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东宫一夜弃妃:连锦传》东宫弃妃 㚻 东宫一夜弃妃:连锦传罗御

东宫一夜弃妃:连锦传

架空连载中

《东宫一夜弃妃:连锦传》是六月梅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东宫一夜弃妃:连锦传》精彩章节节选: 不知不觉间,来到浣衣局已经有半个月了。 在这半月内,我和如月吃尽了苦头。 管事的嬷嬷们,像是得到某人暗示了,拼命的欺辱我们,脏活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31 20:03: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东宫一夜弃妃:连锦传》是六月梅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东宫一夜弃妃:连锦传》精彩章节节选: 不知不觉间,来到浣衣局已经有半个月了。 在这半月内,我和如月吃尽了苦头。 管事的嬷嬷们,像是得到某人暗示了,拼命的欺辱我们,脏活

《东宫一夜弃妃:连锦传》免费试读

不知不觉间,来到浣衣局已经有半个月了。

在这半月内,我和如月吃尽了苦头。

管事的嬷嬷们,像是得到某人暗示了,拼命的欺辱我们,脏活累活都交给我们俩来做,我倒是还好,勉强能抗的过来,如月那丫头年龄毕竟还小,提桶水都颤颤悠悠险些摔倒。

那些令人厌恶的嬷嬷们,还故意去戏弄她,

进浣衣局不过三天,如月便病了,患了风寒,躺在床上满脸涨红。

我急得都快落泪了,匆忙取出首饰盒,将阿娘留给我的唯一值钱东西换成了汤药,还好,汤药挺管用的,两个深夜过去,如月额上那滚烫的热毒,便消散了一大半。

如月有病不能去做工,嬷嬷们自然不肯罢休。

为了让如月那丫头能好好休息,我主动替了她的差,每天忙早贪黑,要洗上上百件衣物。

天冷水温本来就低。

加上我没命的搓揉衣物,很快我纤纤玉手上,便崩裂出了血缝,每次只要一沾水,疼的就像被针扎似的。

如月看到我这般摸样,眼圈红红的,泪珠子不停打转,我强忍着刺痛之感,一边笑嘻嘻用言语开导着她,一边用瓷勺为她喝稀粥。

时间就如红蜡一般,燃烧的极快。

转眼间便来到了我和宇轩相约的日子,那是一个银月高悬的夜晚,风习习吹来,很是舒服,我和如月挽着手,垂着头,持着红灯笼,踩着小碎步,小心翼翼朝御花园而去。

御花园人很多。

身边不时便会走过一些宫女和太监,偶尔还会碰到几名身穿银色盔甲的禁卫,禁卫们并没有特意关注我们,随意瞄了一眼后,便继续巡逻去了。

最近因为大食国为皇帝陛下进献了几匹好马,使得陛下龙心大悦,常常进出御马监,禁卫们为了保证皇帝陛下的安全,对御马监严防夜巡。

相比之下,御花园和陌上湖等几个散心之地守卫倒是松懈了许多。

我和如月踩着小径穿过数个磷石假山池塘之后。

终于来到了一处水榭之内。

水榭两边密布着荷叶,荷叶之下,不时还会游过几条金色鲤鱼。

我和如月驻步望去,只见水榭四角亭下,一名男子正背对着我们,那名男子身材很高大,身上还披着银甲,仿佛是注意到了我们,他暮然扭过了头。

紧握着我手的如月,不知为何,手心处紧了许多。

我瞥了她一眼,只见她的目光抛向了那名高大男子的身上,我心下一惊,如月这丫头,不会是——

“锦儿,你终于来了!”

那名银甲男子小跑着朝我们走了过来。

很快他便来到了我和如月的身前。

借着依稀的月光,朦朦胧胧间能看清,他俊雅的脸颊之上,满是羞善的笑容,他用炙热的眼神看着我。

我想,如果不是如月在身旁的话,他恐怕已经将我抱进了他的怀中。

“程大人,安好。”

如月恭敬给宇轩行了一礼。

“月丫头,客气什么,我还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何时才能见到你连锦姐。”

宇轩爽朗一笑,捉弄般对如月眨了眨眼。

如月俏脸飞起一团红晕,赶紧垂下了头。

“姐姐,我去给你们把风,你们慢慢聊。”

如月像受惊的小鹿一般,转身离开了。

“这丫头怎么了?”

宇轩望着如月那纤细的背影,满脸都是茫然。看着眼前这个英气逼人的男子,我心中一叹,宇轩哥哥文武双全,人又长得俊俏,不少大家闺秀都借故经常约见他。

可惜,这位文韬武略皆是上品的男人,对感情一事却极为迟钝。

我也是对他多次暗示,他这才开了窍。

抬起头望着他,我心中一阵酸涩,如果没有那一晚的话,或许我真有可能和他在一起,成为他的妻子,为他生儿育女,可惜,我现在已经是不洁之身,哪里配得上他。

“锦儿,我——我想你了!”

双眼对视良久,宇轩晒得有些泛小麦色的脸上,泛起一丝润色,他抓起我的手,结结巴巴说道。

本来还有些矜持的我,听着他如此说,再也忍不住扑倒在他怀里,啜泣起来,眼泪打湿了他盔甲上的红缨。

“傻瓜,你个傻瓜。”

我捶打着他的胸,红着眼道。

“锦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那些嬷嬷们又欺负你了?”

宇轩捧着我白玉小脸,一脸心疼。

我挤出一丝笑容,示意无碍,让他不要瞎担心。

诗晴和刘嬷嬷的事,我并不打算告诉他,我现在已经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内情干系实在太大,真不是他一个小小校尉能承担起的。

因为好久都没见了,有一肚子话需要倾诉。

我二人手挽手进了水榭之内,盘膝而坐,借着月光说起了很多事。我枕在他的肩头上,听着他奋发激扬讲述如何从禁卫比武中获得头筹。

他还说,再等两年,他便可以升为卫将。

到时候,他就有资格请求陛下放我出宫了。

“两年!”

我眼神迷茫起来,我还能等两年嘛?

“对了,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宇轩脸色变幻良久之后,终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何事?”

凝视着他躲躲闪闪的眼神,我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朝中有御史对皇帝陛下进言,说是三年前谋反案,连伯父并不是帮凶,而是主谋之一,恳求陛下将人带回京,重新审问。”

宇轩的话就像闷雷一般,炸的我耳鸣直响。

难不成那些人非要阿爹的命才肯罢休吗?

我红着眼,满脸都是怒色。

三年前谋反案,我阿爹只因为和马尚书喝过一顿酒,就被定Xing为谋反案的帮凶,事实上,洛都很多人都清楚,我阿爹是被冤枉的,只因为他曾得罪了某位朝内重臣,这才捎带被发配了。

我本来以为这就算结束了,可那些人显然不愿意饶过阿爹的命。

阿爹一旦回京的话,必定难逃一死。

“锦儿,你不必紧张,我父亲已经在想办法,找人救伯父了。”

宇轩见我脸色脸色难看,赶紧解释起来。

我苦笑,如果程伯父真有那个本事的话,三年前我阿爹就不会被流放了。

就在我准备让宇轩给程伯父带几句话时,耳边传来了如月焦虑的喊声,我和宇轩抬头望着,只见如月拎着花边裙,气喘吁吁跑来。

“姐姐,不好了,刘小全,刘公公正在找你呢?”

我脸色一阵煞白,刘小全可是太子秦元皓的贴身内侍。

他来找我干嘛,难不成是——

《东宫一夜弃妃:连锦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