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姑娘当自重》姑娘 请自重 BL 姑娘当自重百度云

姑娘当自重

古代言情连载中

皮卿新书《姑娘当自重》由皮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简铃,言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简铃与言辰二人回到祭法殿,心中皆似有心事。 “言辰,我总觉得心里慌慌的!莫非是我想多了?还是危险映射?”简铃抚着心口,总感觉有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7 12:04: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皮卿新书《姑娘当自重》由皮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简铃,言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简铃与言辰二人回到祭法殿,心中皆似有心事。 “言辰,我总觉得心里慌慌的!莫非是我想多了?还是危险映射?”简铃抚着心口,总感觉有什

《姑娘当自重》免费试读

简铃与言辰二人回到祭法殿,心中皆似有心事。

“言辰,我总觉得心里慌慌的!莫非是我想多了?还是危险映射?”简铃抚着心口,总感觉有什么事儿要发生。然又说不上来。

“怕是想多了?我什么感觉也无!”言辰似是在笑她,话语中含着笑意。

“怕真是我想多了!”简铃挠挠头,跟在言辰身后往一边偏殿走去。

“这是……鸽子?真有啊?哇塞,言辰你可以啊!”简铃惊讶中带着点震惊。

只见这个小偏殿靠近窗户处,养着一群信鸽。深灰或浅灰的羽毛浓密紧实,反着光泽,极为惹人怜爱。小家伙们梳理着羽毛,见着有人到来,均不予理会。可见傲气。

简铃哑然失笑,转眸看言辰,见他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嗯,很久之前便养,平时出远门还要靠它们传信。”言辰伸手,袖袍带着微凉。他指节白皙如玉,落在信鸽背上轻抚着,一下一下,极尽温柔。

简铃抱臂斜靠在窗边,视线中,他身形笔直欣长,侧颜轮廓分明,透过太阳的余辉隐约可见极细极细的绒毛。他黑发如墨长及腰间。广袖滑落,腕间一串红绳格外醒目。

简铃顿觉,其实就这样静静看着他,便足够岁月悠长。

“言辰呐,你这红绳何时带着的我怎没发觉?”简铃诧异,上前握了他手腕细细看着。

红绳还真是红绳,红色的绳子,其上一点装饰也无,真的是单单纯纯的绳子。

简铃抬眸看他,却不料四目相对。

言辰眨眼,眉目间可见笑意。

“五年前就戴着……”言辰突而拿另一只手揉揉她发顶,揉一次还不够,揉了好几次。

“五年前?难道我眼睛这么瞎?都没瞧见?你戴这个做什么?”

“司逸说能保佑人平安,我祝愿她平安!”言辰以指尖揉揉红绳,嘴角扬起笑意。那似是穿透时光而绵长的眷念,让简铃不由一怔。

“那……她平安了吗?”她轻轻浅浅问着,心里却有些酸酸的。是什么人让他五年时间都不曾忘怀?

“嗯,平安如我愿!”

“那她人呢?”简铃松了他手腕,转而去摸旁边的信鸽。

却不料手一伸,那鸽子便瞬间飞走,一刹那鸽子毛满天飞。简铃心里闷闷的,有些气恼面部表情便显得有些薄凉。

她什么也不说,甚至还笑着,可却莫名使看者察觉到孤寂。

“阿铃这是生气啦?”言辰好似对她的情绪波动尤为敏感,当下便察觉了她不开心。

至于为何不开心,言辰也不是很明白。

“嗯,生气了,不是说神仙都被炙阳焚物烧死了嘛,戴这个就没用了!”简铃心里憋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有些憋屈。

“胡说!有用的!”言辰开始解红绳子,然这动作与他说的话却是大相径庭。

简铃不明所以。

“现在觉得有用吗?”言辰有些凶的拉过她的手,将红绳子往她手腕上系。

简铃想了想,点点头。

保佑言辰一直平平安安,嗯,这么一想,这红绳子还真有点精神寄托。

“不对,给我做什么?”你用来保佑其它人的东西给我不就显得很不诚意了吗?

“你管那么多做甚!叫你戴着便戴着!何难?”言辰语气有些强势,皱眉按住她意欲摘红绳的手。

简铃偏头打量他,发现他此刻薄唇微抿,眉头轻皱,视线紧盯着红绳,坚持之意十足!

简铃便撤回手,点头。

“言辰呐,这个人对你很重要嘛?”

言辰毫不迟疑地再次点头。

“有我重要嘛?”

“一样重要!”

“好嘛,看不出来言辰公子还喜欢俩啊……果然这方面男人都是天生的……”

简铃不服气,你好歹也犹豫一二在说,我看着还能理解为你在郑重思考。可这斩钉截铁的回答……太伤人了!

言辰公子,你情商真低!

还没我高!虽然我也高不到哪儿去!

简铃,你真有自知之明。

二人这般纠结一会儿,最后以简铃憋闷结束。

“我挑几只给司逸送去。阿铃,你站远点儿,不然它们不来……”

“……”连只鸽子都嫌弃我!

简铃别开眼,甩着袖子离开。脑海中却开始不断猜测能被言辰这般挂念的人是个什么样。

猜着猜着,反而自己更憋屈了。她暗自深吸一口气,开始不断默念公式。

当言辰提着鸽笼子出来时,便见她气鼓鼓地狠盯面前书页。看也不看自己一眼。

言辰奇怪,他哪儿得罪她了吗?为何这么生气?没有吧……

果然智商和情商的总和是不会变的!

言辰有些郁闷,将鸽笼子交给阿朗之后,慢悠悠地走到她面前。

“阿铃生气了?”他蹲下身,小心翼翼地问着。

“没有!”简铃面色不是很好,说这话时语气还带着赌气。

“啊,没有那你为何不看我?”言辰一听没有,当即便笑了,可是虽如此,阿铃面色还是不太好,他一时不能明白这是怎么了!

“你猜!”简铃皱眉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答的吧。她也不是很清楚。

反正平时看剧都是这样,你猜,你猜就对了!

“……”显然言辰不精通这个,也猜不出什么来,遂有些窘迫。

简铃不断反思,这么两个情商不忍直视的在一起能怎么样?

不能怎么样。

所以,这么俩个人在一块儿,什么事情只有坦白讲!不然准出事。

简铃扶额,想让言辰公子来反思问题所在,还不如自己别去追究!

猜?猜个鬼!

浪费的这段时间都可以做次天体运算了!

简铃深吸气,挥手,“罢了罢了,也不指望你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言辰可能是这一辈子二十四年来第一次遭人嫌弃。是以神色有些委屈,他眨着眼眸,可怜无辜。有些小心翼翼。

简铃白眼,“虽然你很帅,但一个男人卖萌撒娇还是……行行行,我认输我认输!”

简铃赶忙做个暂停的手势,她还是太低估言辰公子的杀伤力了。

这般如玉温雅的男人,举手投足间皆是优雅的男人,突而一副特别无辜特别乖巧的表情,真是教人受不住。

简铃败下阵来!

男人是个很难了解的生物……

比“夜空为什么是黑的”这个问题还难了解……

太难了……我简铃不配。

“阿铃?没有比赛何来认输?”言辰公子眼眸黑如曜石,见她低眸扶额不语的模样,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却转瞬即逝。继而又是一副疑惑的模样。

“阿铃,你……”

“打住,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简铃勉强微笑着看他,眉目间皆是无奈。

“嗯,再过三天,我得告知司农大人和师医大人。”

“也行,除此之外,还需准备什么?”简铃指尖灵活的转着炭笔,速度飞快。

“不需,我早已准备妥当,但看你有何准备。三日时间给司农和师医准备,应当不匆促。”

言辰起身,不再逗她。他执袖于身前,眉目轻皱,显然对于此次出行还是有些担忧。

“嗯?此次目的是何?”

“先去找利渠大人,他意欲将水源引至南荒,却未曾想提前去南荒查看时竟然迷路。我便只好走一趟。接下来,便继续从南荒尽头一直走,争取在今年硕星临地之前能将图册扩大一部分。”言辰眉目间皆是严肃,如玉长指点着案几上摊开的图册,隐有思索。

简铃点头,这将是伟大的一步。不可否认!

“那见你父母何时可以?”简铃想起早上约定好的行程,皱眉问着。

“这个,只有回程打算了。”言辰坐下,慢慢将案几之上的图册卷裹起来。

“硕星临地乃冬春交季那天,那现如今是夏中,我算算,还有六个月时间。能完成一半吗?”

简铃不敢相信,六个月都要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去丈量土地,这是多么艰难得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完成一部分应当可以,重要的是去看看南荒尽头的那片土地又有什么。如果可以的话,真的能如你所言,找到上一个国都位置。那么有可能会找到许多有幸未曾被炙阳焚物烧毁的痕迹。”

“可能吗?炙阳焚物的可怕,会容许有东西在它眼皮子底下留存吗?”简铃翻个白眼,摆明了不抱有期望。

炙阳焚物,太阳如此近的临近本星,焚烧一切,炙烤万物,灰都不剩,几乎是定理,何来留存事物的可能?除非奇迹!然奇迹何来?人所创造也。

千年前的人们真的会创造奇迹吗?

简铃信心不大。

“阿铃又钻字眼,我分明说的是‘有幸!’。”言辰加重语气,似有些无奈她的言语。

简铃嘻嘻笑,“是啊是啊……”

言辰摇头轻叹,眼眸中却满是笑意,不知从何时起,他已经习惯了她如此跳脱的性子。

或许数年前就已习惯,只是今年才发觉罢了。

简铃撑着脸颊,视线中他的身影清晰地如刻在眼里。

她知道言辰作为祭法大人要面临的是什么。

炙阳焚物过后,每一代大人都在为本星进步而奋斗,并且没有任何价值性史册参考,所以只能从头摸索,一步一步发展。

每一个人,没一代人身上,都肩负着一个个伟大的使命。

他们纵然不凡,却也平淡。

简铃垂眸,轻轻笑了。

她起身来到言辰身前,张开双臂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是安慰,亦是无言的感谢。

感谢为本星付出这么多的你,感谢每一个为本星付出的你们。

《姑娘当自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