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夺天真经》玄天真经忆梦下载 反攻 夺天真经总受

夺天真经

玄幻连载中

主角叫南天,白芒的小说是《夺天真经》,它的作者是中义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断壁残垣,毫无生机,如此模样,栖心村也不知遭受了多少蹂躏,植物、树木折断散落,像是打斗过的痕迹,甚至山石土地也有翻转的痕迹。 那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3 00:05: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南天,白芒的小说是《夺天真经》,它的作者是中义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断壁残垣,毫无生机,如此模样,栖心村也不知遭受了多少蹂躏,植物、树木折断散落,像是打斗过的痕迹,甚至山石土地也有翻转的痕迹。 那

《夺天真经》免费试读

断壁残垣,毫无生机,如此模样,栖心村也不知遭受了多少蹂躏,植物、树木折断散落,像是打斗过的痕迹,甚至山石土地也有翻转的痕迹。

那什么神秘兽皮真经有什么魔力,南天也没见上面有文字之类的,但是此地处处透着搜寻者的疯狂,说明有大秘密,也许只有在中原才能找到答案。

破旧“栖心村”石碑斜躺,上面血迹杂草灰尘满布,土包没事,南天知道那是修士以元神探查过了。

来到此地南天满心悲伤,想起曾经的村民,儿时的玩伴,还有默默的父母。想到自己曾经的天才和落寞,更有当时看破的洒脱。

抚摸“栖心村”,逝者已矣,既入修真道,自是要一路走下去。

再次回来,南天有一种以超脱的心态看待曾经发生的一切还有曾经的自己,更坚定了不断向前的决心。

“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这块石碑上有秘力流转?”南天突然感觉“栖心村”上有神秘力量缓缓流动。

小鹏鹏一接触立马炸了,羽毛竖直,犹如刺猬,像是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嘴里念道:“是他!一定是他!”最后干脆刺激过度,昏死过去。

南天知道小鹏鹏实力不差,至少是元神境,出身来历神秘,能刺激到它的东西恐怕也是来历非凡。

石碑震动,一股可怕波动从中传出,南天手掌生疼,赶紧撒手,手掌已然破皮流血。震动越发厉害,耳膜鼓荡,像是随时破裂,甚至有种要解体的错觉。

来不及思考,南天一把抓起昏在地上的小鹏鹏,向远处掠去,到了百丈之外,不适感才消失。

回头再看,那石碑白光大盛,莫名能量流转不息,渐渐覆盖石碑,看不到内里。猛然,三尺见长的石碑放大,高达数十丈。不见原本的厚重,或者不能称为石碑,虚化透明,缓缓向上拔起。

原本埋在地下的栖心村民随着石碑拔高带了出来,包裹在石碑的能量中,更为惊人的是那些村民栩栩如生,哪里像是埋入地下月余的骸骨。

猛然,那如幻的石碑放出惊天白芒,白芒直冲天际。

轰!

轰!

轰!

白芒又化作另外一块石碑,在空中像是撞击什么,一连三次。撞击看似随意,但是南天有种天塌般的压抑,是更本不能理解的伟力。

天破了!在石碑撞击处如乌云中透下的光,模糊中南天看到相同的八块石碑,以八卦位排列,中心处如海市蜃楼,竟然有天地,有山有水,有万物存在其中,还有一闪而过的三眼怪人等奇怪种族。

一闪而过,那里变成混沌一片。原本地面上的石碑,受到牵引,能量更为狂暴,又变大几分,冲天而起,眨眼没入天空那片混沌中。

地面早已经一片狼藉,原石碑所在留下天坑,好在那能量虽然狂暴,但并未波及很远,南天此时已在两里之外,所以安全的很。小鹏鹏醒过来了,浑身颤抖,站立不稳,狼狈不堪。

天空中那如门户般的混沌并未消失,反倒透下来一种如山岳般的压力,像是要从那门户喷出一座大山。

一道长虹从门户中冲出,落向地面,天空那门户在能量翻滚间消失不见,弥漫在周围的压力、狂暴也彻底消失。

地面上,原来的位置,一块石碑赫然在那。石碑上鲜血如注,像是浸泡过血池,石碑不断吸食,鲜血一点点不见,甚至连流入地下的鲜血也被吸了回来。

一会吃得饱胀,表面光滑,神光异彩。

石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化,转眼间变成最初的模样,其貌不扬。原本狼藉的地面,天坑此刻也恢复原状,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寂静。

好一会,有幸见此惊变的一人一鸟才缓了过来。

“你哭什么?”小鹏鹏问道。此刻,南天满脸婆娑,目光直指刚才天空中门户所在地,嘴里喃喃道:“去了哪里了?”

“你有没有看到,刚才石碑带走的那群人,他们活了,我都看到我妈跟我说话了。你到底看到没有?”南天很是激动。

“人家是看到了,怎么了?”小鹏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们活了!只是他们去了哪里呢!”南天转悲为喜,就在那石碑直冲门户之际,南天看到被石碑包裹的村民还有父母都活了过来,甚至看到母亲要跟自己说话的动作。

父母村民活了,南天开心。神秘门户后是什么地方,还有神秘石碑带回来如注鲜血,他们安全吗?不会遇到更可怕的危险吗?南天开始患得患失。

猛然,南天道:“小鹏,你好像知道什么,那个他是谁?找到他自然能找到我父母他们了。”

“我不知道,那是遗传自灵魂的恐惧,我也不知道啊。”小鹏鹏缩缩脖子道。

“对了!那块石碑!”

一块破旧石碑,“栖心村”三个字依然存在,斜立乱石杂草间,一人一鸟想尽办法不能动其分毫。

没有办法,做无用功也是枉然。有上次的教训,南天知道这会怕是早就惊动东荒了,虽然此地被天妖道屠戮一空,但是那天地异象非同一般。

远离此地,再想它法,最重要的是自己实力不够,传闻中原之地不但有存在千年的称祖之人,更有超越六变不死不灭的存在,如此异象只怕只有他们才能搅动。

传闻超越道镜六变之人,改天换地,断山截流,好在只存在传说中,不然南天真的怀疑是那般人物所造成的。

一人一鸟在郁闷中踏上去皇城的路,既然没有别的办法,还是接受现实。

父母留给自己的半块玉是时候去了解了。

就在此地石碑震天时,东荒修士一片哗然。

塞北城中,那日那女子猛觉元神被锤,口吐鲜血。寒门中,罗烈一口黑血吐出,萎靡异常。皇城中,一中年男子正修习打坐,猛然七窍流血,像是走火入魔,而后香下一颗丹药。

皇城某处园林中,一年轻公子盘坐蒲团,猛然浑身颤抖,七窍流血,大呼“我命休矣!”。好在只有三息时间,年轻男子道:“果然.....”

丁景山、吴老妪也受了伤,还有不少东荒修士受伤,实力越强,伤势越重,反倒道镜三变一下修士并无受伤之人。

也就是在那时。

距离东荒极其遥远的某地,一白眉白发老者,面容如朽木,眼中好像推演万物生灭,深邃中流光划动,猛然眉心渗出一滴鲜血,老者更加干枯,摇摇欲坠。

下方一男一女两年轻人,急忙扶住老者,道:“师傅,您怎么了?”

老者摇摇头,半天,道:“天机一现,我看到的全是绝路。”

“师傅,可有化解之法?”那少年轻道。老者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抬手指向某一方向。

“自古天机混乱地?可是您不是说我门派靠近不得吗?”男子急道。

“也许吧。你两不日下山去往那里,也许那里有你等的造化!”

“师傅尽然说也许”旁边那女子好像遇到什么不可思议。两人还想问什么,老者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再问。说道:“迎客吧!”

也就在同一时间,许多存在,不知多少种族的顶级高手心生感应,更有许多宗门世家、正邪势力祖器异变。

“天机!”所有人心道,朝着干枯老者而来。

天地好像有了一丝不同,只是闻到这一丝不同的又能有几人。

南天大受刺激,疯狂修炼。南天资质属于最差的人,跟凡人相比也就临门一脚,加上没有雪山的寒冰元气,《玄冰诀》更是事倍功半。经脉似乎适应了寒冰属Xing,《神火诀》一旦运转,经脉疼痛预断。雪山修习那次可能是运气,也可能是环境使然。

《龙象力经》也像是遇到了瓶颈,寸步不前。

南天苦恼不已,但还是咬牙坚持,不断运行周天,白天黑夜,丝毫不放松。

一人一鸟也不急着赶路,一路慢慢悠悠。穷怕了的南天一路打猎,倒是换了不少银子。人情世故,世俗红尘,一路走来,南天总算有些见识,不再是先前的懵懂少年。

皇城在栖心村正西千里地,靠近中原。一人一鸟竟然走了一个月,如同凡俗般。

在中原高手的绝对压制下,天妖道和人族不再争斗,甚至还有合作。

一路走来,南天知道中原以一位二十岁的男子压制东荒各派包括天妖道,那人叫元一。

半月前元一下令,将在东荒皇城设立擂台,进行大比,以道宝为奖励。道宝之威,在东荒传的神秘,强大无匹,南天也是因为追击道宝,才走上修真道路。

半月以来,东荒众门派、家族,各个势力齐涌向东荒皇城。就算明知没有希望,也愿见识道宝之威。

路上人来人往,这是快入关景象,下一站就是东荒皇城。

如往常一样,南天入城前先要去城外山林洗劫猛兽,换取银子。南天肉身力量几乎媲美道镜四变初期,大材小用,无往而不利。

“前面有人唱歌,好难听啊,小鹏鹏受不了了!”小鹏鹏一副难受的表情。南天也听到了,没怎么在意。

突然,那歌声一变,哪里还是歌。

杀伐之气!

前方在战斗!

《夺天真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