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边缘人的华娱》边缘人的爱与哀愁作者 玻璃 边缘人的华娱小说完结版

边缘人的华娱

都市连载中

《边缘人的华娱》作者:般若忏,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李穆,陈贺,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的疑问,一个夜晚的时间,能够改变多少人和事? 提出这个疑问的,是被誉为第六天魔王的织田信长及其属臣,给他们答案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4 12:05: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边缘人的华娱》作者:般若忏,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李穆,陈贺,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的疑问,一个夜晚的时间,能够改变多少人和事? 提出这个疑问的,是被誉为第六天魔王的织田信长及其属臣,给他们答案

《边缘人的华娱》免费试读

曾经有人提出过这样的疑问,一个夜晚的时间,能够改变多少人和事?

提出这个疑问的,是被誉为第六天魔王的织田信长及其属臣,给他们答案的人,彼时还被唤作木下藤吉郎,然而让历史铭记的名字,是夺取了织田家天下的猴子,丰臣秀吉。

秀吉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在一个晚上的时间里,筑造了闻名天下的“墨俣一夜城”。答案让人难以置信,一夜的时间,足以物是人非。

东瀛古人的心思,李穆不得而知,但他现在很清楚这种感觉;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骤然听闻赵霽离开的消息,他的内心是几近崩溃的。

“你,再说一遍。”

早上六七点钟的时候,李穆默然伫立在上戏的女寝大门前,微微凛寒的目光看着眼前的江疏颖。

“没听清楚?行,我再说一次,她已经走了。”

不同于昨晚针锋相对的泼辣,也不是形同陌路的冷淡,陈述性的平淡语气,诉说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实,此刻的江疏颖就连面部表情也是平淡如水,看不出任何变化,让人不禁怀疑这还是那个为了闺蜜把人往死里怼的女汉子吗?

“她去哪儿了?”

“回家找温暖了呗,连夜收拾的东西,拦都拦不住。”

这个身形窈窕的女子正斜倚着女寝的大门,若无其事的剔着指甲,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她掩藏在平淡之后的其他情绪,幸灾乐祸的戏谑之间夹杂着几分报复的快意:“这个钟点,应该已经登机了吧。”

江疏颖的话很真实,因为她没有欺骗李穆的必要。如果刚才她为了闺蜜说谎,他还是会想尽办法求证的,到时候非但目的没有达到,自己还要承受李穆的迁怒,何苦来哉?

所以,赵霽是真的已经走了,不过江疏颖隐瞒了她的去向。那个聪慧如斯的女子,在昨晚的对谈之后,就彻底明白了所有的真相和自己的内心。

他们的恋情无疾而终,并不是感情变淡,更多的还是阴差阳错;相反,正是因为深爱着对方,才会将自己置身于责任和舆论的巨大压力之下,但他们都不愿言明,只是一厢情愿的承担着彼此的痛苦。

然而,昨夜的剖明心迹串联起那些支离破碎的回忆,让他们瞬间明白了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两人都尝试着挽回彼此,可事实无情的证明,当两颗原本交融在一起的心灵产生裂痕,再醇美的情感都会变质,她和她的穆哥哥,似乎已经回不到曾经了。

爱情观念纯粹的赵霽,无法接受一份残缺的情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离去,知会了父母之后,订了张飞往国外的机票,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带着自己简简单单的行李赶赴机场。

当然,这可能只是她自欺欺人的想法,但李穆还是选择了相信,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逃避时的心理,她现在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远离漩涡的理由罢了。

只是,从赵霽选择离开的那一刻起,今生今世,或许她都与娱乐这个圈儿无缘了。

“我来迟了。”

看着怡然自得的江疏颖,李穆面无表情,周身冷凝的气质让这个身影挺直如枪的男子,与渐起瑟瑟秋风融为一体:“是我辜负了霁宝。”

“戚,早干嘛去了?”江疏颖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嘴,唯有这时候的她,才恢复几分为朋友讨公道时的刻薄,“如果你能早点回来,这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现在她已经走了,太迟了。”

迟,是指相隔三月,而非是仅仅一夜。

一个男人,除去父母,此生应守护到底的,难道不正是恋人么?

但是,这个男人,却连自己的恋人都无法挽回!

轻声一笑,江疏颖凝视风中孤影,温声低语,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鄙夷:“李穆,你欠她的,永远还不清。”

“没错,我现在满心懊悔,但却不能去找她。”李穆的唇边露出释然的微笑,无声无息的转过身去,平淡如常的语气,却似平地惊雷:“她知我,我亦知她。”

江疏颖愣住了。

人生难得一知己,直到此时此刻,他和赵霽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两人同心。

如今,那个他陪伴着走过一轮四季的温婉女子,已经如同那和风细雨,化作他心间一个永恒的梦境,一个不断破碎重筑的梦。情之所衷是你,魂牵梦萦还是你,他注定无法忘记,筑梦的人是自己,碎梦的人还是自己,周而复始、无解的轮回。

这,就是她给自己的惩罚吧。

李穆为人重情重义,却堪不破心中两世为人的执念,或许他的师父无为道人正是洞悉这一点,才把他丢到这凡尘俗世之间,让他自行体悟;否则,即使拥有再大的成就,登高远眺到别人无法看到的风景,也杜绝不了李穆内心深处的枷锁。

直至今日,明白了赵霽的心迹后,李穆总算是领悟到了师父的苦心,那么,若是他有朝一日能参透人间至理,是不是,就不会再因为这些凡尘俗事所苦恼了?

入世悟道,红尘炼心,聚散离合尽是劫。

既然是劫难,哪有那么容易渡过去的道理?这场情劫,不但改变了赵霽的人生,也让李穆原本的人生计划彻底偏离,从此不会再有平淡度日的李木头,只有闻道崎岖、世路难行的李穆。

几句话时间,那一袭白衣的俊朗青年已是挥手而去,江疏颖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恍惚间觉得,这个一直被她所鄙夷的男子,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他,似乎卸下了什么东西,来时双肩沉岳,去时一襟清风……

………

“穆哥,你们……聊完了?”

眼见李穆从女寝的方向回来,陪着他一起来的带路党陈贺迎上前去,停步一丈开外小心翼翼问道。

没办法,不止李穆现在的脸色不对,就连他自己的状态也不好。

昨天晚上听墙根的赤赤,在江疏颖开启地图炮模式之后,果断的发起了冲锋,以极其简单粗暴的方式帮自己的偶像吸引走了Boss的仇恨值。但他似乎忘了,自己的定位从来就不是团队坦克,让一个习惯猥琐流的DPS去拉怪是很容易团灭的。

所以,陈贺在端走江疏颖后果断OT,成功的把那个怒火攻心的母夜叉的仇恨,全部引到了自己身上,而且死命的拦着不让她返回现场,于是毫无悬念的遭受了对方惨无人道的殴打,拳打脚踢、连抓带挠的,整急眼了甚至直接一口咬了过去!

总之,我们的陈贺同学现在是全身上下一块儿好皮都没有,胳膊上那些个牙印都泛青发紫了,就跟被盖布袋围殴了一样。

如果不是他英明神武的护住了脸,估摸着现在已经破相了。

“你怎么这么惨,被轮了?”

“穆哥你别闹……”陈贺低沉着声音,他想要潇洒一笑,自己的伤势却是牵一发动全身,全身都疼,就只能扯了扯嘴角,撸起了袖子哭丧着脸:“还不是江疏颖,她就是个疯子啊,你看这给我咬的!”

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李穆心知人家是为了帮自己才会无辜受累,于是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陈贺同志,敌人的强大并没有击垮你的意志,如此坚定不移,组织会记住你的!”

说着,为了应景,他伸出手打算拍拍陈贺的肩头,却不料对方直接倒吸一口凉气叫唤了起来。

“疼疼疼疼!”

“啊,抱歉,手滑了。”

平静的撤手,李穆双手举起以示清白,不过看着陈贺龇牙咧嘴的模样,虽然知道不该开心,但他沉郁的心情似乎为之开朗了不少。

“嘶……”陈贺轻轻揉动着自己的膀子,看向了李穆,“对了穆哥,你现在就启程回京吗?那我先跟学校请个假……”

“你别着急,我得先走一步。”微微偏头,李穆的声音平淡如水:“你这一身伤看着吓人,都是皮肉伤,养好后再来京都吧。”

“谢谢穆哥。”关键时刻还想着他的伤,陈贺被偶像兼未来Boss的“暖心”话语给圈粉的不要不要的,要不是因为自己有伤,恨不得纳头就拜啊。

无暇顾及陈贺的心理活动,李穆的心思已经活泛了起来。

先前筹拍这两部短剧,只是为了帮助叶小侠实现梦想,他顾虑颇多,未尝没有被逼上梁山的感觉;但现如今自己心结已去,又早已踏上了娱乐圈儿的边缘,是否需要一脚踩进这个无底深渊呢?

过去已是过去,未来却是可期。他虽然无心沉沦苦海,但是想到离他而去的赵霽,李穆的心中还是不由得泛起几分复杂的情感。

或许今天之后,他们会渐行渐远渐无书,变成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到最后天涯陌路、纵使相逢亦不识……

他不想坐视这种事再次发生,此生辜负一人还不够么?

念及于此,他踏在枯草之上,远离了她,心慢慢归于理智,而灼热的眼神再度看向天际,扬起淡淡的笑意:“总有一日,我会证明……”

那渺远的未来,无论她身在何处,都会听闻李穆的名字,他会用实际行动回报她的成全,证明自己没有白白重活一场!

而在这之前,他所要做的是从零开始、进一步增强自己实力,并且借助大势接近、介入某些未来的局势。

“第一步,就从这个捞钱计划开始吧!”

《边缘人的华娱》 免费阅读章节

《边缘人的华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