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烟销京华》烟销日出不见人 小白文 烟销京华调教

烟销京华

古代言情连载中

《烟销京华》作者:叶青笺,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荣嫔,东妃,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了了,不想荣嫔并不罢休,跟着咄咄逼人,矛头直指始作俑者胤褆,胤褆这会知道自己闯了祸,早缩到惠嫔怀里,荣嫔便冷笑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9 00:10: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烟销京华》作者:叶青笺,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荣嫔,东妃,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了了,不想荣嫔并不罢休,跟着咄咄逼人,矛头直指始作俑者胤褆,胤褆这会知道自己闯了祸,早缩到惠嫔怀里,荣嫔便冷笑

《烟销京华》免费试读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了了,不想荣嫔并不罢休,跟着咄咄逼人,矛头直指始作俑者胤褆,胤褆这会知道自己闯了祸,早缩到惠嫔怀里,荣嫔便冷笑:“倒是知道事了,刚才怎么不这样懂事?妹妹叫你等会,你反倒引得她直追……”

惠嫔可不是英答应那样好打发的角色,她向来以凌厉刚烈著称,立即打断荣嫔的话头:“这话说得好笑了,你女儿摔着了,便来怨我儿子,四岁孩子懂得什么?你早先也叫荣宪不要乱跑了,为何不直接让Ru母抱了她去安坐一旁?摔不起就不要跟着人追,女孩家家的,不成体统,你倒该先管教才是!”

荣嫔更怒:“没错,孩子不懂事,怨的就是大人,我本叫Ru母去抱荣宪了,只是没追上而已!你看着两个孩子追逐,就该喝止自己的儿子带头奔跑,坐在那里只管看热闹,现在倒没事人似的了!”

惠嫔冷笑:“你也说你喝止过荣宪了,她听你的没有?就算我喝止,胤褆又怎么会听我的?我也着Ru母去抱了,只是也没追到而已!到底你教出来的礼数也没有比我好多少,这么小就会跟在男人后头追了,长大可怎么得了!”

这前半截倒也罢了,后半截问题可大了,简直就是直指荣宪公主不守闺阁妇道了,可这话安在三岁孩子身上未免牵强,但鉴于荣嫔强辞夺理在先,惠嫔自然也不跟她讲什么道理,两人针锋相对好多年,矛盾一旦迸发就是激化。

荣嫔一拧眉:“这种话你竟也说得出口!这样罪名安在一个女孩儿家身上,你可知道后果?荣宪才三岁,还称不上大姑娘,知道什么追不追?你管教不严,纵容儿子犯错,还反咬他人一口!真是什么样的额娘就有什么样的皇子,别以为你生下来的是个皇长子就能怎么样,人家生你也生,仁孝皇后那才是嫡子,是正经八百册过封的太子,你的儿子这辈子都别想有希望!”

惠嫔啪地一拍案,刷地立起,面前茶碗点心跳起来翻了一地,她直接指着荣嫔的鼻子冷笑:“没错,我生的皇长子是不能怎么样,可胤褆是庶出,你的长生未尝不也是庶出!别以为你就高贵到哪里去!好歹我生的儿子健康平安,没生过任何三灾六病的,总比有人生得出保不住的要好!”

这下子乱了套了,相骂无好言,别看都是嫔妃,互不相让的再说下去恐怕也不见得比市井泼妇好多少,偏又是两个位份较高资历较深的宫嫔,别的人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纷纷离座生恐波及,只看二妃如何处置。

东妃先开口,声音温柔从容:“二位妹妹且息怒,不过小事一桩,何至于激动至此?先坐下慢慢说。”

佟妃的话则比较犀利:“都先检点着,想想自己的身份!下头一帮子贵人常在的,还指望你们身为一宫主位,表率众姐妹,怎就只顾逞一时口舌,不顾颜面了?”

荣嫔惠嫔的脸色都不好看,若是仁孝皇后在时,她俩连二妃也不甚顾忌,可如今大不同了,虽东妃佟妃只是妃位,可终将有一个会成为皇后,且现在同协理六宫,主掌大权,由不得她俩放肆。别看这二妃一个温柔一个淡静,可她们相处十年有余,深知二妃都不是善茬,不得不顾忌着。

惠嫔虽是住嘴了,并没有坐下,她面前的花梨木小几给拍翻了,宫女正忙着清扫更换,只得站着。荣嫔见她不坐,直觉坐下气势会低人一等,也坚决站着。两人四目对视,互不相让。

东妃缓缓道:“此事不过些许小事,既然英答应已交尚方院处置,听候结果便是,两位妹妹还争什么?小孩子总是不懂事,谁也不是故意肇事,都才三四岁,别说大人不管教,即便管教了,又哪里明白?回去好生说几句就罢了,只当吸取个教训,哪家孩子不是跌着长大的?哪怕金贵如皇子公主,也少不得会时常摔跤。”

东妃的语调是温柔,听来也和缓,可流素不知怎的就觉得背脊发寒,先前荣嫔闹成那样,处置了英答应,虽说具体处置还没有下来,可看荣嫔当年处置绮云的手段就知道,绝不会任由尚方院审查决断,肯定是要暗地里插手的。

先前东妃就一直没有插话表态,现下说了,却轻松无比,仿佛那并不是个宫嫔,可哪怕是个奴才,也不该这样轻描淡写毫不关心吧?难道就没想过英答应的下场可能比绮云当年好不了多少?绮云不过稍有冲撞便丢了性命,英答应就算有位份,可才入宫无宠新人,又能幸运到哪里去?

荣嫔道:“东妃姐姐说得容易,可话已说到刚才的份上,就不再是管教孩子的问题了,她分明是在诅咒我,拿早年丧子之痛来说话!我失去了三个儿子,每回有多痛姐妹们都知道,可她竟将旧疮疤翻出来重提,难道说我痛失爱子,还要忍受别人的笑话!”说着说着眼圈儿红起来,倒是真伤了心。

惠嫔道:“你不讥刺我生的皇子是庶出,我又怎会提你旧事?自己个儿先揭人之短,在座的谁生出孩子来不是庶出,又有什么好笑的?你不单单是在笑话我,连纳兰珍、张常在、布常在全都笑话进去了!”

贵人纳兰珍和惠嫔同出纳兰氏,素有往来,此刻当然要和惠嫔站在同一阵线,她虽位份较低,斯斯文文的说起话来也含蓄,可听起来并不温和:“听荣嫔姐姐这么一说,妹妹心中的确有些难过,可六宫之中唯有一位中宫,其余总要甘心拜伏的,难不成因位份高低便要互相踩踏,甚至于争相博上位?姐妹们都是皇上的女人,该做的是和睦共处,不计较位份高低、恩宠多少才是,得则幸之,失亦不怨,怎能拿生的孩子是嫡是庶来作由头说话?”

纳兰珍说话不疾不徐,极为婉转的语气,可却最大程度挑起了众嫔妃的公愤,无论生过没生过的,将来生出来都要扣个“庶出”之名,虽为事实,可谁也不甘愿。说到争中宫之位,面前形势明摆着只有二妃中一人而已,连佟妃将来的孩子都有可能是庶出,荣嫔这话经惠嫔和纳兰贵人这一挑拨扩大,已是得罪尽了所有人。

荣嫔眼见着形势不对,脸色一变。就这个问题再争辩下去,哪怕她压倒了惠嫔,也会引起其余人心中暗自不满,不由得深悔一时失言。

东妃大约是唯一没有理由动怒的人,虽中宫悬虚,可礼部已择吉日,明年立后大晋,这位置横竖都像是为她而悬的,可是要平众妃之怒,也是件不易的事。她扫了合场一眼,含笑道:“仅不过是一句话而已,惠嫔妹妹和珍贵人无须如此计较,本宫想荣嫔妹妹亦不过一时失言,珍贵人说了,在座谁生的不是庶出,那就是包括荣嫔妹妹自己了,她若有心讥笑,或挑唆众人争位,也不会当众宣之于口。”

纳兰珍婉然一笑,朝东妃凝视一会儿,然后施礼道:“东妃娘娘所言极是,荣嫔姐姐不过盛怒中一句话而已,既连她自己也囊括进去了,那这嫡庶之分的事也无须与她多计较了。倒是妹妹失言。”然后若无其事落座。

东妃刚笑了一下,觉得纳兰珍甚识大体,忽见佟妃目光斜斜扫过来,忽然发现自己掉进了纳兰珍的圈套。说到嫡庶之分,荣嫔是没有资格嘲笑别人的,那在场唯一有可能正位中宫的便是自己,纳兰珍盯着自己看,是将目光都引向自己。谁都知道仁孝皇后去后荣嫔投向了东妃一方,焉知今天不是有预谋的一场争辩,而幕后指使就是东妃?

东妃隐隐含怒,好一个纳兰珍,绵里藏针,素日倒没有看出来,眼见有多心的人目光已经朝她溜过来,深知虽然大多数人都觉得中宫之位注定是她,可也不代表没有深藏心机的暗地里图谋上位。

入主中宫这事背后缘由复杂,论资排辈是最末一节,家世背景是首要考虑,气度礼仪是次要标准,跟着还与往日恩宠等有关,即便到了今日,东妃也不敢肯定中宫之位皇帝意属于谁,哪怕眼前这济济一堂都无力与她相争,还有个最大的竞争力佟妃在那里默不作声候着呢,只要大多数人都倒向佟妃一边,众多的枕头风吹起来,谁也不敢保证皇帝心里怎么想。虽说中宫之位由不得她们这些低级嫔妃作主,可有的是聪明人,变相婉转在皇帝耳边刮一句,像纳兰珍这样似有若无地说一句什么,保不齐……

当年最有资格与仁孝皇后争位的莫过于东妃,太皇太后本更属意于她,屈居其下不过是因为东妃的阿玛遏必隆在鳌拜一事上左右摇摆,选择做了墙头草,最糟的是东妃还曾是鳌拜义女,这件事随鳌拜的死已过去多年,玄烨看起来从未因此对东妃有半分不满,可他心里想什么,她从来没有摸准过。

因此东妃只撂下了一句:“荣嫔惠嫔,你们俩究竟是愿意就此言和呢,还是想继续研究嫡庶这个问题?”

惠嫔身侧的小几坐椅已收拾干净,她占了上风,安然坐下,斜睨荣嫔:“荣嫔姐姐,这事也不过言语之争,东妃姐姐出面调解,你理应不会不给她面子吧?”

荣嫔见惠嫔很快收拾好尖锐态度,转而悠闲地看着自己,心下冷笑,这会子倒装起清闲人来了,看谁能置身事外!她素知惠嫔的个性比自己更强硬,于是一扬眉:“行,谁的错谁领,既然姐姐我言语不慎招惹妹妹不开心,姐姐这便当众向你道歉。”

荣嫔居然肯服软,人人意外。但她后一句并不轻松:“不过今日之事,始作俑者到底是胤禔,他害得荣

《烟销京华》 免费阅读章节

《烟销京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