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傲娇秦少溺宠妻 18禁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字母文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

现代言情连载中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为青蓝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次日早上,敬儒风像往常一样,健完身走进餐厅时,柳轻扬已做好早餐并已坐在餐桌边开始用早餐。 她低头用餐,看上去精神有些不太好,像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6 00:08: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为青蓝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次日早上,敬儒风像往常一样,健完身走进餐厅时,柳轻扬已做好早餐并已坐在餐桌边开始用早餐。 她低头用餐,看上去精神有些不太好,像是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免费试读

次日早上,敬儒风像往常一样,健完身走进餐厅时,柳轻扬已做好早餐并已坐在餐桌边开始用早餐。

她低头用餐,看上去精神有些不太好,像是一夜没睡,显得有些困乏。

“早”

敬儒风主动先开口打招呼,声音很轻柔、很好听。

他从昨晚吃晚饭后,就一直没见到过柳轻扬,他不确定柳轻扬是不是真的在回避;说是在回避或不想理他,可是又给他做早餐了,这让他完全猜不透柳轻扬到是什么心思。

“早”

柳轻扬抬头看一眼敬儒风轻应,随即,又低下头用餐。

听到回应,敬儒风唇角不禁就勾扬起来,只是,见她眼神闪烁,像只是在确认什么,心里又不禁显得有些失落。

敬儒风去厨房洗了手、拿了矿泉水后就出来,然后,坐到位子上,几欲想开口说什么,但都欲言又止。

直到用餐结束,柳轻扬收起两个人的餐具转去厨房清洗,两人都没有开口说什么。

敬儒风听着从厨房传来的洗碗动静,心里犹豫不决之余,只好在郁闷中起身离开餐厅,上楼收拾,准备去上班。

敬儒风沐浴、收拾好,从房间内开门出来,看到柳轻扬双手插着背带裤兜侧站在门外,低着头看着脚尖,右脚不停地踩蹭地板,身形轻微地一晃一晃。

他眼前情不自禁地一亮,即刻隐着高兴道:“有事啊?”

“嗯”柳轻扬抬头转向敬儒风,右手从兜内拿出来,就将一块纯白玉坠递他,“给你这个。”

敬儒风一脸惊愕地伸右手接过玉坠,随即好奇、疑惑莫名地翻看起来

玉坠不大,比他拇指大一点,双面弧形,雕纹却很奇特,图纹覆完整块玉面,一气贯成又交替成图,就像图形一直在回旋交替着,总在生生不息、交替轮回。

“扬子,为什么送这个?”

见柳轻扬要迈步走开,敬儒风急忙开口问道。

“随身携带,别弄丢了。”

柳轻扬直接提要求,她并不想回答说:送他玉坠是为了镇阴邪,禁止杨乔依近他周身。

“你昨晚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什么?”敬儒风急忙追问。

“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柳轻扬说得很坚决。

‘可有些事,却没法装作不知道。’敬儒风心里嘀咕着,却没说出口。

“你看到的,是和我有关的吗?”

“你该出门了,路上小心。”

柳轻扬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门走。

“你是不是一晚没睡?”

敬儒风知道柳轻扬绝不会说,所以就不打算刨根问底,让她为难。

“嗯,现在要去睡。”

柳轻扬停在房门口,很疲惫地开门。

敬儒风心里瞬间震惊至极,突然疾步向前,一到柳轻扬身后,右手直接搂上她的脖子,紧搂进怀里,将下巴支到她头顶上。

“前天,一开始,我是想把你当成别人的,但从电影院出来后,我是在和你约会,没法把你当成别人。”

柳轻扬先是一惊,随即又觉得不太可能,但她并不想多说什么,浪费唇舌。

“不要从我身边突然消失,让我见不到你。”

敬儒风说得很低沉,像是在请求,带着一丝伤感。

“我真的困了,要去睡觉。”

没有任何回应,敬儒风觉得是意料之中,但如此冷淡,却又是意料之外;随即,在失落之中,只好慢慢地放开柳轻扬。

柳轻扬迈步进门后,直接关上门。

敬儒风站原地,抬起右手,看着中的玉坠,心想:柳轻扬言语上什么也不说,对他应该是有心的吧?否则,也不会熬一通宵为他制作玉坠,给他做护身符。

想明这些,敬儒风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随即,迈步走向楼梯口。

房门后,柳轻扬有些不知所措地愣站着,直到听见敬儒风离开的脚步声并慢慢走远,她心里才逐渐安定下来,重重地松口气。然后,才迈步去浴室,打算先去沐浴,再好好睡一觉。

傍晚6点半,一天下来,心情都很好的敬儒风依旧踩点进门,然后,在客厅放下东西,就转去餐厅。

他进餐厅时,柳轻还在厨房里炒菜。

见餐桌上摆有四个菜,菜样一般,没什么特别,他即刻知道柳轻扬心情一般,不好也不坏,做饭只是在例行公式。

他心里就猜测,应该是柳轻扬作息巅倒,所以,没休息好,导致心情不佳。

他径直走向厨房,一到门口,就见柳轻扬正背对门口炒菜。

他在门口静站片刻,不知该说什么,就沉默不语地去碗池边洗手,然后,主动去盛饭,之后,就转回餐厅。

他的言行举止,显得很小心翼翼,好像就怕不小心惹到柳轻扬生气,然后,不理他或从他面前消失。

柳轻扬炒完菜后,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敬儒风正坐在桌边等待,左手轻握拳、抵着脸颊,右手拿着筷子,筷尖搭在米饭上,却没有要动筷的意思;脸上好像是在痴笑,像个怀春的少年。

柳轻扬没过多去在意,一边若无其事地走向餐桌,一边快速地扫视餐厅,见什么阴物也没有,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吃饭吧!”

柳轻扬把菜摆上后,就直接坐到敬儒风对面。

敬儒风只是一脸含笑,没应,他看着柳轻扬拿起碗筷,开始吃饭了,却还是没有要动筷的意思;手上的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着碗里的米饭。

柳轻扬感觉敬儒风的视线一直驻留在她脸上,就直接抬起眼睑,冷眼对视过去。

“看我干嘛?不想吃就出去。”

她心想:这家伙是不是又想找不痛快?让她没胃口。

“好,吃饭。”

敬儒风微笑着应完,就马上拿起碗,开始吃饭。

晚饭快结束时,敬儒风微笑着,突然又开口:“扬子,你是不是喜欢我?”

“少往脸上贴金,自作多情。”

柳轻扬看也不看就脱口而出。

“不喜欢吗?为什么?”

敬儒风微笑着又问,他自行反向理解,所以,并不去在意什么。

“你也就皮相好看一点,声音好听一点,有那么点能耐,其他的,一无是处。”

柳轻扬轻淡地说完,就趴吃着碗里仅剩的米饭。

敬儒风莞尔一笑,即刻愉悦地说:“也就是说,你还是喜欢的。”

“说你皮相好,那都是你父母给的,又不是你努力得来的,你得瑟什么?”柳轻扬放下碗筷,抽取一张纸巾拭嘴,就站起身,“你来洗碗。”

看着柳轻扬转身离开,顺便把纸巾扔进垃圾篓里,敬儒风只笑而不语。

他明白柳轻扬言外的意思:他就是从头到脚都是一无是处,根本没有值得得意、炫耀的资本,魅力就更谈不上,所以,喜欢他更谈不上。

不过,他觉得柳轻扬是在言不由衷,因为她对他越来越不客气了,已经没把做饭当成只是她的工作了。

她做饭,他来收拾、洗碗、善后,这是分工合作,相互分摊。好像寻常夫妻都是如此的。

想到这儿,敬儒风脸上的笑容即刻灿烂无比,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