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南信珠》南信大学分 小说在线试读 南信珠全文免费阅读

南信珠

古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南信珠》由白爷爷max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青予,金吾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阵子陆青予爱找借口采药往山上钻,除了偷偷进空间修炼,还为了偷渡空间里的野味带回家。卖凉茶卖奶茶后杨文秀手里有了银钱,日子不再过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6 08:02: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南信珠》由白爷爷max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青予,金吾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阵子陆青予爱找借口采药往山上钻,除了偷偷进空间修炼,还为了偷渡空间里的野味带回家。卖凉茶卖奶茶后杨文秀手里有了银钱,日子不再过

《南信珠》免费试读

这阵子陆青予爱找借口采药往山上钻,除了偷偷进空间修炼,还为了偷渡空间里的野味带回家。卖凉茶卖奶茶后杨文秀手里有了银钱,日子不再过得紧巴巴,可拮据惯了哪里舍得天天买肉,用盐也是精打细算。

陆青予只得另谋法子给家里添菜。

进林子半小时后神识确认方圆百米内没人了马上从空间里逮出两只山鸡,野鸡比家鸡小很多,也就看着大,羽毛多,拔完毛缩水一半。在鸡身上割些伤口造成两只公鸡为爱搏斗同归于尽的假象。

暗暗给自己点赞,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顺着原路下山,猛然撞见林子里蹲了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吓了他一跳。这男孩子不像是村里的,细皮嫩肉白白的,穿的竟然是绸缎,样貌端正俊秀,张开了怕是又一个国民老公。就是太过干瘦,看着有点瘆人。

见到有人来了,男孩也是突然站起来,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狐疑地看了他好几眼,本来下山的路要经过男孩,陆青予还是谨慎地绕开,什么话都没说背着专属背篓加快步子走开。

山里阴风阵阵,总有些毛骨悚然。

突然,背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什么鬼!就知道那小子是妖怪!

猛地转身,像只戒备的仓鼠浑身炸毛盯着已经不在原地的俊秀男孩。男孩一动不动地站着,似乎从未动过。

陆青予扭头加快步子下山,背后却又是亦步亦趋的脚步声!

“妖怪你惹错人了!”猛地再转身作势要攻击,却见身后空无一人,“......”

陆青予眼泪都要吓出来了,这到底是鬼还是妖怪啊。

“呜,呜呜,呜...”

只听见一阵奇怪的呜咽声,陆青予直想拔腿就跑,不带这么吓人的,哪来的鬼叫的这么凄惨。手里捏一张空间里拿出来的高阶符纸,心说要是这小鬼敢出来吓自己炸他个魂飞魄散!

神识一扫,终于找到那呜咽声来源了。

原来是方才那十岁男孩摔进一个坑里,似乎摔得不轻,痛苦口申口今呢。

“......”脑补太大把自己吓死了可还行。

怕不是个傻子,自己往坑里摔的,这么明显的坑就没看见?

这坑应该是以前别人挖的陷阱,好在荒废许久,里面没什么攻击性的暗器。男孩躺里面蠕动,表情痛苦,额间上全是细汗,不似作假。

“喂,你没事吧?”蹲坑边问。

“呜,呜呜~~”

无论陆青予怎么问对方都只是呜咽,看着甚是可怜。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少爷。陆青予轻轻跳下坑,神识查看他的身体,手臂和小腿骨折,还真是摔得不轻,而且还在他脑部发现一种神经毒素,一看就明了,这孩子怕还真是个傻子。

是傻子就行。陆青予毫不担心地从空间里取出一丸生骨丹:“吃了,治病的。”

傻子一阵恐惧,像是在被灌什么毒药似的,嘴巴跟上了锁一样紧,表情甚是惊恐。陆青予当着他的面把丹药喂自己嘴里,其实就是做个假动作,没伤没病哪还真吃了。可小傻子信啊,这才犹犹豫豫地肯吃生骨丹。

用灵气助他吸收丹药药性,十分钟后,陆青予浑身灵气透支的脱力感。

小傻子盯着她眼睛发亮,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陆青予可耻地还是舍不得这么好的皮相暴尸荒野。

把小傻子从坑里拉出来,带着他下山去找师父。他亦步亦趋地紧跟着陆青予,她走就走,她停就停,比机器人还听话。

傅大夫听说是山里捡的,脸一板:“捡菌子捡果子,现在连人都捡上了,下次还捡什么回来?!”

露出背篓里的死山鸡:“我还捡野味。”

“......”还骄傲上了,能的你,“鸡放厨房,这小子你捡的,自己负责。”说完自己进屋子。

陆青予也没打算让师父负责,就是不认识这是谁家的孩子,想暂时寄放在这儿。她可不敢随便捡人回家。

陆青予提起一只山鸡,小傻子愣了一下,拎起另一只。

没好气地命令道:“放下。”

委屈地看着她,鸡却是放回去了。跟着陆青予进灶房,又出来。

陆青予心说这小屁孩怎么这么粘人呢。小傻子不会说话,喊他回家也没反应,就跟着她屁股转。师父没见过小傻子,便说应该不是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也许是某个县城里的少爷在山里迷路了。

确认他是小傻子后陆青予很多事就没避讳,啃着空间里的草莓还给他吃,自己一颗他一颗,小傻子这次没犹豫,陆青予给多少他就吃多少,还吃得狼吞虎咽,丝毫不衬这张贵气的脸。

好笑的顺他的头:“没人跟你抢,你家都不给你吃饭的吗,好瘦。”

“大胆!把你的手从我家少爷头上拿开!”一声暴喝,只见一三十左右的男子风一样地扑过来,陆青予只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及时用灵气护住自己才没摔伤。男子先是查看小傻子的情况,确认没有受伤,“少爷,属下终于找到你了,”又居高临下地质问带他来的族长,“我们少爷何等身份,怎能被一个贱民触碰。”

族长急得满头汗,示意陆青予快离开:“这...这位大人,小孩子不懂事,还请不要怪罪。”

冷哼一声,算是不追究了。

被无视个彻底的陆青予快气死了,心知这人应该就是该位面的习武人士,方才劲气便是内力。贱民?你们还区区凡人呢。狗眼看人低。

傅大夫是个护崽子的,面对男人临危不惧地指责:“若不是我徒儿把你家少爷从林子里带回来,怕是早被山中野兽吞食了,我见识浅,倒是没见过这般恩将仇报的。”

男人眼神闪烁,但也只是片刻,大方掏出一锭金子:“既然如此,我代表我家主子谢过这位大夫,这是报酬。”

看也没看金元宝一眼:“要谢就谢救他的人,我可没闲工夫救人。”

将金元宝准确无误地扔陆青予手里:“小孩,拿去买糖吃。”

我!!!!!我是那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

心里mmp,没骨气地把金元宝揣怀里,这我应得的,不要白不要,哼。

见她识趣,男人没再说什么,要带小傻子走。哪知小傻子愣是不肯,见自家属下欺负陆青予还对他吹鼻子瞪眼的像个护崽子的母老虎。男人不敢强迫少爷,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看见少爷屁颠屁颠地跟上那三岁小丫头,被小丫头不耐烦的驱赶还面露委屈不害怕表情甚是惊悚。更别提刚才他进院子看见少爷竟然毫不犹豫地吃了她给的食物!

要知道为了让自家少爷能安心吃点东西多少人花了多少心思,扮成动物学狗叫学猫叫的都有。少爷对人的戒心太重了。

少爷就是走失了大半天,怎滴变化如此之大?

陆青予可耻的承认,就是在迁怒,因而对小傻子没什么好脸色。

男人怎么能忍受贱民如此对待自家少爷,正想发作,就被少爷龇牙咧嘴地吓退,不敢作声,只能眼神警告小丫头不要太过分。

陆青予是什么人?给三分燃料就能开染坊的,他瞪自己,自己就瞪他少爷,看谁先输。

结果可想而知,男人输了。不仅输了,还忍辱负重极度憋屈地为了自家少爷去求傅大夫:“在下金吾仲,这是我家少爷金鸿,刚才多有冒犯,实在是我家少爷时常被歹人算计,成今日这模样就是被亲近之人暗算,所以刚才看见少爷和小姑娘如此亲近还吃她给的东西一时情急之下才做出如此无礼举动。”

倒是个忠仆,可这也不能让傅大夫彻底原谅:“也不看青丫头才几岁,跟你们少爷无仇无怨的,害他作甚?”

金吾仲尴尬得憋红了脸:“是在下反应太过了,在下愿意跟小姑娘道歉,只求傅大夫能答应在下一个不情之请。”

毫不客气地哼道:“别说,不同意。”

金吾仲在师父那儿吃瘪陆青予别提多解气。正幸灾乐祸呢,就见金吾仲突然扭头看向自己,那眼里,别提多算计。

我有种不知道是不是不详的预感...

“小姑娘,我在这里跟你道歉。刚才我也并没有想要伤害你,所以手下留情了。这样吧,我们少爷需要一个养病的地方,我看这里山清水秀十分合适,我们在你师父这里租个院子住些时日,每月付你们一锭金元宝,如何?”胸有成竹地问。刚才那一锭金元宝已经充分证明很多东西。

可耻,这男人太可耻了!

更可耻的是,陆青予心动了......

空间里的东西不好拿出来,这可是金元宝啊,得有十两了,就是一百两白银...电光石火间,陆青予已经做出最正确的决定:“可以,但是吃食另算钱。”

小小年纪心眼怎么这么多,金吾仲咬牙:“成交,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火车都追不上,放心。”既然讨厌他何不多坑些银子,没毛病。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这边谈好了陆青予又进屋找师父商量。

傅大夫冷冷吐出一句:“见者有份。”

感情一直听着呢,还以为师父多视金钱如粪土。郁闷地答应金子对半分,反正自己又没损失。师徒俩就这么默契地商量好。陆青予出去指了两间空厢房,让金吾仲自己去收拾,自己则开开心心跟师父做饭去了,当然,金鸿亦步亦趋地跟着。

可怜金吾仲一个人还得上镇子买被子买生活用品。

从镇子上一回来就看到金鸿正把陆青予给的鸡肉往嘴里塞,吓得他被子一扔就脚步生风跑过去:“慢着!”说完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根银针就要试毒。

陆青予跟看傻子似的看着他:“我们都要吃完了现在试毒是不是来不及了?”

金吾仲表情相当精彩。

坏笑扔下一句:“这顿饭值十两,记得交费,不然没下顿。”

《南信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