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赏花人》赏花人的心境 GC 赏花人同志

赏花人

玄幻言情连载中

墨烦君新书《赏花人》由墨烦君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袅音,关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袅音是知道,然而蒲梧却吃了一惊,道:“敛繁……敛繁殿下?!” 看看他惊疑不定的表情,再想想那些坊中流言,墨无归心中雪亮,暗里发苦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2 08:02: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墨烦君新书《赏花人》由墨烦君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袅音,关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袅音是知道,然而蒲梧却吃了一惊,道:“敛繁……敛繁殿下?!” 看看他惊疑不定的表情,再想想那些坊中流言,墨无归心中雪亮,暗里发苦

《赏花人》免费试读

袅音是知道,然而蒲梧却吃了一惊,道:“敛繁……敛繁殿下?!”

看看他惊疑不定的表情,再想想那些坊中流言,墨无归心中雪亮,暗里发苦,脸上还是平平静静的,道:“是我。”

蒲梧有些尴尬的样子。袅音语带警告意味:“蒲梧,你想什么呢?”

蒲梧立刻正色,道:“没有!”他摸摸鼻子看墨无归一眼,岔开话题道:“那个,不知敛繁殿下来此处作甚?”

墨无归淡定地顺着台阶下,道:“来看看袅音君。”

她道:“我观予恒尊的样子,不像是要将袅音君如何,倒像是……袅音君,我知有所不妥,但还是要多嘴问一句:你同予恒尊是有何渊源么?”

关涯月当时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若是真的想对袅音不利,断然不会随意将她安排在这里,更不会允许蒲梧留在她身边。墨无归还算了解关涯月,看关涯月这个样子,倒像是……有些对袅音过意不去,暂且随便找个借口留住她,留待之后再做定论。

原本探听他人私事是很失礼的行为,但墨无归语气恳切,一派诚心实意,并不让人觉得反感。袅音道:“敛繁殿下对予恒尊素来上心,这我看得出来。既然殿下问了,无论如何,我自不会有所隐瞒。”

墨无归道:“多谢。”

袅音倾身下榻,蒲梧扶住她,却被她推开,墨无归见状便要上手去扶,正托住袅音的手臂,冷不丁她突然就冲墨无归跪了下来。

墨无归心中略惊了一下,心道怎么一个个都要跪我?!千冠是,袅音也是。连忙要扶袅音起来,口里道:“袅音君这是何故?!快些起来,吾辈受不得!”

这一惊之下却是脱口而出了旧时自称,墨无归心神略微飘了一飘,袅音对着她便又是一拜,受了这一拜后,墨无归定下心神来,将她扶起,无奈道:“何必。”

袅音道:“多谢敛繁殿下。”

蒲梧在旁边也是吓了一跳,这时殷殷扶过袅音,道:“你突然干什么?怎么了吗?多谢什么?”

袅音不答。蒲梧不知道,墨无归却是懂了,稍一思索,便已捋个大概。

囚褐岭之所以叫囚褐岭,皆是因了岭上的囚褐草。囚褐岭乃石蚕族聚居之地,石蚕族有个习俗:每位族人逝去,都会被葬在同一片特定土地上。石蚕死时会化作寸许长的本身,渐渐消融成土地养料,但因为体内修为并不消减,于是日积月累,那片特定之地周围的植物皆受此影响,具有奇特效用,最出名的,便是这囚褐草。

囚褐草,顾名思义,囚的“褐”便是指通体呈褐色的石蚕,但它却不是其它植物异变而成,而是石蚕族人死后的妖核在地下渐渐连在一处,长出的一株妖核草。石蚕族视此为族人生前的所有罪孽,认为这草是在将所有罪孽囚在一处度化,警醒后人不可有妄念,因而无论是本族异族,皆不可妄动此草——即便它能够使人修为大进。

无数妖核滋养出的一株奇草,蕴着多少修为,自是不应为外人道也,可既然确有此事,便不可能瞒得住;瞒不住,那便只好藏住了。石蚕族的迷阵是六境一绝,除本族人以族令为信物,任何人也无法破开迷阵,防御滴水不漏,教心怀不轨的贼人束手无策。

但,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想必袅音便是石蚕族人,不知为何得了族令,阴差阳错之下,将关涯月带了进去。而囚褐草理论上是能使人修为大进,但毕竟不曾有人真的吸收过,不知道有什么副作用,关涯月就做了一回先例,亲身将这副作用试了出来。

结果就是,关涯月狂性大发,险些将整个囚褐岭屠个一干二净。

当初墨无归赶到时,基本上是来不及了,她寻遍整个囚褐岭,也只寻到了数十名奄奄一息的石蚕族人,她以自身神血为引,将本源脉息渡了过去,修为大损,这才勉强救活他们。而关涯月那个时候已经神志不清了,便被她偷偷摸摸送回了千草族。

石蚕族并非什么大家族,但一夜之间气数便已尽,还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墨无归又是废了好大一番力气,方才压下此事,忙得焦头烂额。石蚕族念她恩情,不曾对她的所作所为有所翻覆,但心中大恨也不曾平息半分,默默休养生息,蛰伏起来。

这千冠约莫就是来寻关涯月仇的,他对关涯月恨入骨髓,对引狼入室的袅音自当是怨恨的,但不知二人从前有何因何故,千冠看上去却有些在意袅音的,想来从前应当关系匪浅。

墨无归对此虽好奇,却也不会多问,只是问过袅音为何会将关涯月带入石蚕族墓,想知道个明白。

袅音现下身体已然无碍,只是脸色略显苍白,蒲梧硬是将她按在榻上重新坐好,她口里不甚耐烦,面上却无真的嫌弃之意,安定下来,便向墨无归道:“此事说来……”

她声音低低的带着万千情绪,睫毛半垂,一字一句无比清晰。

此事说来,并不如何复杂,究其根源,却要从袅音幼时说起。袅音自记事起便是个孤儿,由于伏花经常混战,这在妖族并不稀奇,多的是不知父母亲人为何物的流浪妖物,直到她长到八岁,被石蚕族长收养,才结束了流浪漂泊的生活。

族长家也有个小孩,就是千冠了,他们二人一起长大,亲密得很,族长是养她到后来便是当作童养媳来养的,若不是后来的事情无法挽回,想必他们如今都已成亲了。

因为幼时流浪在外,袅音吃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苦,因此怜悯之心很重,遇见什么景况不好的人便不忍心,能帮则帮,这自是好的,但日子久了,族中难免有些人心生不耐,觉得她真是多管闲事,要教训她一番。

她就是这个时候遇到的关涯月。彼时雎良容尸骨未寒,他一腔血气憋得无处发泄,又急于求成,竟生生将自己逼得走火入魔,满身伤痕。跌跌撞撞碰见一群人趁千冠不在将袅音堵住,急火攻心,当即发作,吓得那些人落荒而逃,也幸亏关涯月神志不清下准头不大行,否则他们一个个必然性命难保。

这一下发作过后,关涯月扑通一声,倒头栽在了地上,只剩下袅音一个小姑娘站在原地,满眼不知所措,手足无措。

茫然了好半天,袅音才努力提起了一口气,生拉硬拽的,鬼鬼祟祟的,硬是将关涯月拖回了自己的屋里,藏在了床底下。

《赏花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