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丹青令》丹青灵梦语蝶女鬼 小白文 丹青令网盘

丹青令

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丹青令》的小说,是作者静思令创作的穿越奇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夜色一层一层地褪去,由深黑到灰黑,由灰黑到墨白…… 七刹寺后殿的大堂里,近日总是跪着一位少年,干净俊美的五官,皮肤比女子还要透亮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2 08:05: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丹青令》的小说,是作者静思令创作的穿越奇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夜色一层一层地褪去,由深黑到灰黑,由灰黑到墨白…… 七刹寺后殿的大堂里,近日总是跪着一位少年,干净俊美的五官,皮肤比女子还要透亮

《丹青令》免费试读

夜色一层一层地褪去,由深黑到灰黑,由灰黑到墨白……

七刹寺后殿的大堂里,近日总是跪着一位少年,干净俊美的五官,皮肤比女子还要透亮。这后殿名为无心殿,位置较偏僻,又年久失修,很少有人来此祭拜。

跪着的少年便是辰良,寺庙正殿香火鼎盛,而他自幼不喜人多,不喜嘈杂,加之又很喜欢后殿牌匾上的无心二字,便日日都来。

连续几日他除了早上用些斋饭,便不再用到饭,在后殿一待就是一天。

卫静吟从主持那里知晓,辰良自幼父母亡故,幼时便来过七刹寺,后每隔几年,都会来祈福一次。

卫伯玉和慧戒主持相熟,来信中除了让卫静吟礼佛诵经之外,也要求让她多参与寺庙劳动,清心自省。

这日卫静吟被主持分配来后院打扫,她一眼便看见辰良,只见他虔诚的跪在佛祖面前。如果不是卫静吟之前见过活生生的人,她还以为跪在眼前的就是一块石像,从她打扫开始到结束,辰良都周正地跪着,一丝未动。

在阳光下,辰良的侧影有了一些光晕,轮廓被阳光勾勒得竟有一丝温暖,不再像印象中冷冰冰的样子。

卫静吟看他一动不动的样子,突然有些好奇,她想看看辰良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经文读着读着就睡着了。

想罢便她跪到他的旁边,辰良闭着眼睛,细长而卷翘的睫毛在眼睛下面打了一层黑影,皮肤在阳光下更加白而透亮。

辰良果然还是不动,卫静吟跪在地上,一只手撑住地面,另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她越凑越近,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这时眼前这个“石头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由于太过突然,卫静吟感觉像是佛像睁眼了一样,惊骇了一番,他们彼此极近地对视了几秒,卫静吟能看到辰良清澈但冰冷的眼眸,她一手没撑住,便趴在了地上。

“你没睡着啊?没睡着怎么不说话呢!”卫静吟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揉了一下刚刚被撞疼的胳膊肘。

之前鲜有人来无心殿,自然无人打扰辰良。他喜欢这种独处,今日却被扰了清静,辰良见卫静吟这副模样,起身便要离开。

卫静吟见他又是这样目中无人的样子,之前的怨气油然而生。

她一把抓住了辰良的衣袖,“我和你说话呢,大树底下好乘凉,你怎么还是这么没有礼貌?”

辰良眉间微蹙,脸上划过少有的一丝表情:“卫小姐,请你自重!”

卫静吟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微微一笑,低头掰了掰自己的手指数着:“卫静吟,请你自重!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字。”

然后他抬头望着辰良,好笑地说道,原来你说话,是能超过五个字的。我还以为你是结巴或者是语言障碍症呢。

辰良平日里看着冷冰冰的脸,此时却颇有些可爱,虽然仍是冷冷的,但却像个孩童一直望着她,示意她放开手。卫静吟觉着他的样子好玩,手上竟也忘记松开。

“松开!”辰良见卫静吟一边笑一边说着一些不知所谓的话。

这时寺庙的钟声已经敲了第三下。卫静吟听见钟声,才回过神来,她突然大叫起来:“第几声了?”

辰良莫名地说:“什么?”

卫静吟略微有些急了,“我问这钟声是第几声了?”

“三声”

卫静吟表情一皱,低下了头,喃喃道:“呀,第三声了,午膳的斋饭怕是要用完了!”

“一起去吃斋饭吧!”卫静吟眼珠一转,突然抬头,对着辰良说道。

她这么说是带着私心的,记得有一次去斋堂晚了,远远地便看见主持,走近后,主持站在门口施了一礼道:“过时,无饭。”然后卫静吟便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饭菜都被收走了。

卫静吟发现慧戒大师对辰良颇为有礼,她想着带着辰良,说不定还能有口吃的。

辰良望着她道:“可以,先放手”

看见他答应的如此爽快,卫静吟想到中午可能不用挨骂,还能吃上饭,手连忙总开了衣袖。

在她放手的瞬间,辰良,轻盈地腾空而起,转眼间便在几里之外。

“你个骗子!骗子!”空气里回荡着卫静吟高吼的声音。

卫静吟看着远去的辰良背影,她想了想,还是又补了一句。“你先去,让他们给我留点儿饭!”

……

一路姹紫嫣红,卫静吟虽然前世也是个文艺小青年,但她饿的时候只记得要吃饭,才顾不上欣赏。等她从小路一路赶到斋堂,斋饭早被收得干净。她听着肚子咕噜咕噜的声音,心里懊恼道:“我跟他个冰柜扯什么犊子呢,饿死我了,又没饭吃。”

“小姐,给你准备了斋饭。”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卫静吟回头一看,原来是安儿。

只见安儿手捧着一个棕色托盘,上面有一些碟子和碗筷,一阵香味儿袭来,菜上还冒着热气。

棕色托盘刚放在桌上,卫静吟便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扒了两口,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问道:“辰良,来用饭了吗?”

安儿一边擦着桌子,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辰良公子没有用饭。”

卫静吟听完安儿的回答,继续低头吃饭,心想,这个冰柜,果然是不讲义气的。

用完饭后,卫静吟感觉全身舒适,只是午后的阳光晃得眼睛有点不舒服,她觉得该回去睡个午觉弥补一下早起的疲倦。

正当卫静吟走出斋堂,慧戒大师立于门外,她想起今日又来晚了,不知慧戒主持是否是来训斥自己的。便想随口说些有的没的:“慧戒大师,中午好,您今日格外精神!用过饭了吗?呵呵呵……”

慧戒大师并未说话,只是和善地望着她。

卫静吟心想,趁慧戒大师还没有想起,赶紧告辞“大师,我先回去休息了,告辞。”她施了一礼,转身便急忙离开。

卫静吟走了几步,却听见身后传来慧戒大师沉稳的声音“用没用过饭,有什么重要,就像你是不是卫静吟又有什么重要!”

话音刚落,卫静吟觉得脚下突然变得沉重,她怔在原地,瞬间清醒过来,再无半点睡意。“大师,你什么意思?”

半晌无人应答,卫静吟回过身来,发现身后竟无一人……

《丹青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