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梁门缨杰》长缨杰 强强 梁门缨杰最新章节

梁门缨杰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梁门缨杰》是靖江岩月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梁齐毅,梁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马车一路颠簸,天色将黑之时,他们方才抵达京城。 梁弘德下马寻了间客栈,一行人便暂且安顿下来,用过晚饭,又皆是累了一路,遂疲惫各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4 20:02: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梁门缨杰》是靖江岩月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梁齐毅,梁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马车一路颠簸,天色将黑之时,他们方才抵达京城。 梁弘德下马寻了间客栈,一行人便暂且安顿下来,用过晚饭,又皆是累了一路,遂疲惫各自

《梁门缨杰》免费试读

马车一路颠簸,天色将黑之时,他们方才抵达京城。

梁弘德下马寻了间客栈,一行人便暂且安顿下来,用过晚饭,又皆是累了一路,遂疲惫各自回屋歇息。

梁缨吩咐怀月先行睡下,烛火摇曳中,她拢衣轻坐,自怀中缓缓取出那沙黄的信笺,轻柔展开。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首《蝶恋花》还是他在边外战场时寄予她的,她自是知他的情义,亦知他的相思。

她嘴角浅笑如蜜,抚平纸上的皱褶,轻轻折好,藏入怀中,明日便可见到他,一别多年,这次相见,不知他是否变了模样。

见屋内的烛火熄灭,夜色下的人影一晃,将手中的粉末迅速倒入石槽,飞身一跃,片刻便消失在夜色中。

次日,天刚一蒙亮,阿起便下了塌,边打哈欠边披好麻衣。

他在这家客栈做了多年小二,每日此时都要为远来的客主马匹饲食,看昨日住店那几位客主的穿戴举止,应是些达官贵人。

思及此,他加快脚步,自草篷上抱了捆干草,匆匆来到后院的马厩。

见马厩中马儿们都躺在地上,他还以为是睡熟了,猛然间又觉得不对,他忙将怀中的干草放下,借着朦胧的光亮上前查看,只见马匹皆是口吐白沫,气息全无。

他慌了神,忙上楼叫醒掌柜,掌柜一听脸色大变,忙跟着去了马厩,见那些马儿果然个个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这死几匹马倒不是大事,但这几年战火连绵,为了防止京中有细作在此地交易马匹兵器,皇帝下了令不让在京中饲马,要想圈买马匹,得到城外边远镇上去买,且那是皇家的马场,进出的马匹都有统计,私人不得善行圈买。

掌柜犯了难,且这一翻折腾早己惊醒了楼上之人。

听到声响,梁毅卿起身燃了桌上的烛灯。

“外面是何动静?”身后塌上半醒的妇人亦是披衣起身。

“我正要去看呢。”

说罢,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扣门声:“爹,我是弘德。”

梁齐毅听此忙开了门,见门外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还有一旁垂首的掌柜。

待进得房中,梁弘德凝眉沉声:“爹,咱们的马匹被人下毒了。”

屏风后的妇人听罢心中一惊,顾不得那么多自屏风后步出:“这……怎么会发生此事?到底是何人所为?”

梁弘德摇了摇头:“怕是昨夜下的手,是我们大意了。”

梁齐毅叹出一口气:“谁会想到在京城边内还有人敢对老夫下手,此地离京城还有几十里路,如我们这般走去,怕是早已误了时辰,掌柜的,这附近的镇上可有贩马的?”

那掌柜满目愧疚垂首,毕竟马匹是在他店内中毒,他亦是逃不了干系:“回……回老爷,这邻镇的平川之内倒是有贩马的,只是……只是这来来回回也要十几里路,且小的只是一介平民百姓,也无权圈买马匹……”

“还要十几里路?”听此,梁弘杰抓耳挠腮望着桌旁的梁齐毅:“爹……”

梁齐毅凝了浓眉,片刻长叹出一口气,摆了摆手:“罢了罢了,让掌柜的先行下去吧,待天亮了再想办法。”

一旁的掌柜伏了伏身:“那……小的就先退下了,若有他事就吩咐小的,小的立马差人去办。”

说罢便退了出去。

“爹,不如先写信到宫中呈报皇上,晚个一时半刻的应该无事,总归是为我们设的酒宴,皇上许是能有所体谅。”梁弘瑞坐下道。

听罢,身后的妇人亦是点头:“是啊平睿,你是朝中重臣,这次又护国有功,皇上不会因为晚了一时怪罪下来的。”

“怕是此事不会这么简单。”梁齐毅望向窗外渐亮天色,肃声:“朝中有人容不下老夫,正想方设法将老夫铲除,若这次错了功宴时辰,定会有人借机在官家面前参老夫一本,持功而骄,藐视皇威,无论哪一条都够老夫断一次头了!”

“爹是说……”梁弘瑞了悟,见一旁的大哥点头,兀自握紧拳头,砸在桌上,手背青筋隐现:“这些狗贼!我们在战场拼死杀敌,他们却在背后使暗箭,一个个养尊处优的懦夫倒也闲得在皇帝面前吹耳边风!”

“瑞儿……不可乱说。”李蔓榕忙轻声嗔止,往门外望了一眼,攒眉:“隔墙有耳,现在还是想想如何进得了宫面得了圣上才是。”

“娘说的是。”梁弘德接过话语道:“我听说杨家此次也在赴宴名额当中,且杨家就居于京城之中,我们何不与他搭个顺风马车?”

梁杨两家皆为武将名门,且梁国忠与杨世翰又为同年武状元,私下也颇为交好。

梁国忠亦是早已想到此举,但如此挟家眷沦落此地,他着实惭愧,却又委实无法,只好叹出一口气:“罢了,也只能如此了,弘德,待天亮之时,你便随老夫到杨府走一趟。”

“是,爹。”梁弘德点头应声。

梁齐毅回首望着身后的妇人轻叹:“等我到杨府借得马车,便再来接你。”

听罢,妇人却是摇头:“如此拖家带口前去叨扰人家怕是不妥,明日我与缨儿留在客栈,你与郎儿们进京便是,待你们功宴结束再来此处接应我们。”

“这怎么行?”梁弘瑞起身急道:“娘与四妹皆是女子,又手无寸铁之力,我们怎能放心将你们留在此地。”

“是啊,娘,随我们一起去吧。”梁弘杰亦是随声。

李蔓榕按住满目担忧的梁弘瑞坐下,柔声嗔斥:“可莫要轻看了女子,此事就这么定了,我与缨儿在此等你们回来。”

梁齐毅长叹一声,沉眸:“让夫人受苦了。”

妇人轻笑摇头。

梁弘瑞还想再说什么不,被身旁的梁弘德拍了拍肩膀。

“二弟若再为此事扰心,岂不正好着了那些人的道?好了,现下离天亮还有些时辰,你与三弟快快回房中歇息去吧。”

回到房中,见塌上之人正呼呼大睡,梁弘瑞轻声扣上房门,一屁股坐在桌旁发愣。

塌上的梁天佑自床里翻了个身,伸手朝身旁一阵摸索,发觉无人,眯眼模模糊糊瞧见桌旁人影晃动,不由擦了把嘴角的口水,含糊而道:“二哥,你不睡觉坐着与谁瞪眼呢?”

“你懂甚,快睡吧。”梁弘瑞烦躁呵斥。

塌上的梁天佑轻哼一声,口中嘟囔一句“自己找罪受”便又砸了砸嘴闭上眼睡去。

《梁门缨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