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汉巫》汉尼拔 Twink 汉巫腹黑攻

汉巫

玄幻言情已完结

《汉巫》作者:南君朱姬,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陈羲,内里,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夜。长安东郊。君山。墓地。 无星无月,暗无灯火。墓碑上刻的名字已有些模糊不清,四周的招魂幡向西北卷了卷,死寂阴森之气暗生。 鬼鬼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8 08:03: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汉巫》作者:南君朱姬,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陈羲,内里,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夜。长安东郊。君山。墓地。 无星无月,暗无灯火。墓碑上刻的名字已有些模糊不清,四周的招魂幡向西北卷了卷,死寂阴森之气暗生。 鬼鬼

《汉巫》免费试读

夜。长安东郊。君山。墓地。

无星无月,暗无灯火。墓碑上刻的名字已有些模糊不清,四周的招魂幡向西北卷了卷,死寂阴森之气暗生。

鬼鬼祟祟地,一伙盗墓贼在墓地一角挖出个大洞,两个贼腰绑绳子手持火把先直落丈余,发现了墓主地宫的入门。秦汉朝时的人,事死如事生,极重视墓地风水及陪葬之物,务求让死者去了另一世界亦能享受生时之物。眼下二贼有此发现,认定越是庞大越是复杂的地宫内里定藏有无数珍贵陪葬宝物,喜不自禁,赶紧招呼同伴下来。一番动作后,盗墓贼们成功闯入地宫,躲过三处机关,五回开撬砸壁,终于内室——墓主棺材就位于正中,出现在他们面前。

内室的墙壁绘有画,到处堆着黄金和宝石,灯火照耀下一时晃花了盗贼们的眼。

“要发了要发了!!!”盗墓贼们哈哈大笑,立即动手掠夺一众宝物。

装好宝物入袋,盗墓贼们贪婪发亮的贼眼盯上了那具棺材。

只见那棺材颇大,上等楠木彩绘而制成。

内室宝物已是如此丰富,棺材内岂非更。。。。。。?

在贪念驱动下,众贼撬开棺木。一阵青烟散去后,盗墓贼们看到了墓主的尸体平躺在锦衣内,棺内还藏有不少翠绿的美玉。

盗墓贼头目一眼就看到墓主右手紧握成拳,露出物事一角。费了些劲才掰开取出,赫然是一方翠绿欲滴、晶莹温润的玉佩。

迎着灯火察看,玉佩玉身通透,内里还可见一丝红血丝。

是玉的杂质罢,盗墓贼头目想道,依然万分满意——瑕不掩瑜,此玉佩仍是价值连城的。

忽然,红血丝如流水般缓缓向前流动了。

盗墓贼头目吓了一跳,定睛一看,红血丝静静卧于玉内,毫无异常;于是只当自己一时眼花,按下不提。

玉佩被他单独装入腰袋中,并小心系好腰袋带子。

他自然不会发现,玉佩内的红血丝在黑暗中,再次诡异地流动。。。。。。

数日后。

正午过后,陈羲回府换了身蓝色曲裾袍,头依然束武弁小冠,腰配剑,就离府骑马往城东十里灵星阁而去。

轻装单骑,并无随从小厮。

城东十里,人渐渐稀少,陈羲远远望到有一地靠山枕水,时值十月,松柏青苍依旧,流水潺潺更显幽静,该地正有一祠庙一楼——自然是灵星祠和灵星楼了。

话说西汉初建,结束了多年战乱纷争,汉高祖刘邦为了安定天下,恢复农事生产,在位第八年下令全国普设灵星祠,祭祀农神后稷。农为国本,灵星祠在祀典中虽属于地方官祀,但甚得皇帝重视。长安的灵星祠就位于此风景怡人之处,向东再行百余步就是灵星楼,巫女端木入住楼内已有一月。

陈羲知道,灵星祠灵星楼本就是一体建筑,同日起建同日竣工,祠用于祭祀,楼用于巫祝主祭居住。然而百年余后,灵星祠依然在Chun秋二季香火兴盛,灵星楼却渐罕人迹,后来更罕有巫祝入住。空了几十年后,曾有民众说灵星楼常有异常之事。

这个说,楼的大门会自开自关;那个说,楼在半夜居然会亮起灯火,天亮后又自动熄灭;又有人说,最怪的是,一直无人入住的楼,虽外表残破,但内里却颇干净,无老鼠野兽入内,而且存不了不知多久和多少数量的灯油,虽夜夜燃灯也不见有枯竭。

所以陈羲下马打量着灵星楼时,心里也嘀咕着。

从外表来看,灵星楼很普通:一道石墙围着一栋三层的木造小楼,据说里面还有个后院,这种楼式最平常不过,横竖都看不出有何怪异之处,直到陈羲准备敲那紧闭的大门——

大门无人自开,悄无声色地。

待他走进去后,大门又悄然无声地合上了。

陈羲感觉后背冒出冷汗,看来昨天田获向他禀告被那大门咬了一事是真的。。。。。。

“陈大人。”

侧边响起一声叫唤。

被打断思路的陈羲定睛一看,一名梳着双丫髻、着素色襦裙的丫头,向他曲膝行礼道:“婢子茯苓,见过陈大人。”

“茯苓?”陈羲毕竟初次来到灵星楼,对内里有什么仆役婢女自是一概不知,问道:“端木姑娘在内否?”

“在的。请随婢子往后院,我家姑娘在那。”茯苓恭敬说道,然后带路。

陈羲跟着茯苓,绕过小楼,尚未到后院,就闻到一股焦味。

莫非失火了?陈羲想道,加快步伐,越过茯苓走向院子冒烟处:“端木姑娘!”

“我在。”

被烟呛到的陈羲咳嗽了几声,抬头看到端木坐在一块树墩上,旁边是火堆,上面架了树枝并串烤着一些物事。烟就是从火里冒出来的,陈羲闻到焦味里已带食物的香气。

“原来你在烧烤,倒很有闲情逸志。”陈羲白担心一场,没好气说道。

端木身穿青色衣缘翠绿蔓草纹的窄袖鱼尾曲裾,听罢微微一笑,道:“方才风向你吹着,抱歉了。我今早料到你会来,也很久没烤鸡来吃,正好楼里还有些酒,不嫌弃就一起吃吧。”

树枝串烤的正是已斩件的鸡块,鸡身鸡翅鸡腿分开来烤,而非整只鸡烤。这种烤法陈羲倒是头一回见,觉得新鲜,就点头坐她旁边的树墩上,道:“酒就不需,有什么喝的端些上来就行。”又好奇道:“你怎会料到我今日会来?”

边说边打量着这后院:不大,颇像荒野郊外,野草从生尤未干枯,黄绿的草地上零星开些说不上名字的花;南边有一藤架,东边有一株树,远眺正好可看一派秋色。端木边烤鸡翅边道:“昨日我外出,回来大门告诉我有个叫田获的人带着几个士兵来砸门求见,大门就咬了他。所以我料到今日你会来一问究竟。”

她的语气平常如谈论天气,陈羲却有汗毛倒竖之感,道:“大门还会咬人说话?我就是听闻此异事,担心你会出什么问题,故而过来一看。”

端木笑道:“有劳关心。放心,此处是个好地方。”茯苓此时端出漆盘,里面盛着两碗羹汤,递与二人。端木并不解释,先邀道:“不喝酒,那就喝些羹汤罢,拿鱼煮的,是楼里现成的。”

陈羲接过道好,喝下只觉鱼汤浓滑香醇,温暖慰贴着胃。

茯苓无声退下。

“好汤!”陈羲一口气喝干,赞道。

端木微笑不语。

“你做的?”

“不是。不过是我指导着做的。”

“指导?”

端木递给陈羲一只烤好的鸡翅,道:“鱼汤并不是人做的,是汤锅自己做的。”

陈羲愕然,鸡翅也顾不上接,端木对他反应似乎很满意,方悠悠解释道:“物老成精。你也知道灵星楼那些异事吧?其实内里并无异物亦无鬼怪,只是里面小到一盘一碟,一锅一瓢,大到屋檐地板,均有百余年历史,因而能行动说话而已。”

陈羲见端木笑容颇意味深长,顿觉此处一草一木,坐下的树墩,大门,楼柱等等仿佛有了生命,似在窃窃私语议论着他,如此一想,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曾动摇后退的中尉也不免暗自心惊,手里捏出一把冷汗。好一阵方定下心来,拿过一碟鸡翅,道:“草木倒罢了,连盘碟等死物亦成精,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端木呷了一口汤,道:“动物植物也罢,石头盘锅等静物也罢,只要存活于世上,岁月久了自会成精,不足为奇。据说商纣王的宠妃妲己就是千年九尾狐狐妖,还有一位妃子是玉石琵琶精,皆化作人形迷惑君王。”

陈羲低头思索一会,方释然道:“原来如此。”

从怀里掏出一物,递与端木,道出今日另一来意:“说到物老成精,我有一物想请你过目。”

端木接过一看,原来是一方翠绿玉佩,镂空雕着双凤及云彩,栩栩如生;玉身通透,内里还可见一丝红血丝,不大不小正适合在手里把玩。仔细端详后,端木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道:“有趣。”

陈羲显然不觉有甚有趣,冷冷道:“此玉佩已引出三件命案。”

茯苓往汤碗里添满鱼汤,端木放下玉佩,又呷了一口汤,道:“愿闻其详。”

“要从三日前说起。。。。。。”

《汉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