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妃一笑黄金万两》挖机一响黄金万两 忠犬攻 王妃一笑黄金万两忠犬攻

王妃一笑黄金万两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王妃一笑黄金万两》是落九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歌,夏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临江的小镇到了夜里,水雾氤氲,潮气混着些许泪水的咸味,将悲伤蔓延开来。 得知星儿没能活下来的小晟哭地凄厉,小小的胸腔随着他的哭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7 00:09: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王妃一笑黄金万两》是落九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歌,夏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临江的小镇到了夜里,水雾氤氲,潮气混着些许泪水的咸味,将悲伤蔓延开来。 得知星儿没能活下来的小晟哭地凄厉,小小的胸腔随着他的哭泣

《王妃一笑黄金万两》免费试读

临江的小镇到了夜里,水雾氤氲,潮气混着些许泪水的咸味,将悲伤蔓延开来。

得知星儿没能活下来的小晟哭地凄厉,小小的胸腔随着他的哭泣剧烈抽搐着。安歌将他揽入怀里,轻轻拍着他那瘦骨嶙峋的背。

小晟就这样哭了许久,直到累得睡着。安歌将自己的披风罩在小晟的身上,将他抱回屋里,托夏蝉照顾。

夏蝉知道她这几日为了赈灾的事殚精竭虑,如今又见星儿没能活,心里抑郁,也不敢问她,只默默做着她交代的事。

安歌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恍惚之间听到委婉清亮的笛声飘过耳际,悠扬绵长,如泣如诉,仿佛是花儿零落,碾碎在她的心田。

她轻手轻脚地走出屋子,闻声寻过去,生怕惊扰了这吹笛之人。

她见到是他,有些吃惊。他一身冰蓝色的锦缎长袍,玄纹云袖,低垂着眼,沉浸在笛音袅袅中。

她的脚步到底还是惊扰了他,笛声缓缓停住。“殿下,惊扰您了。”安歌向公子霄福身行礼,她夜里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衣,显得更加清瘦。

“现下并无旁人,不必多礼。”公子霄收起玉笛,抬头望向她,弘瀡的眼睛似一汪秋水,格外温柔。

“安歌斗胆想问,殿下这支曲子,叫什么名字?莫名觉着贴合心境。”

“此曲名为《牵魂》。”公子霄把玩着手中的玉笛,淡然道,“有生者必有死,有始者必有终,自然之道也。希望你不要过于介怀。”

深秋,夜凉如水,雾气轻轻沾染上安歌的白衣,单薄的衣服微微贴近她柔弱的身子,隐约露出少女的曲线。

然而她的声音却是铿锵,“殿下,我知道在星儿这件事上我已经做不了什么,眼泪是最无用的。但我想查清这决堤的缘由,告慰上云镇无辜百姓的在天之灵。”

公子霄看着她纤瘦的女孩身子,似乎与这高洁志向毫不相关。

“这世上并不是什么事都有个缘由,你又何故执着?”尔后他微微笑了笑,“你这丫头,即便是要查决堤的缘由,也有夏大人,叶大人和傅大人。”

虽然知道这古代的礼教对女子不公,但她只想,至少是这一次,为星儿,小晟,为这些本应幸福美好,却因为洪灾而家庭支离破碎的孩子,尽绵薄之力。

她眸底神色坚定,“殿下,您夜奏《牵魂》,想必也是想要告慰孩子的亡灵。他们曾经活生生地在我们眼前哭闹,您心里惦记过他们,我也一样。我虽为女子,但既然来了,便应当出一份力。”

语毕,安歌又向公子霄行了一次礼,转身道,“天色晚了,殿下早点歇息。谢谢您的《牵魂》。”

她决心做的事,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次日的清晨,天刚蒙蒙亮,安歌就唤夏蝉给她准备一身男子的粗布衣裳。

“小姐,你这是想去哪?”夏蝉知道她如此乔装打扮,定不是跟去施粥。她把找来的百姓衣裳整齐地叠好,却将手压在衣服上,不让安歌取走。

安歌轻轻握住她的手,移到一旁,拿起那灰蓝色的粗布常服,“我打算去镇子上转转。你一定守口如瓶,切不可告诉爹爹和叶哥哥。”

“小姐!”夏蝉皱起眉头,拉住她,“咱们这一路来已经生了许多事端。现在上云镇刚刚平静一点,但不知外面是否还有流民,怕是不安全。”

“所以我这不是打扮成个粗人出去么?”她边说边换上那套百姓装扮,虽说夏蝉给她找的男孩衣裳,还是有些大。

换好装束,安歌又找来一顶斗笠戴上,这会儿真看不出是个官家姑娘。夏蝉见怎么劝都无用,只使劲嘱咐她早点回来。

临出门她又转头向夏蝉叮嘱道,“照顾好小晟。”

上云镇刚经历过洪水,低洼的小路积满了泥黄色的水。积水深的地方,有膝盖之高。

一些没那么粗壮的樟树,东倒西歪地横在路上。路边的结实些的木屋没被冲垮,门户却大开着,男人女人都不顾礼数,挽起裤管,趟在泥水中,用锅碗瓢盆把涌入屋内的积水舀出去。

安歌脚步灵动地跳跃着,小脚轻落在间或露出的土包上,能少沾染些泥水,这自然是前几日勤加练习烟羽步法的功劳,虽然没有炉火纯青,却也有不小的进步。

她沿着积水深处的方向一路走,越发往镇子的东面去。

“还有多余的窝头,有需要的乡亲们快来领取。”安歌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喊。

今日是谁在东城施粥?

她微微抬头向那声音望去,只见一个清秀的书生不太熟练地从麻袋里掏出窝头,旁边站着个腰间佩剑的冷峻少年,一声不吭地分粥。

今日是叶哥哥和楚王负责东城施粥!

来到上云镇以后,由于跟公子霄住在一个院子,平日又忙着赈灾。她这几日都没见着叶知行和魏灵均,也不知他们具体的时间安排,真是疏忽了。

叶知行一向严谨保守,若是被他发现,肯定当下就把她逮回去。

“这位兄弟,要个窝头吗?”叶知行见她路过粥棚,伸出手来招呼她,只当她是上云的灾民。

他这一叫,安歌更加紧张,她一只手轻轻压低斗笠的帽檐,眼睛只盯着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镇子东面因为靠近决堤的峡谷,受损严重,所以人并不多,她这形色匆匆,倒是显得有些奇怪。

魏灵均狐疑地瞥了她一眼,从上到下。瞧见她慌乱的脚步,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转过头去,又像是什么也没看见。

安歌逃开他们的视线,又往前走了几里地。

快到镇子东边的尽头,堆积的砂石泥土也越来越多,不是洼地的地方,几乎是被洪水冲刷下来的堤坝砂石残骸堆满了。

砂石中混着许多泥土,这泥土看起来有些异样,混着丝丝缕缕的白绿色纤维,像是密密麻麻的裹着什么植物,看起来不像是砂石落下后黏上的。

她瞧着这堤坝的残骸有些奇怪,不知这裹着的纤维是什么东西。

安歌摘下头上的斗笠,在里面垫上一块破布,手边也没什么合适的工具,她便打算徒手挖一些样本回去给傅守源瞧瞧。

她也顾不上别的,纤葱如玉的小手一把抓进砂石泥土里,指缝间塞满了泥沙。指尖有些隐隐的疼痛,但糊着泥土也看不清哪里受了伤,她继续埋头挖土,直到那斗笠都装不下了。

不知不觉已是傍晚,残阳如血,她双手抱着斗笠,沉甸甸的,有一种满载而归的感觉。

《王妃一笑黄金万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