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穿越之齐女之福》穿越农家绣女喜临女 BL 穿越之齐女之福HE

穿越之齐女之福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菲尔,菲尔道的小说是《穿越之齐女之福》,它的作者是云外的云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书童瞪大双眼,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才到第一天就要打架?唉!就怕这小公子放假,一放假,自己屁股就要挨板子。一边无奈的想着,一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1 12:08: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菲尔,菲尔道的小说是《穿越之齐女之福》,它的作者是云外的云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书童瞪大双眼,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才到第一天就要打架?唉!就怕这小公子放假,一放假,自己屁股就要挨板子。一边无奈的想着,一边

《穿越之齐女之福》免费试读

书童瞪大双眼,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才到第一天就要打架?唉!就怕这小公子放假,一放假,自己屁股就要挨板子。一边无奈的想着,一边懒洋洋慢慢跟上,小公子在自己的地头上,倒不担心他会吃亏,这里的孩子哪个不认识他,又怎敢跟他动手?

小广小敞见张小公子冲过来,立刻将杨菲尔护在身后,各持一把抄网,摆出对抗的架势,他要想打到姐姐,先过了他俩这一关再说!

杨菲尔话一出口就已后悔,一时忘了这是完全没有人权的古代了,自己被人打死也就罢了,可别拖累了胡家一大家子。

不过打架她倒也没怕,前世做销售那么多年,害怕被人欺负,曾经专门去学过女子防身术,还为了健身学过拳击,对付一两个大汉不是问题,三四个的话也完全可以自保逃掉,这一段时间练瑜伽的同时,也都有将那些招式拿出来复习,虽说现在人小体弱,但是对方也只是个毛孩子而已,便也悄悄握紧双拳,蓄势待发。

那小正太冲到跟前,见三人丝毫不怯,不免多想了一步,自己虽有那书童跟着,但有母亲的嘱咐在先,他是断不会帮自己打架的,最多护着自己不受伤而已,看这两个男孩手上又有武器,身后的那丫头也气焰高涨,一副有恃无恐野性难驯的样子,想想自己双拳恐难敌六手,即便自己不会有事,却也难占到便宜,回去还要挨骂,何必自讨苦吃,遂临时改变策略,收起竹竿,继续言语攻击:

“难道我说的不对,你们不是捞这些螺丝回去吃吗?狗宁吃屎也不吃的东西,你们也吃?”言罢,更是摆出一副鄙夷之色。

杨菲尔一个大人心态,自然不会因此生气,只是这孩子目高于顶恃强凌弱,确实要好好教一教,便道:

“狗不能吃,但人能吃的东西多了,比如巧克力、葡萄、洋葱、大葱。狗都是不能吃的,可对于人来说就很好吃,又有营养,这里面难道就没有你吃过的?螺丝也是一样,做好了也很好吃!”

小正太一愣,这些东西狗都不能吃?怎么从未听说过?等等,巧克力是什么东西,能吃的吗?好吃吗?

自以为见多识广,瞧不起乡下人的小正太气焰有点下落,其他没听说过的就不说了,以免让这野丫头轻看,但是……他歪头侧脸拿一双丹凤眼睨着杨菲尔道:

“你个乡下的穷丫头,可别吹牛,你只说这螺丝怎么个好吃法,别想骗我!”

“何必骗你,明天中午你可来我家,我做给你尝尝,看我说的是真是假?”小丫头声音脆脆甜甜。

小正太一声嗤笑,道:“为何要等到明天,莫非你是想借机逃走?”

杨菲尔不屑一笑:“你一个公子郎君,自然不知,这螺丝里多有泥沙,须得养在水里加上油盐,放上一夜,让它将泥沙吐尽,方可烹煮,否则会影响口感。”

小正太听着,虽不知这螺丝到底如何吃法,却又仿佛有理,又不放心道:“那好,你家在哪?我先跟你去认个路,以防你仗着我不认识你家,你便可以躲过去。”

杨菲尔心道,真是个机灵鬼,但这汤家村总共也就这四五十户人家,就算她骗人,要找到她,也是不难,只不过多费些周折罢了。便对那小正太道:

“你确实不用跟着,我家也好找,村西头最后一家,门口种着美人蕉的就是,你若怕我骗你,你便打听双胞胎胡家便是。这个村里,就我们一家姓胡,也就我们一家有双胞胎。”说罢,转身提篮,带着双胞自往家去了。

留下小正太和他那个9527兀自愣神在河边。

第二天中午,小正太,也就是张小公子带着9527果然如约而至,也不多废话,进的堂屋就在桌前坐定,杨菲尔从锅里端出早已做好的一盘辣炒螺丝,又给他拿了几根竹签,便和小广小敞站在一边定定地看着他,道:“好了,你尝尝吧。”

张小公子狐疑的看着盘中螺丝,刚端来的时候,他就闻到扑鼻的辣香味道,像是可以吃的东西,可是没有筷子,只有竹签,张小公子看向杨菲尔道:

“这……怎么吃?”

杨菲尔无奈,只得坐下示范,左手捏起一颗螺丝,右手捏一根竹签,往螺丝盖上一挑,那盖儿倏地跳起来落在桌上,露出壳里青白沾着酱红的螺丝肉来,竹签再往那肉上一戳,一块完整的螺丝肉就被从壳里拖了出来,扔下空壳,将上面那块肉粒以下的软肉都掐下来扔在空壳一处,那也是不能吃的,此时竹签上只余那块肉粒,送肉入口,细细嚼动,虽然刚才也尝过,杨菲尔还是甚为自己的手艺折服,大料除尽泥腥,香味入肉三分,稍麻且辣,层次分明,肉粒弹性十足,颇有嚼劲。不由又捏起一个,如法炮制,一连吃了五个,这才停手,看向张小公子,道:

“看会了吗?”

张小公子一直紧盯杨菲尔吃法,看着委实不像在作假,是真正在享受美食的样子,便学着杨菲尔的动作,挑起盖儿,戳起螺丝肉,去掉不能吃的部分,送肉粒入口,随着牙齿嚼开肉粒,味蕾如同瞬间被叫醒,那麻,那辣,那香,化为一缕缕有生命的游丝,直往舌头里钻,张小公子也不言语,又送一粒入口,佐料的浓香伴着水产品特有的鲜香涨满了口腔,继续挑开一颗螺丝,再吃一粒入口,那香便再也盛不下了,就直往鼻子里钻,大脑接收到嗅觉传来的信息,不由深吸一口气,那香味便无处可逃,又回到口鼻间盘旋。

张小公子目瞪口呆,愣在当场。

小广小敞看张小公子发愣,毫不奇怪,知道这是被自家姐姐的手艺惊呆了。

上午刚烧好那会儿,姐姐给他俩尝了,果然好吃,便问姐姐怎么以前都不做这道菜来吃,还以为这螺丝只能喂鸡喂鸭呢。

可姐姐说家里有鱼有肉了,并不缺这个,说这个吃多了怕有什么寄生虫,不过偶尔吃一下没关系,还说吃这个毕竟耽误时间,只会在闲得没事干的时候才吃呢。

那边9527却不知自家公子何故,怎么才吃了几个就坐在那里发愣了,莫非是这菜中有毒,提着心忙过来询问道:“公子,你怎么了?”伸手就要晃公子的衣袖,张小公子伸手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又嚼了几下咽下,道:“我没事。”又去捏了一颗,再不说话,一口气将一盘吃的见底。

见盘中已空,张小公子放下竹签,在水盆中擦了皂角净手,9527递上手巾擦干,此时杨菲尔已将桌上残局收拾干净,竟还有空端上了两碗自采自炒的绿茶,茶水温热,恰能入口,应该是他进门就备下的,更觉这乡下丫头心细如发。茶水入口,茶叶的青涩味儿冲刷掉食物的浓墨重彩,让口中只余清爽,虽不是什么名贵好茶,此时喝来,却觉回味无穷,这丫头果然好心思!

吃了人家整治的好菜,又喝了人家冲泡的好茶,此时的张小公子一改前两次见面的痞赖模样,含笑道:

“小子前日多有冒犯,还口出狂言,竟忘了世外亦有高人之说,实在惭愧,还请小娘子原谅则个。”说话间和颜矜贵,显露几分大家公子那雍容之态。

听他一语言毕,杨菲尔只似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错,又怀疑眼前并不是向他扔石子的顽童,也不是那个持竹竿要来打她的那个纨绔,眼前的这个孩童,十岁的年纪,二十岁的容颜肃整,三十岁的谈吐,看来果然人是一个多面体,每一面都是给特定的人准备的。

这也是古代世家子弟教育的特点,活生生将一个可爱活泼(可恶顽劣)的孩童压制成一个老学究的模样,可一个孩子在装大人,一般情况下,大人都会配合他演戏,要抛书袋,从小到大的古装剧可不是白看的,当下应付道;

“雕虫小技而已,只不过自幼体弱,不能做活,又因病没有胃口,不免牙尖嘴叼,便好琢磨这些吃食做法,让公子见笑了。不过公子说的也没错,小门小户,家贫如洗,五谷难以为继,也只有将这些没人要的材料稍作加工,只求饱腹,哪里还能做他想。”

张小公子连忙道:“稍作加工就能有如此美味,也着实难能可贵,是为化腐朽为神奇。”

又上下左右打量屋内,见室虽是窄小,却是紧凑,虽是简陋,却是洁净,可见这家人虽是贫穷,日子过的却是一丝不苟,不由得对这家人油然而生一丝敬意。又道:

“昨日回去,我问过我家管事,说你家佃有十亩田地,其中水田就有九亩,为何小娘子还要说五谷难以为继?”

两人一问一答,都只看着对方,未料,在旁观人看来,一个十岁孩童,在人家的堂屋正襟危坐,双脚尚不能触地,就那样悬而垂之,却一副忧生忧民老成派头,另一个黄毛丫头,七八岁上下,对面而坐,对答如流,落落大方,谓为奇景。

9527从六岁被卖到张家做事,早已练就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来,便将此奇景暗暗记下,回去好一五一十道给主家大娘子听,看大娘子奇也不奇。

自家这小公子可是只有在他父亲张大官人面前,才会装出这副成熟练达模样,哪怕在大娘子面前也只做是一个未长大的孩童,今天却在这个黄毛穷丫头面前又这样装模作样,不知是为的哪般?

只听自家公子问那小娘子田地之事,9527便竖耳垂首听那小丫头怎么回答,这黄毛丫头总不会也懂种田的事儿吧?

《穿越之齐女之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