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束手就琴》束手就禽 419文 束手就琴XXOO

束手就琴

古代言情已完结

《束手就琴》作者:舞落凡尘,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荀灿,赵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谢谢沐沐格子的打赏~~ *************************** 石头挂着风声飞向偷袭者,黑衣人本能地闪身躲过,又看向荀灿。荀灿仿佛听见了他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6 00:08: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束手就琴》作者:舞落凡尘,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荀灿,赵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谢谢沐沐格子的打赏~~ *************************** 石头挂着风声飞向偷袭者,黑衣人本能地闪身躲过,又看向荀灿。荀灿仿佛听见了他

《束手就琴》免费试读

谢谢沐沐格子的打赏~~

***************************

石头挂着风声飞向偷袭者,黑衣人本能地闪身躲过,又看向荀灿。荀灿仿佛听见了他的咬牙声,在黑衣人朝她扑来之际,提起襦裙儿撒开腿朝着如意客栈的方向跑去。

荀灿一边跑一边回想赵蝶刚刚刺伤黑衣人的动作,她觉得赵蝶并不似表面看起来的那样柔弱,从刚刚那突然发出的一刀来看,赵蝶很可能有功夫在身,且这功夫可能还在她之上。

黑衣人的速度明显比荀灿快,没跑多远便伸手捞住了荀灿的腰带,往怀里一拽,荀灿站立不稳向后仰去。

本以为会倒进黑衣人的怀里,结果却是结结实实地摔坐在了地上。已经躲至一旁的黑衣人将荀灿摔倒在地的一刹那,便抬起了脚。用胳膊肘儿都能想出来他不是想踢人就是想踩人,荀灿就地一滚,逃离了黑衣人那只脚的攻击范围。

黑衣人跟上一步,挥出了拳头,目标是荀灿的脸。滚出两米多远刚坐起身的荀灿,见黑衣人又到眼前,实在是来不及躲闪了,双手一捂脸准备受了这一拳。

“啊!”一声惨叫,荀灿没有等来预想中的疼痛,张开指缝观察情况,只见黑衣人倒在了地上,脖子上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插进皮肉的地方,正汩汩流血。

“啊!”这一声是荀灿发出来的,她惊叫着翻身爬起就跑,这场景超出了她的接受能力,满心只剩下一个想法,有多远跑多远。从没见过这样血腥场景的荀灿有些晕头转向,没跑几步便撞进一个结实的胸膛。荀灿本能地抡拳就砸,却被一双大手捉住手腕,定睛看向来人,见是岑大鹏,一股委屈的感觉迅速爬上心头,眼泪唰地就下来了。

岑大鹏将荀灿搂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感受到荀灿的颤抖,轻声安抚道:“没事的,没事了,有我在呢。”

在黑衣人去追荀灿的时候,赵蝶便从地上爬起来,刚想飞出匕首去阻止黑衣人伤害荀灿,便瞅见了远远跑来的岑大鹏。她还不想在岑大鹏面前露底,便由着黑衣人摔倒荀灿,把救人的机会留给了岑大鹏。

赵蝶拍拍衣衫上的尘土,揉了揉摔疼的屁股,一跛一跛地朝着拥在一起的两人走来。

岑大鹏将依然在发抖的荀灿推离一点,看向赵蝶,问道:“赵姑娘可有受伤?”

赵蝶抿唇一笑,轻答道:“没有。”想着荀灿刚刚应该是看到她拿着匕首了,便道:“幸亏我有随身带匕首的习惯,也是从小被人欺负怕了。妹妹没被那恶人伤到吧?”

荀灿摇摇头,她的身体依然是僵硬的,也没发觉赵蝶对此情形倒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刚刚还在攻击她们的大活人突然挺了尸,她竟一点都没害怕。

那些准备跑过来帮荀灿的行人此刻也都围了过来,有一位胆大的中年汉子,走到死尸旁,扯下他的蒙面巾。

岑大鹏几步走到近前,冲那汉子喊道:“别动!还是赶紧报官吧,让官府来处理此事。”那汉子闻声住手,讪讪地笑道:“我就是看看有没有刺青。”

“刺青?”岑大鹏疑惑地看向那汉子,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一样。

那汉子继续道:“哦,我也是听人说起前阵子有一伙江洋大盗被交州官府给逮着了,结果被他们同伙劫狱救走了。”

入过大牢的人在脸侧刺青,是东启大陆通行的规矩,作为东启大陆一员的大乾国也奉行这样的规矩。有过前科的人在其脸上做上记号,走到哪里都会被人防备,方便当权者管理,防止不明真相之人受害,却也断了这些曾经的罪犯改过自新的后路。若说绝人后路太过狠绝,不如说这也是增加了犯罪成本,让那些人不敢轻易走上邪路。

岑大鹏冲那汉子道:“你看看他右手臂上有没有刺青?”

汉子盯了岑大鹏一眼,还是顺从地解开死尸右手臂上的绑带,将其袖口挽起。一块刺青露了出来,三片叶子叶柄连在一起,呈“爪”型排列。“还真有啊,这位大侠神了!”汉子惊喜地说道。

围观的人窃窃私语,脸上刺青一般是官府给罪犯做的记号,在身体的其他地方刺青,一般都是某些团伙的行为。比如这刺着三片叶子的人,应该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匪帮——夜豹门的标记。

这时有闻讯赶来的官差进入人群,众人七嘴八舌地讲了事情的经过,又让岑大鹏三人跟着回了他们办公的地儿,录了笔录。

出来时已经亥时正,街上几乎没人了,从害怕中恢复过来的荀灿嘟囔道:“这叫什么事儿啊?被人无故追杀,连饭都没吃上,你们说这镇子好玩儿,可是我什么都没玩儿上,温泉没泡也就罢了,连烤蜜翅都没吃到。”

岑大鹏说道:“没事,反正咱也不差这一天,你要是没玩儿够,咱晚一天走便是。”

“真的?太好了!”荀灿乐得直拍手,“那咱们现在上哪儿填饱肚子啊?”

“当然去吃炭烤蜜汁凤翅了!他们要是打烊了,咱自己动手。”岑大鹏的兴致也被荀灿的热情感染,看了看有些心不在焉的赵蝶,问道:“赵姑娘是不是累了?”

“没,没有。咱们快去吧,一会儿店家落了门板,你想自己动手也不行了。”赵蝶拉起荀灿的手,朝着一品居走去。

荀灿问道:“岑大哥,你刚刚跟官差说你在如意客栈也遇到坏人了?到底怎么回事呀,我刚刚光顾着害怕了,也没听明白。”

岑大鹏道:“也没什么复杂的,我在邱掌柜屋里等伙计送被子,觉得口渴便倒茶喝,第一口就觉得茶里有药,我就假装把茶都喝了。过了一会儿我便起身,假装药力发作倒下了。我刚倒下没一会儿,就有人出来试我鼻息,我就将他抓住啦。然后我使了点儿小手段,他就都招了。”

“他都招了什么了?刚才怎么没听见你跟官差讲呢?”赵蝶插话,目光炯炯地看着岑大鹏。

岑大鹏笑道:“跟他们说?说了咱还能这么快出来么?我只说那人打晕我跑了,还被官差纠缠了半天,若说我把那人制住,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咱就准备住在官府里得了。若不是他们知道这死鬼是无恶不作的夜豹门的人,恐怕这人命案也够拴住咱们动不了身的了。”

《束手就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