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两人关系》两人关系预测 SM 两人关系MB

两人关系

青春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两人关系》是阿然最新写的一本青春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哲,沈越泽,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远去的身影,渐渐模糊,直到穿梭进车水马龙的街道里被霓虹灯照亮,千万处彩色的光辉围绕着她的身影,就如同她第一次朝我走来那般耀眼夺

|更新:2019-12-29 04:03: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两人关系》是阿然最新写的一本青春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哲,沈越泽,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远去的身影,渐渐模糊,直到穿梭进车水马龙的街道里被霓虹灯照亮,千万处彩色的光辉围绕着她的身影,就如同她第一次朝我走来那般耀眼夺

《两人关系》免费试读

她远去的身影,渐渐模糊,直到穿梭进车水马龙的街道里被霓虹灯照亮,千万处彩色的光辉围绕着她的身影,就如同她第一次朝我走来那般耀眼夺目,很久之后,这样的场景都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忘不掉,抹不去。

自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小七,她辞了工作,也没有回过家里,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人找得到她,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让我们找到。

某一天早晨醒来,来了两个搬家公司的人,迷迷糊糊中他们问我罗小七的东西在哪儿。我就那样盘腿坐在床上看着他们来来回回一件件的搬走、搬完、直到搬空。这才发现,我的东西真是少的可怜。一台电脑,几本书,一些衣物,除此就再无其他。

我起身刷牙洗脸,这个点还能下楼吃个早餐,小七的刷牙杯子就和我的杯子摆放在一块儿,当初是一起买的,一个款,我是蓝色,她是粉色。牙刷与毛巾也是如此。几年来,我们都喜欢用一样的东西,大多数时间都是小七去买的,她常说,没有男朋友的人就该有个好闺蜜,什么都得用情侣的,这样才显得恩爱。而如今,再想起她这句话,倒显得分外可怜,这人走茶凉的悲哀,不是没有尝过,在我们两之间,这倒是头一回,我曾经一直以为,她总粘着我,所以她离不开我,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表面代替不了本质,我们今天会有这样的结局,真的不能判断是谁的错呢。

实在不想让自己想的太多,我用凉水冲了把脸,喝了杯清水,穿上袄子,带上帽子和手套推开门走了出去,外面寒风刺骨,街上的行人都带着口罩,裹得严严实实,谁也看不清楚谁,上海的冬天就是这样,无论晚上或早晨,人们总是这样的装扮,眼神冷漠,你不看我,我不看你。我忽然就想念我的小城,我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想念它,那里现在是怎样的一番天地,父亲过的好吗?然后我就在心里决定要回去一趟,回去与父亲一起。原本想着和小七一起在上海过第一个年的计划,当真是不会实现了,果然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

“宋瓷”!

声音的来源是沈越泽,他今天倒是少见的也穿了袄子。

“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我也要吃早餐啊,你以为我吃冰淇淋就能吃饱啊”。

“噗。。。”!

被他一句话就逗乐了,笑出了声,想到冰淇淋还真是叫人印象深刻啊。

“哈哈,终于看到你笑了,这就对了吗,笑起来多好看,别整天跟林妹妹似的”。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话。走进了早餐店,他也跟着进来,坐在了我的对面。然后拖着腮帮盯着我看,直到点好的早餐送过来,我夹了一个包子狠塞在他嘴里,这才挪开了视线。

“你长得还真不赖,细看起来越看越好看,小爷我自认见过的美女成千上万,你这样的还真是不多”。

“你可以多吃几个包子,少说几句话,或许我不会那么讨厌你的”。

其实沈越泽这个人,心不坏,就是毛病太多,相处久了之后,才发现他更加像个小孩,而且是那种特皮的孩子。他总是口不对心,说出来的话往往与内心背离。大多数还是阳光的,当被人揭了底,他就会露出阴暗的一面来。并且向来自我良好,我行我素。没什么朋友。

“我很好奇,你和姓林的到底什么关系”。

“我也很好奇,你和林哲是什么关系”。

“是不是我回答你了,你就会告诉我”。

我点了点头,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端起一杯豆浆,猛地喝完了。擦了擦嘴说:

“我们是同一个父亲,只不过我是私生的,他是正牌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那你为什么不叫林越泽”?

“关于我姓什么,这个是我的事儿。姓林有什么好,他除了给了我生命之外,还给过我什么”。

他说这些的时候,眼神没有看着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是亲兄弟。

“你们是兄弟啊,那小雪是?”。

“我们不是兄弟,是仇人”。

不是兄弟?是仇人!这样的话听着真叫人寒心,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在这大都市里不知道有多少户,总是上一辈犯下的错,让下一辈承担后果。越是有钱人家的小孩,越是不快乐。我好像理解了一些林哲常年呆在国外的理由了。

“她的妈妈在我们回到那个家的第二年就死了,是心肌梗塞,在他心里一直认定是因为我们的关系妈妈才会死,那一年里,那个家几乎闹翻了天,所有的人都以为是因为我妈***原因,那个女人才会死”。

“就这样我妈妈因为承受不住打击精神分裂,把自己关在房间好几个月不出门,那段日子除了我每天给她送饭她谁都不见,后来,病情越来越严重,被老爷子送到精神病院了,直到现在她还关在那里面”。

“林哲十三岁去的巴黎,我十八岁之后离开了那个家里,后来老爷子又娶了一个女人,也就是现在的小雪的妈妈”。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早就习惯了用仇人的方式相处”。

他的故事讲完了,用了最平淡的语气去叙述了一件这样痛心的事情,我实在难以想象这么些年他们究竟是怎样过来的,从童年开始就有的阴郁,一直延续到今天都未能得到救赎,这是一种多么深刻的痛啊。我望着眼前的沈越泽,却道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儿来,我想,他需要的并不是我傻傻的说句对不起。

“吃吧,收起你那同情的眼神,我对你说这些不是希望你因此同情我”。

他突然就笑了起来,跟刚刚讲故事的时候判若两人,或者,像他们这样的人,早就习惯了用微笑的面具隐藏伤痛,往往笑的越灿烂,内心越苦不堪言。

“你呢,你该好好回答我三个问题了”。

“你问吧,你都告诉我这些了,我若不告诉你,就太不厚道”。

“算你有点良心,好!第一,你和林哲什么关系”?

“通过小七认识的,只是朋友而已”。

他皱了皱眉,接着问:“第二,你很讨厌我吗”?

“起初是很讨厌,不过今天,好像没有那么讨厌了”。

于是,他大笑起来,接着又强装镇定恢复严肃表情。

“最后一个问题,我还没想好,先存着,等我想问的时候,你在告诉我”。

然后,他起身付了钱,拿起我摘下的帽子,戴在我头上说:“走吧,我送你上班去”。

原本以为他说的送,只是陪我走走路也就罢了,出门就看见他红色的敞篷车停在那里,总觉着太过招摇夺目,顿时就想要离他远一点儿。

“你出门吃个早餐,也开车,有病啊”。

说完,我大步走去,没有搭理他,他发动着车,一直缓慢跟着我的脚步,一边开着,一边喊我的名字,惹来许多不待见的眼光,我向来害怕被别人议论。

于是,我蒙着耳朵,迅速跑进了一间巷子里,走了捷径。

刚才还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这会儿就毛病又犯了,真是的。

一走进咖啡厅,就有一种不顺利的第六感,气氛很奇怪,几个同事都与平常截然不同,看我的眼神也是小心翼翼。我走进工作间,经理就站在那里,他拿着杯子喝茶,表情异常严肃。然后,他清了清嗓子终于开了口。

“咳。那个。。。。。宋瓷啊,从今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上班了,我们店人员有多,上面交代了要裁员,这里面,就数你算新员工,所以。。。。”

裁员!!怎么会这个时候突然裁员?原本小七就已经走了,按道理来说,人只有缺不可能多的。怎么想都没有裁员的道理啊!

“怎么突然就要裁员呢”?

“上面交代的裁员还需要为什么吗?我们只要照做就好了”!

据我的了解,这家咖啡吧开了许久了。历史上的员工都没有出现没犯错误的情况下轻易就裁掉的。

除非。。。。除非是有人想让我走。

那么既然有人想让我走,我在这么拖着也都成了死前的挣扎。

“那好,麻烦您今天帮我结清工资”。

“好。。。。好的”.

我的不动声色,经理好像有点吃惊,变得不好意思起来,这样的场面多少有些尴尬,他也只是听从上面人的意思,只不过做个中间人罢了,我又怎么能为难他呢。但是,想到自己第一份正式工就被人抄了鱿鱼,心里实在堵得慌,究竟是谁要这么做呢。

我收拾了自己的物品,抱着走了出去,接到了林哲的电话,他好像知道了我被辞退的事情,叫我站在路口等他,他十分钟后到。

这里的冬天真的是寒冷,但是却没有见它下过雪,我特别喜欢看雪,大概因为在老家那样的南部小城雪是属于稀有罕见的东西,所以,我们那儿的人都希望看到雪,都觉着那是世界上最神圣纯洁的事物。儿时有过一回雪的记忆,是六岁时母亲回来过的那一年最后几天里,下了一会儿,很小,整个过程却都被我瞧见记在了心底。再然后,就是看韩剧的时候,电视里放的,《冬日恋歌》里边,一大片一大片的雪地,白茫茫的,很是好看。

于是,我在心中祈祷,在除夕之前,上海能下场大雪,那个时候,我就要到在雪地上滚来滚去。想到这些,刚刚所有的不愉快就烟消云散了。连我自己都惊讶,这么快就接受了现实,我向来不是这样想的开的人。

《两人关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