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世家女子图鉴》世家女子图鉴txt免费下载 弱受 世家女子图鉴耽美狼

世家女子图鉴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卿公度,成叔的小说是《世家女子图鉴》,它的作者是佛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新妇的牌位丢了,卿家众人不免面面相觑。 锦罗心里却一阵欢喜,想着自己终于不必于那些已故之人一起,恁般轻松。 卿公度却四处搜寻玉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5 16:02: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卿公度,成叔的小说是《世家女子图鉴》,它的作者是佛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新妇的牌位丢了,卿家众人不免面面相觑。 锦罗心里却一阵欢喜,想着自己终于不必于那些已故之人一起,恁般轻松。 卿公度却四处搜寻玉祯

《世家女子图鉴》免费试读

新妇的牌位丢了,卿家众人不免面面相觑。

锦罗心里却一阵欢喜,想着自己终于不必于那些已故之人一起,恁般轻松。

卿公度却四处搜寻玉祯的身影,果真不见小姑娘,心里感叹,这个小妹大概又惹祸了,于是拔步而出去寻找玉祯。

祠堂乃庄重之地,发生盗窃之事,非同小可,纵使卿寒山一向不过问家中事务,此事却不能含糊,不禁刷的冷下一张脸:“成叔何在?”

成叔,便是看管祠堂的老仆,祠堂出了状况,此时他已经在花厅外候着,听卿寒山传唤,他忙走了进来,先行礼:“王爷王妃。”

卿寒山神色凛然,目光中自带不怒而威的气势:“世子妃的牌位怎么会丢?”

成叔已经老迈,说话慢慢吞吞:“老奴也不知怎么回事,适才看见正堂的门开着一条缝,老奴觉着不对,进去看了看,发现少了世子妃的牌位。”

门开了一条缝,说明有人进去了,卿寒山更加不悦:“有人进去你竟然不知?”

成叔羞惭难当:“老奴,老奴只是去如厕,不想回来就发现正堂的门开了。”

卿寒山冷哼一声:“无论如何,世子妃的牌位丢失,你难辞其咎,来人,绑了。”

门外进来两个王府侍卫,直接奔向成叔。

成叔一把年纪,也还是吓得面如土色:“王爷,老奴冤枉!”

卿寒山不为所动。

没查清楚即行责罚,这似乎不太像丈夫行事的风格,宓氏满心狐疑,欲开口又闭口,这个时候劝丈夫,一旦对方不讲情面,自己也就没了面子,不如不说。

其他人都想过来求情,可又忌惮卿寒山的脾气,于是齐齐看向卿公致。

依着律法,亲王之继承人封世子,亲王的其他儿子封郡王,靖北王卿家的王爵世袭罔替,卿公度是承袭王位者,乃世子,是皇帝谕旨钦定,虽然没有封号,因其是预备靖北王,但有其封地,也有同卿寒山同等的俸禄,他还兼任靖北军三军统帅,十六岁即给皇上册封为一品大将军,另有俸禄可食,他姊妹不少,兄弟只同父异母的弟弟卿公致,依着规矩,作为庶出次子的卿公致便封为郡王,封号是其食邑岐远县,人称岐远郡王。

卿寒山虽然选了卿公度为继承人,但也很喜欢卿公致,这个儿子儒雅俊逸,又温和有礼,比之卿公度,除了少那么一点点丈夫气节,其他都不差,而卿公度善武,卿公致能文,两个儿子都是他心坎上的,所以平时他从来不会厚此薄彼,卿公度不在,众人晓得他喜欢卿公致,便想要卿公致过来求情。

卿公致正有此意,于是走过来向卿寒山道:“父王,成叔可是卿家的家生子,即使有错,也不至于重罚。”

卿寒山对卿公度,欣赏大于喜欢,多半是因为卿公度与狄凤鸣的事,卿寒山对卿公致,喜欢大于欣赏,次子习惯对他唯唯诺诺,但他也还是道:“祠堂乃重地,竟然有人擅闯,若非他是家生子,我会立即砍了他的脑袋。”

卿公致还想劝,卿寒山一摆手:“你且退下。”

看父亲脸色冰冷,卿公致便不敢赘言了。

卿公致都不管用,其他人也就知难而退。

卿寒山再下令:“成叔当差不利,推出去……杖责……二十。”

此事若换做旁人,至少杖责四十,他也知道成叔年迈受不得重罚,于是改做二十,这已经是底限。

众人还是大惊失色,想成叔走路都战战兢兢,一杖下去大概都会直接要了他的老命,只是没人敢求情,唯有看着成叔给退出花厅。

成叔亦是老泪纵横,哽咽道:“王爷,老奴知罪,老奴死而无憾。”

宓氏终究忍不住,侧头看了眼丈夫:“王爷……”

卿寒山绷着脸。

宓氏唯有轻轻一叹。

成叔给押到花厅外,便有人去取了木杖来,交给侍卫,这就要执行家法。

恰巧卿公度的长随,亦是他的行军打仗时的副将魏武经过看见,魏武与成叔颇有交情,见老人家给侍卫扭着,知道不妙,忙过来询问由头,听闻是祠堂失窃,他明白以他之力很难救下成叔,于是道:“世子说,杖下留人。”

侍卫们一怔,左右看不见卿公度,便欲奉命行事。

魏武一把抓住木杖:“待我找了世子来。”

侍卫们晓得魏武在卿家的地位,便暂时没有动手。

魏武匆匆跑走,可着王府的找,总算在后花园找到了卿公度,同在的还有玉祯,卿公度正询问玉祯:“是不是你偷了锦罗的牌位?”

玉祯扬着小脸:“锦罗是谁?叫得那么亲热。”

卿公度似笑非笑,轻轻拍了下小妹的脑袋:“油嘴滑舌,说啊,是不是你偷了长嫂的牌位?”

玉祯哼了声:“谁是长嫂?你不是一直打算娶凤鸣姐么。”

小姑娘如此抵触,卿公度便了然于心了,定是她气锦罗鹊巢鸠占,为替狄凤鸣出气于是偷了锦罗的牌位,卿公度叹道:“你可知祖制,女人与孩童,都不准进祠堂的,你惹下大祸了。”

这位四小姐平时给父母兄长宠溺惯了,根本不屑:“进了,那又怎样?”

卿公度隐隐担忧,一旦父亲和那些族老知道玉祯进过祠堂……正此时,魏武腾腾的跑来了,遥遥的就喊:“世子,王爷要杀成叔!”

卿公度一皱眉。

玉祯那里高声嚷道:“是我偷的牌位,为何要杀成叔,我去救成叔。”

说完拔腿就跑,任凭卿公度怎样唤她都不管用,小姑娘一口气跑到花厅,见满头白发的成叔给两个侍卫押在那里满脸泪水,玉祯叉腰高喊:“是我进的祠堂,是我偷了苏氏的牌位,不关成叔的事!”

这一嗓子,直接把花厅内的宓氏吓得僵在椅子上,女人与孩童不得擅入祠堂,这是王府多少年传下来的规矩,若触犯,则要沉塘,自打她嫁入王府,并无一例这样的事发生,但她仍旧明白,那些古板的族老恪守祖宗规矩到了迷信的程度,他们绝对不会因为玉祯是卿寒山的女儿,从而网开一面的。

章节在线阅读

《世家女子图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