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二少有疾,病名单恋》仙游县冠状病名单 清水文 二少有疾,病名单恋cp

二少有疾,病名单恋

现代言情连载中

《二少有疾,病名单恋》作者:山茶荼靡,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顾倾城,祁严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叶雨妍终于走了,宋明华快步到前台。 “顾小姐留下的东西在哪里?” “这个,顾小姐特意说过一定要宋先生来拿。”前台的小职员拿出一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4 20:03: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二少有疾,病名单恋》作者:山茶荼靡,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顾倾城,祁严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叶雨妍终于走了,宋明华快步到前台。 “顾小姐留下的东西在哪里?” “这个,顾小姐特意说过一定要宋先生来拿。”前台的小职员拿出一个

《二少有疾,病名单恋》免费试读

叶雨妍终于走了,宋明华快步到前台。

“顾小姐留下的东西在哪里?”

“这个,顾小姐特意说过一定要宋先生来拿。”前台的小职员拿出一个精美信封抬头,便看见了宋先生本人,连忙道歉,“宋……宋先生不好意思,我没听出来是你……”

“没事儿。”

宋明华眉毛不自觉地拧了拧,然后摆了摆修长又好看的手,接过那个精美信封,往祁严卿专用电梯走去。

电梯上行至祁严卿办公室,宋明华长腿迈几步便到了祁严卿办公桌对面。他修长手指把信封按在桌上,移到祁严卿面前。

“老大,顾小姐给你的。”

祁严卿一听,合上文件夹,拿起信封缓缓打开,“她人呢?”

“早就走了。”

宋明华耸耸肩,见祁严卿对那张喜柬爱不释手,便悄悄从他桌面转移掉一些文件。

让祁严卿看得出神的不过是喜柬上那工整的三个字,他认得是谁的字迹,便对那喜柬更加小心翼翼与珍惜。

手机响了几声,顾倾城将车停在公园路边,拿起手机按下接听。

“倾城,你猜一下我在哪儿?”

手机那边是祁严墨的明朗嗓音。

“你该不会已经到C城机场了吧。”

顾倾城稍显惊讶,明明昨天才催的他,她还以为他要今晚或是明天凌晨才能到。

“这么多年,你就不能猜错一回吗,没意思。”

祁严墨叹了叹息,无比不爽。

顾倾城没理会他的抱怨,微挑眉梢,“所以我催你的时候你已经准备回来了吧。”

“对啊。”

“这次竟然那么自觉。”

顾倾城不禁想起以前祁严墨总在想方设法向他们仨展现毫无时间观念的种种事件,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想来也并不奇怪。

“这次不一样,这可是施天舒小姐大婚,怎么能迟到。”

祁严墨语气故意夸张,顾倾城却分明听到了欲盖弥彰的忧伤。

“那你在机场等我几分钟,我就去接你。”

顾倾城默默忽略掉那些苦涩之意,然后淡淡地对他说道。

“好。”

祁严墨应下后漫无目的在机场地四处晃悠。不一会儿,一辆玛莎拉蒂停在了他的面前,祁严墨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

“送你回家吗?”

顾倾城问。

“不。”

祁严墨系着安全带摇头。

“你想去哪里?”

祁严墨想了想,“去中心商业区的那个玩具城吧,我想去给天诚买些礼物。”

“好,不过天诚都要变成玩具富翁了。”

“什么意思?”

祁严墨疑惑地问。

顾倾城回答道,“昨天我和祁严卿去了玩具城,给他买了很多玩具。”

“哦。”

“还去吗?”

“当然,你们买的又不算我的。”祁严墨耸耸肩,“小孩的玩具怎样都不会多。”

“唉,好吧,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再去一次了。”

“我又没逼你,你和我弟去的时候也是这种想法吗。”

祁严墨白了顾倾城一眼,顾倾城没理会,竟然认真地回想起昨天的心情来。

似乎不是,而且还很奇妙,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顾倾城的手机再一次响起,两人同时去看突然发亮的屏幕,来电显示是天下第二美人。

“你就不能换个备注吗。”

祁严墨有些无奈,但是顾倾城却看见他眼底有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她眯了眯自己那双看穿一切的雪亮眼睛,接听后按下免提。

“倾城,接到严墨了吗?”

施天舒柔和如风的声音顿时飘散在车空间里。

“接到了,但是他要去玩具城给天诚买礼物。”

顾倾城边开着车边回答。

那端传来施天舒动人的笑声,“唉,你们太溺爱他了吧。”

“你的儿子嘛,这是他应该享受的。”顾倾城笑了笑,“我在开车,让严墨和你聊。”

“施大小姐可有想我?”

祁严墨自然地接过顾倾城的话,和施天舒相谈甚欢。

快要到中心商业区时,顾倾城递给祁严墨一个眼神,祁严墨会意地与施天舒说了再见。

玛莎拉蒂再一次停在玩具城门前。祁严墨与顾倾城一起走进去时,昨天见过的一些熟悉面孔迅速围了过来。

她们看见顾倾城时很是惊讶,显然还记得她,她们不只记得顾倾城,还记得祁严卿。那么完美的一对任谁见过都难忘,何况还是昨天才见,记忆清晰得很。

“太太?”

面对店员们异口同声的热情招呼,顾倾城不知道除了微笑她还能做些什么,便微笑地点头应下,“嗯。”

店员们的目光又转移到祁严墨身上,他的眉眼与昨天她们见过的这位太太的先生很像,却不是她的先生。

顾倾城见她们好奇的目光渐渐诡异,只好解释道,“这位是我先生的哥哥。”

“噢噢,哥哥好。”

店员们发现自己盯着祁严墨太久太过失礼,纷纷鞠躬表达歉意。

“哈哈,你们忙,我自己挑。”

祁严墨大笑,摆了摆手将她们都打发了。

两人往玩具城深处走去,祁严墨给了顾倾城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打趣道,“买玩具而已,怎么就变成他的太太了。”

“我什么都没说,我当时就只是和一位店员说我是与他一起来的,她们便唤我太太了,”顾倾城摊了摊手表示无辜,“我还想知道他是怎么和那些店员们说的呢。”

“既然你好奇,要不要我去问问看。”

祁严墨笑道。

顾倾城漫不经心地看着那些架子上的玩具,“你要怎么问?”

“还能怎么问,”祁严墨挑眉,“就和她们说,我才是你的未婚夫,然后再生气锤桌质问,昨天那个男人都说了什么。”

“别。”顾倾城觉得这方案不太行,伸手拉住了他。

祁严墨深深望了一眼她的侧脸,唇角勾出一抹神秘的笑意,然后投身进挑选礼物之中,没有再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祁严墨选好了几样礼物,回头时见顾倾城在走神,便悄悄将一个手提箱挂在她手指上,如愿地吓了她一跳。

“祁严墨!”

顾倾城瞪了他一眼,努力平复着被吓快的心跳。

祁严墨搂住她双肩晃了晃当作安抚,自己也提着几个大件玩具,“走啦,以后别时不时就走神了。”

两人把玩具带到收银处,祁严墨付了钱,然后让店员把它们包起来送走。

出了玩具城,正是黄昏,落日余晖将两人影子拉得很长。

“接下来要去哪里?”

顾倾城看了祁严墨一眼,问道。

“我听说这里的游戏厅很好玩,可是每次来这里给天诚买礼物都是我自己一人,所以总是没发去。既然今天你在,不如我们去游戏厅,也好找找五年以前的感觉。”

“我昨天玩过了,是真的很好玩……”

顾倾城话才说到一半,便被祁严墨打断了。

“那你就舍命陪君子再玩一遍嘛。”

“走吧。”

看着祁严墨非去不可的架势,再加上昨天的不尽兴,顾倾城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昨天你和我弟来玩了?”

祁严墨问。

顾倾城点头,“嗯。”

“那有没有很怀念的感觉?”

“……”

顾倾城突然没了声。

“你该不会忘记了我们吧,”祁严墨因为顾倾城突然的沉默而故作生气,“顾倾城!”

“怎么可能忘记嘛。”

顾倾城的那对睫扇染上了厚厚的落日余晖,翻起白眼来格外好看。

她当然记得,以前他们四人也总爱相约到各种游戏厅里战斗或者一决雌雄,所以C城许多游戏厅都封存着属于他们四人的很多回忆,见证着他们每一步成长。

“所以才问你,有没有以前的感觉嘛。”

“我想想。”

顾倾城被他问倒了,逐渐陷入沉思。

“别想了,先玩。”

祁严墨一把将她推进游戏厅,顾倾城身手敏捷地转身扯住他的精致袖口,最后两人一同摔进游戏厅。

站在他们旁边的一位游戏厅服务生大概是第一次撞见这种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与长裙加身的精致女人一同摔进游戏厅的诡异事件,他手足无措,过了很久才敢靠近去询问,“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没有,谢谢。”

祁严墨和顾倾城迅速起身,默契地一同换上狐狸一般的笑容,仿佛只要戴上假笑面具就可以化解一切丢人。

长那么大,他们是今天才第一次直面这种丢人。因为以前总有另外两人帮他们掩护着。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样的传说,他们四人就一直以最后一个进游戏厅为荣。

小学时是四人一起拉拉扯扯再一起摔进游戏厅。后来因为施天舒温柔总被第一个推进去,所以就成了顾倾城和祁严墨祁严卿拉拉扯扯着一同摔进去。不知道从哪一天起,祁严卿悄悄退出了战争,便变成了顾倾城与祁严墨拉扯着摔进去,祁严卿坐收渔翁之利成了最后的赢家。

这个格局一直到后来都没有再改变,所以当祁严墨和顾倾城摔进去时,施天舒就会和祁严卿一起掩护着将两人扶起来或拖走。

祁严墨与顾倾城从夕阳西下玩到华灯初上,终于心满意足地从游戏厅出来。

“啊,真怀念啊,以后有空一定要再约他们来一次。”

祁严墨边说边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嗯。”

顾倾城笑着回应,她能肯定,此时的心情是怀念,因为刚才在游戏厅里的感觉很熟悉,和以前无数次一样,却和昨天不一样。

祁严墨挑了一家餐厅吃晚餐,在等餐过程中,顾倾城打开手机,看到了祁严墨刚刚在社交软件上发布的内容。

“你干嘛发这个。”

顾倾城在祁严墨面前晃了晃手机,有些质问的意思。

“告诉大家我回来了啊。”

祁严墨抿一口饮料,不以为意。

顾倾城将手机盖在手边,拿起饮料喝了一口,想借它平复下莫名烦躁的情绪。

C城最高那幢大厦高层的一个办公室里,祁严卿边听宋明华汇报事情边打开手机,

《二少有疾,病名单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