邹忌打量四周的时候,钟离也打量了一眼邹忌,邹忌进舍没有脱鞋,也没有要坐的意思。

钟离笑了笑,没言语,他心中明白,邹忌虽然看起来亲近随和,没什么架子,但是其实他心中多半是看自己不起的。

钟离的茅舍虽然不大,但是整齐干净,邹忌进来之后并没有脱鞋,眼光很随意,似乎透露着一种不屑。

邹忌看了一圈,回过神来,理了理自己的袖袍,道:“不瞒钟离先生,忌今日而来,确实有事。”

钟离笑着道:“我和女儿在这里落脚,平日里也没什么熟人来拜访,钟离还想着许多次,不知是哪位故交会第一个光临寒舍,没成想,竟是成侯了?”

邹忌皮笑肉不笑的挑了挑嘴,道:“忌本也不大想打扰钟离先生清净,可偏偏……钟离先生上赶着往前递?钟离先生既已不管俗事,作甚伸这个手?难不成……故意消遣忌么?”

果然。

钟离心想,成侯果然是来问罪的,钟离也想到了此节,只是没想到,成侯动作这么快,就来兴师问罪了,而且排场还不小。

钟离笑了笑,面上一派轻松,似抓到了什么重点,道:“这么说来……公孙兄弟还真是成侯的门人了?”

邹忌脸色一僵,眼神扫向钟离,方才的随和已然不见,染上了一丝丝的锐利。

钟离笑道:“成侯莫急,不管公孙兄弟是不是成侯的人,这有什么打紧?说句没脸的大话,到头来,成侯还要感谢钟离。”

邹忌冷笑一声,道:“你倒说说看。”

钟离有条不紊的慢慢道:“钟离心里清楚,成侯与田将军的事情,三言两语也说不出谁对谁错来,再者说,按照自己的方式效忠,也没有对错可言,但是成侯可曾想过……”

他没有立刻切入正题,而是稍微“奉承”了之邹忌两句,历史上的忠奸本就没有一棒子打死的事情,更何况是战火纷飞,谁也说不清理的战国时期?

钟离“奉承”了邹忌,别看只是三言两语,但是都说到了邹忌的心坎儿里,成侯的脸色瞬间就平和了一些,看着钟离的眼神,也没有方才那般锐利。

钟离这才继续又道:“但是成侯可曾想过,如今秦国正在悄然崛起,南面的楚国又虎视眈眈,齐国这些年,尽数把心思放在如何和魏国争雄之上,全然忽略了秦国和楚国这两个大国的存在……退一步讲,就算齐国与秦国,中间隔着魏国,秦国再强大,也无法逾越魏国来对齐国不利,但楚国呢?”

他说着,邹忌眯了眯眼睛,没有打断钟离的话。

钟离接着道:“楚国对咱们齐国一直虎视眈眈,此次王上在徐州封王,楚国多有不满,无须旁人多言半句,成侯也知,楚国正在调兵遣将,随时都会攻打齐国,树立威信……”

“眼下真的撸掉田将军,成侯自问,可是明智之选?徐州若无人镇守,很可能一口被吞,再者……王上刚刚称王,若是吃了败仗,颜面可好看的了?”

若是吃了败仗……

其实钟离心里知道,历史上本就是齐王吃了败仗的,这一仗楚王熊商打得齐军大败,徐州之战,楚军大败齐国,这可是楚王熊商在位期间,最辉煌的一场战役。

历史上的这个时期,田忌还没有被迫逃亡楚国,饶是这样,齐军也败的难堪,若是田忌这时候真的被邹忌逼迫逃楚,楚王得了田忌这样的大将……

田忌新仇旧恨加一起,别说是徐州了,平陆都危险。

钟离本不想管这个闲事,虽然不为了国家大计着想,但是总要考虑考虑齐国的版图,等着自己女儿做了齐国王后,别到时候齐国版图只有芝麻绿豆大,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钟离“苦口婆心”,成侯似乎有些动容,虽然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眼神微不可见的晃了一下,似在考虑钟离所言。

邹忌缓缓的道:“王上才收了人才黔夫,黔夫手握兵马七千,治军严格,何愁徐州会败?”

钟离微笑道:“成侯说得好,也说的在理,但是问题在于……黔夫刚刚收编齐国,王上真的信得过黔夫么?若是徐州真有变故,王上定不会让黔夫出战,这一点……怕是成侯也心知肚明。”

成侯没有立刻接话,茅舍中一下陷入了寂静。

这时候就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小春儿已经跳窜窜的从外面跑进来,两只手抓着一尾活蹦乱跳的鱼,奶声奶气的道:“粑粑!粑粑!鱼儿!鱼儿!春儿抓到啦!”

钟离见小女儿进来,就笑着对成侯道:“成侯,钟离该说的话,已经全部说完了,到底如何,全在成侯决议,不过有句话说的不错……”

钟离顿了顿,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成侯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邹忌眼看着小春儿欢快的跑进来,那尾活蹦乱跳的鱼甩着尾巴,“噼里啪啦”的挣着水,突然笑道:“君子?”

他说着,看向钟离的眼神,仿佛没有方才那般不屑,还拱了一下手作礼,道:“钟离先生教诲,忌已铭记在心,今日多有叨扰……告辞了。”

钟离见他作别,当即松了口气,连忙送成侯出茅舍。

成侯翻身上马,从者簇拥,派头排场果然不小,眼看就要扬鞭离开。

就在此时,成侯突然勒住马缰,说:“险些忘了。”

钟离抬头看着成侯,邹忌笑了笑,道:“太子前些亦回了临淄,多有挂念钟离先生,托忌向先生问好。”

《佛系战国》 免费阅读章节

《佛系战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