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恋恋红尘》恋恋红尘小说免费阅读 HE 恋恋红尘章节目录

恋恋红尘

穿越已完结

主角是叶清冬,罗沐北的小说《恋恋红尘》此文是落撒撒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夜。 月色妖娆如冰莲。 器宇轩昂的默雨山庄外,一骑轻尘迎面而来,浅紫色的衣衫在月光的沐浴下混乱得有些分不清原本的模样。女子扬马,

|更新:2019-12-03 08:12: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叶清冬,罗沐北的小说《恋恋红尘》此文是落撒撒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夜。 月色妖娆如冰莲。 器宇轩昂的默雨山庄外,一骑轻尘迎面而来,浅紫色的衣衫在月光的沐浴下混乱得有些分不清原本的模样。女子扬马,

《恋恋红尘》免费试读

夜。

月色妖娆如冰莲。

器宇轩昂的默雨山庄外,一骑轻尘迎面而来,浅紫色的衣衫在月光的沐浴下混乱得有些分不清原本的模样。女子扬马,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大声一叹:“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亲爱的,如此良辰美景在这感叹什么,莫不是没人陪?”凌空的白绫在这妖娆的月色下画出宛如蛟龙般的狂姿,从浅紫衣女子身旁绕过,急速收回。声音从远处传来,宛如出谷黄莺般娇媚婉转。

饶是这声音再好听,在此刻却像是修罗地狱的鬼嚎。自己一切羞辱和愤怒,都是败这声音的主人所赐。

浅紫衣女子压下心中的愤怒,运功,点足,拂入墙内:“死西西,你总算肯出来了!”话音刚落,便见一翩然出尘的女子破空而来,落到浅紫衣女子面前。

月光打在她身上,在她浅蓝的雕线金纹雪纺长纱落下圣洁的光华,盈盈衣袂随着夜风飘扬,绝美的面容上洋溢着举世无双的飞扬神采,嘴角边伴着一抹睥睨众生的浅笑,连月华里举世无双的嫦娥仙子都要逊她几分,直教人移不开目。若不是知道她的本里,真要被她这迷死人不偿命的外貌给骗了去。

见鬼了,浅紫衣女子心里没来由一阵恶寒,心里大有点受不了的表情,想起她以前的种种恶迹,怎么会觉得她是一仙女呢?虽说这女的是有许多优点,长得不错,武功够好,盛名够大,外加有时没事会发一点神经病般的小善良。这些就算了,同于自己一样为二八年华,但她的身上永远都有一种无人可比拟的超华与洒脱,虽然自己不承认,但确实是比自己强,况且,这女的那种超华与洒脱的气质会随着她的意愿而来,在任何一个时刻都可以自由收敛。

但,还是跟仙女绝对差一档次,绝对的!

“喂,为了让我出来,让风之谷的绝世毒手真是煞费苦心,都跟这儿装淑女悲春伤秋来了!”女子一脸鄙视,慵懒地落入身后的一株高大的榕树上,伴着风一脸悠闲地看着地上气得要跳脚的另一女子。

“落依稀,你不要太过分••••••”女子气得都忘了,自己也是武功不弱于她的,飞上树枝绝对是轻而易举。只是心里在愤愤然:这女的绝对不能开口,一开口就会从女仙变成女魔。

“我过分,那是谁在荒郊的茶肆冒我的名干了不可告人的事,坏我名声?”落依稀一脸气愤,大有一副女王俯视众生的姿态。

“什么叫做不可告人的事,落依稀,你把话给我讲清楚了?”浅紫衣女子气得肺都要炸了,她不过是用了一点小技巧毒倒来了一大片人而已,谁叫那些人那么蠢,自己做得那么明显都没看出来,自己真正的撒毒技术压根儿就没使出来。

一边暗叹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一边跃上树枝。就这点破事就被眼前这死女的说成是不可告人的事,传出去,自己还要不要活了。

“要不是你自己不守约,我也不会让那些人为我的气愤陪葬,是谁说好在茶肆相见的?”

“呃,我有事耽搁嘛?”落依稀先是一阵心虚,随即又开始睥睨众生起来,“这我就不久不追究了,但你干嘛把我最爱的小雏菊弃之荒野,恩?”顿了一口,从树枝上跳了下来,拂了拂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也就算了,你竟然还掀我老底,叫人找到听雨楼去!”

浅紫衣女子脸色微微变了变,也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到落依稀的面前,露出一朵笑靥如花:“那家伙真去找你了!”浅紫衣女子想起那个青衣男子,一身的内敛气质,绝对是个不好对付的主。不由得讨好落依稀来,刚刚明明一副吃人的模样,此刻便像犯了错的小孩:“我不是故意的啦!”

落依稀憋笑憋得内伤都出来了,却依旧一线严肃的背过身,努力不让那个刚才还在飞扬跋扈的女子看出来。

“真找你了!”浅紫衣女子见落依稀不答话,还以为她真生气了,不由得扯了扯落依稀的衣袖,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定定地望着落依稀。

“哈哈哈••••••”落依稀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意识到了危险,立马跃离浅紫衣女子十丈远的地方。

“落依稀,你耍我!”浅紫衣女子这回真是气得火冒三丈了,一副“要将落依稀拆吃入腹五马分尸”的表情,随手射出一个银叶。

清叶四式。第一式——一叶知秋。

清叶四式是一种极厉害的武功,在江湖中享有极高的地位,可以说是令人闻风丧胆。但至今,只有一人可是使出它出神入化的威力,这个人便是江湖三女侠之一的“绝魅暗影叶魂花。”也便是眼前的这位浅紫衣女子了。

“喂,你有没有良心,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同生共死的伴侣啊,你竟然把‘一叶知秋’用在我身上!”落依稀一边悠闲地躲过‘一叶知秋’的威力,一般愤愤不平道。她是躲过了,可惜惨了刚才那个被她们共同踏过的大树,被她银叶一扫,立马由中断开,几成粉末。这还只是用了四成不到的功力,清叶四式,由此可见一斑。

“我没良心,我看是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才对,你也知道我是你的生死伴侣,这样戏耍我,好玩吗?”说完,又是一片银叶凌空而出。

“喂,来真格的!”落依稀收起玩耍之心,巧妙地躲过银叶,而远处一座古亭的顶端立即粉身碎骨。

“喂,你们俩能不能不要每次来我家就毁墙拆瓦的,好不好,我有钱也不是这么给你们糟蹋的啊!”这座器宇轩昂的山庄的主人终于出现了。

“你闭嘴!”两个打得不可开交的绝美女子终于头一回有了默契地朝着刚出门的主人大声喝道。

这主人被两人的大喝吓得有点腿软,稳了稳身形,看了看落依稀,又看了看浅紫衣女子,最后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对着浅紫衣的女子道:“清冬,依稀向来都是这样的,你就不要跟她吵了嘛!”

被叫清冬的女子再次撒出一片银叶,转头对着廊口的屋主道:“罗沐北,你要再敢说一句,我今晚跟你没完!”

罗沐北想起叶清冬的种种作为,心里一阵恶寒,明明还是初秋,怎么好像有一阵寒风凛冽的感觉呢,立即转过目光,落到落依稀的身上,还没开口,便发现落依稀一道可以杀死人的目光,吓得罗沐北立即噤声,这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两人就这样目中无人地打着,都过了两百招也分不出胜负,罗沐北看得瞌睡虫都来了几只,叫丫鬟准备好的零食早就吃完了,这两人还打得如火如荼。正准备再跟周公下一盘棋的时候,那两女的突然又有默契地一声狂吼:“罗沐北,我打累了,去给我倒杯茶来!”

苍天啊,到底有没有天理,明明在这里,自己才是主人,被两人不当做一回事也就算了,竟然还把自己当做丫鬟奴婢来使唤,自己好歹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三女侠之一啊!

罗沐北捶胸顿足,大有一副“你们再这样气我,我就死不瞑目”的表情,但动作还未做到一半,发现四道如冰雪般寒冷又如烈火般炙热的目光杀过来的时刻,立即吓得以光一般的速度奔回了厅内,端了两杯茶:“两位女侠,两位神仙,两位美女,饶了我吧,就算不饶我,也饶了我庄内的花花草草吧,这些都是我家老头子在外收所来的百年难得一见的名贵花草,砸了,我家老头子会掀了我的皮的,要你们来,是帮我解决问题的,现在问题还没解决,又给我惹出一大推麻烦来,你们再这样,下次休想从我手上拿走一分钱!”

“你敢!”两位美如天仙的女子第三次异口同声地朝着罗沐北狂吼。笑话,要是罗沐北不提供她们俩银子花,让她们喝西北风去啊!

“我有什么不敢的,别以为我不动手就当我是病猫!”说着,便将手中的两杯茶凌空一掷,自己立即跑回屋内,嘴里虽然放着大话,心里却在想着,这俩女的,凶起来都不像人,还是少惹为妙。

两人一转身,伸手一抓,优雅地接过茶,立即落到院子里已经准备好的两张藤椅上。闻了闻茶香,悠闲地喝了起来。微风吹拂,将两人的衣衫吹得轻飘,月光笼罩,清清浅浅,将两位绝美的伊人衬得好似九天之外飞下的仙子,而刚才那大打出手的场景好似是所有人的幻觉一般。

“看在你给我们端茶送水的份上,我们暂且饶了你们家的花花草草,说吧,信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搞得天似乎要塌了似的?”说话的是一身紫衣的叶清冬,她正优雅地端着茶,微抿了一口。

罗沐北立即像犯了大罪刚好碰到皇帝一高兴而大赦天下的囚犯般,乐颠颠地端了椅子坐到了她们的身旁。

“我要嫁了,婚期都定了••••••”

话还没说完,落依稀刚喝的一口茶全都呛了出来,堂堂江湖上赫赫威名的江湖三女侠之首的她差点就被这句话给呛死。

“北北,你说慢点,搞不好明天的江湖杂质上的头条就有‘江湖三女侠之首风华绝代美如天仙的落依稀被一则婚事呛死!’多丢人啊!”叶清冬一边拿眼白罗沐北,一边帮落依稀顺气,嘴里还不忘丢出惊人爆语。

落依稀顺好了气,暗力一使,茶盏便像自己长了腿一般,凌空飞到屋内,安好地落在了茶案上。落依稀白了一眼叶清冬,然后正襟危坐起来,叶清冬还以为这个家伙终于放下了戏谑之心,开始真正地考虑了起来。

“新郎帅不帅?”落依稀的话刚吐,罗沐

《恋恋红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