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殿下,臣不嫁》公主殿下臣退了这一退 小攻 殿下,臣不嫁字母文

殿下,臣不嫁

架空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鬽狮原创小说《殿下,臣不嫁》,主角是上官家,于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有一种触动,强烈的荡漾在我的心房。我看着小屁孩并不伟岸的身躯,咬了咬唇,尽管没长牙齿,但牙床磕在细嫩的唇瓣上仍有钝钝的痛。 “把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1 20:04: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鬽狮原创小说《殿下,臣不嫁》,主角是上官家,于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有一种触动,强烈的荡漾在我的心房。我看着小屁孩并不伟岸的身躯,咬了咬唇,尽管没长牙齿,但牙床磕在细嫩的唇瓣上仍有钝钝的痛。 “把

《殿下,臣不嫁》免费试读

有一种触动,强烈的荡漾在我的心房。我看着小屁孩并不伟岸的身躯,咬了咬唇,尽管没长牙齿,但牙床磕在细嫩的唇瓣上仍有钝钝的痛。

“把我扔掉!”我听见自己有些残酷的声音。

他微微一愣,左臂被扑上来的狼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把我扔掉!”我又重复了一遍。他的手已经有些脱力,却仍不肯放开我,他大吼道:“谁要做那么丢脸的事啊!”我的声音更加冰冷,用近乎命令的语气冲他吼:“我说,把我扔掉!”他充耳不闻,专心的应付着一只只扑过来的狼,又有几只狼扑过来咬上他的手臂,血腥充斥着我的鼻腔,他的手几乎麻木了。我狠下心,对着他他受伤的手臂用尽全力踢了一脚,怒骂道“滚!”他的手完全使不上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跌落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狼猛扑了上来一眼中泛起了红光。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我有些迷惑地睁开眼,迎面而来的是生冷的秋风,刮的我的脸颊有些痛。发生了什么?我努力向后看了看,发现狼群不断的顺着我的方向撤来,跟着将我咬在口中的狼身后不断的奔跑着,似乎是放弃了对小屁孩的围攻。

看来没事了,一放松下来汹涌而来的疲倦便席卷了我舒缓的神经,在这颠波中安稳睡去。

我不知道这是一只刚失去幼崽的母狼。在狼群中幼崽处于极高的地位,而头狼的幼崽更是倍受重视,受到整个狼群的高度保护。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幼崽因为一场感染疾病几乎都夭折了。痛失狼崽的母狼情绪高涨,听到我的啼哭声,母Xing泛滥,以至于带领着狼群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要是知道原因,估计是欲哭无泪。这都什么事啊!

看着温顺的睡在身旁,随着本能吮吸Nai汁的我。母狼的情绪逐渐稳定,血红的光从它的眼中一点点隐去。

它伸出舌头轻轻的在我脸上舔着,湿热的感觉使我下意识的躲闪着。“嗯……”

脸上湿腻的感觉无法躲闪掉,我忍不住皱眉,发出不满的轻哼。母狼终于停止伸出它湿热的大舌头对我进行热情的洗脸运动。只是用头轻轻的在我脸颊上摩挲着。

终于吃饱喝足Nai水的我略带满足的歪过头,小小声的打了个饱嗝。

母狼摩挲了好久,才恋恋不舍的将我含回干草中,带着狼群去猎食。

等我醒来还没见狼群回来,零零散散的几只小狼互相扑咬着。我打了个哈欠,这是什么节奏?难道狼群觉得我不够塞牙缝,想要养大?不过人长的很慢唉,估计等它们死了,我才长大的。我无厘头的想着。

远处传来兴奋的狼嚎,小狼崽们兴奋的直打转,“嗷嗷”乱叫着。

狼群拖着几只小鹿,当然是死透的,丟给了大一点的小狼崽。小的几只吃的是公狼咬下来分好的肉。这画面真是异常温暖而血腥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母狼便拖着我的早餐过来了。我吓了一跳,把头猛的一缩。母狼把肉分好,含到我的面前,用粘染血迹的头拱着我。那意思很明显,赶紧吃吧。我头皮一阵发麻,挥舞着我的小短手小短脚速度爬走,躲开母狼的热情。母狼对着自己新女儿的不领情有些不解,它走到还在爬着“玩耍”的新女儿身旁,含回来让她直面她的早餐。

我看着眼前血淋淋的鲜肉,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不吃!我更加激动的挥舞着小短手小短脚,爬爬爬。母狼就一次次将我含回早餐面前。最后失去了耐心的母狼低吼一声,对自己的新女儿的不合作感到恼怒。我吓的四肢乱挥,扑倒草丛中,“哇哇”乱叫。

最后母狼自己把给我的早餐吃了,并且吃过后还故意挥了我一爪子。我吓的小身子骨都颤抖了。

母狼也不管我,径自坐在一旁整理毛发,等一切打理好又理所应当的把我含回它的身旁,躺下拱着我,示意我喝NaiNai。虽然我很想作出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坚决抵抗,但是五脏庙实在受不了这份折腾。所以,我欢快的吮吸着我的新早餐。

接连几日我都在反抗三餐中的鲜肉,睡觉中平稳度过。偶尔有热情的小狼扑倒我的身上,一副要和我欢快做小伙伴的模样。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爬走……

这天夜里,狼群和往常一样出去捕食,我在睡觉。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狼嚎和人声。于是,我转过身继续努力和周公下棋。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的声音传进洞Xue。

“老大,这儿有个山洞。”

“你母亲的,难道老子看不见吗?蠢货!”粗狂的声音后响起清脆的“啪”的一声。

“那俺们进去吗?”另一个憨厚的声音响起。

“废话,不进去到哪儿过夜?在外面给狼做宵夜吗?”又是一身清脆的“咚”,似乎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后是凌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老老老大……”慌乱颤抖的声音回荡在山洞中。“说”粗狂的声音露出不满。

“这孩子没气了”委委屈屈的声音。

“什么?”粗狂的声音中隐隐带了丝不稳,“你祖母的,你怎么照顾的,怎么给弄死了。”整个山洞里都回荡着粗鲁地怒骂声。

“他太小了……”弱弱的声音似乎要辩解什么。

“别他母亲的给我找借口。”又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

“这可怎么办,孩子死了,人质都没了,官兵们一定会把我们赶尽杀绝的……”原本狗腿的声音开始焦躁地碎碎念起来。

“闭嘴!”粗狂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焦躁。

“老大,这儿有一个婴儿。”一个略带惊喜的声音从一个发现我的盗匪口中发出。

“哈哈哈,天不绝我!”男人仰头大笑三声,接着大手一挥迫不及待地说“快快快,将那孩子抱着。”

那盗匪刚把我抱进怀里,我就醒了。我嫌弃地看着他,嘟起嘴努力在他怀里找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等我再醒过来,天已经微微亮了。

这群穿的非常非主流的汉子在山洞里摆出千奇百怪的睡姿。我真佩服他们,怎么在狼窝里睡的这么**。话说,那些小狼崽呢?我突然想起我的那些小伙伴们。我爬出男人的怀抱,四处张望,居然连半个影子都木有看到。我“嗷嗷”直叫,终于看到几只狼崽从地底下钻出草丛,探出小小的脑袋,它们看见人又缩进草丛中,再没有半点动静。

我轻轻的哼一声,你们这些没义气的狼崽子。

等到那块头最大的汉子醒了,貌似是个首领。立马将所有的大汉弄醒,他的方法简单粗暴,就是每人一脚。

这让我瞬间想到天下无贼里的那句话,最烦那些打劫的了,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木有。确实,简单粗暴到无脑。

“天亮了,我们走。”贼头带领着这群汉子离开了山洞。我当时真想闹些事拖住他们,让捕食回来的狼群弄死这群人,不过有心无力。

于是乎,我便阴差阳错代替了被扔在狼窝里的死婴成了人质。

玄英廿十三年,礼部侍郎夫人入京,途径黑煞,遭匪。将领命,取之兵于之僧,经七日七夜灭匪,救出稚子,侍郎夫人陨之。有人闻山林间七日狼嚎不断,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吾皇闻之惋,追侍郎夫人,一品诰命。

屋外传来的嘈杂声真是扰人清梦。

我有些不情愿的撑开眼皮,咂了咂嘴。怕是又要折腾几天了吧。将头往里缩了缩,心中更是多了几分烦躁。莫名其妙就入了这礼部侍郎府,这年头,没什么DNA检测,也查不出什么血缘关系,更重要的是这群人连质疑都没有就让我稀里糊涂顶了这个所谓的“公子”,拣了一堆便宜亲戚。

我深切怀疑‘不靠谱’这三个字就是为这群人创造的,我发誓我是一个99K纯的女娃娃,就算我现在没有胸了,也不至于被当作“公子”吧,生理结构都不一样,你确定真的可以这样合并同类项吗?

对了,还没介绍我现在的父亲,上官青云。他现居礼部侍郎,出身书香世家,九代单传,与我没见过面的母亲,也就是已经逝去的一品诰命夫人恩爱多年,苦于无子。而就在这时那个所谓的公子悄悄降临了这个家庭。因喜得贵子,母亲便急着去庙中还愿,但前三个月胎相不稳,母亲只能作罢,第五个月母亲就急切赶往五台山上还愿,父亲公事缠身,便没有作陪。五台山路途遥远,为迁就母亲,这一去就去了二个月,回来的路上那个小公子就急急的爬了出来。后来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那群人没一个幸存。唉,微叹了口气,好好的一对鸳鸯从此就阴阳相隔了。要不是我这个便宜“儿子”给他牵挂,他也许早就随母亲而去,黄泉路上再续未了缘了。

“吱——”门被人粗暴的推开,发出低声抗议。

“小乖孙,醒了吗?”粗矿的声音震得我耳膜一阵阵发麻,拜托,依您这分贝,猪也给吵翻了窝,哪还能睡得着。这个,就这个把肉麻当饭吃,把流氓当气质的就是我现在的外祖父——夏正山。

他倒是过的潇洒自如,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他对我的父亲态度充满矛盾,对于父亲没有陪怀孕的母亲去还愿造成母亲的逝去始终耿耿于怀,但对父亲将我这个女娃娃当做上官家的‘长孙’又甚感慰籍。他偶尔也忍不住感慨道“命运弄人啊……”

我倒不是算不上不待见他,只是他爱凑热闹的那股劲儿,实在让人汗颜。

《殿下,臣不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