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重生成游戏的npc小说 帝王攻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全文章节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

游戏连载中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由网络作家树叶字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摩尔,宁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奥格玛还是那熟悉的样子,虽然已经2个月没有来过了,恍若隔世一般,直到今天宁宇才见识到了他的雄伟壮观,现在的位置是在银行,说起银行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0 00:07: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由网络作家树叶字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摩尔,宁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奥格玛还是那熟悉的样子,虽然已经2个月没有来过了,恍若隔世一般,直到今天宁宇才见识到了他的雄伟壮观,现在的位置是在银行,说起银行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免费试读

奥格玛还是那熟悉的样子,虽然已经2个月没有来过了,恍若隔世一般,直到今天宁宇才见识到了他的雄伟壮观,现在的位置是在银行,说起银行,宁宇摸出了囚丘给的那张支票,30金币,得赶紧兑换出来,免得夜长梦多。

艾泽拉斯的银行也要开户的,宁宇无法再像玩家时代那样随便就点开银行了,他规规矩矩的填写了申请表,又心不甘情不愿的交了一个金币的手续费,这才得以开户,把那剩下的29金存了28金进去,剩下的一金币要拿来傍身。

做完这些,他才向里面走去,想知道多伦是谁,这里到底怎么了。

奥格玛显得比雷霆崖有秩序一点,各种肤色各种族的人都有,而且人数众多,碰头打脑的全是人。萨尔应该是在智慧谷的城堡里,因此宁宇首先就是想到那里去。

不过,事情总是比想象的要麻烦点。

见他是个牛头人,并且不是普通玩家,士兵就阻挡住了他进智慧谷的去路:“这里是首领所在的地方,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看见他闪着寒光的利齿和手里的发黄光的武器,宁宇决定还是不要硬碰硬的好。

兜兜转转一圈,他开始后悔没有带影葬过来,如果这丫头来了,说不定可以潜伏进去呢。

索性再回去找士兵磨叽。

“大哥,你的胡须很帅啊!”

“没你辫子好看!”

“喝酒吗?”

“滚!”

灰头土脸的被骂了回来,再转,奥格玛大街小巷多了去了,老子就不信没个地方可以进去,狗洞也行啊。

还真就没有狗洞,别说狗洞,耗子洞都没见着一个。

宁宇有些沮丧了,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自己在奥格玛却没啥作用,他心里开始焦急起来,如果连这事都办不好,还回什么家?回家的难度肯定不是这个可比拟的,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填饱肚子,慢慢想办法吧。

这里是拍卖行旁边的旅馆,店老板是个憨厚的兽人格雷什卡。

房间相对于宁宇来说矮且暗,只有一个大门没有窗户,老板格雷垂首站在门内招呼客人,也随时准备着招呼偶然闯进来的玩家(主城的旅馆少有玩家进入),屋里烟雾缭绕,人声鼎沸,喝酒的打牌的,吹牛皮侃大山的,还有两个哥布林吟游诗人弹风琴,热闹无比。

宁宇欣喜的在这里发现了烟草,他一口气买了一斤烟草和一套烟具,原来艾泽拉斯是要抽烟斗的,嗯,看来需要学习了。

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冒充npc,好好的歇歇脚,胃里的货全给那傻x双足飞行龙给霍霍了,现在极度需要补充能量。宁宇很大牌的要了烟熏鲑鱼、香辣龙虾、一个跃迁汉堡外带一大杯杨梅子果汁,哈哈,今晚要大吃一顿了,这些东西十字路口什么的可没有。

旅店里的音乐欢快轻松,完全把威严的奥格玛摒弃门外,不过说实话,宁宇还挺喜欢这里的。

忽然沉重的木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的牛头人走了进来,既不是卫兵,也不是玩家,他只是个平民。

“加摩尔,又去哪里疯去了?”

“格雷叔叔,我去那边的农场看了一下,猪要出栏了。”加摩尔说。

加摩尔,宁宇打量着这个牛头人,他知道这个家伙,悲催的很,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牛头人会出现在兽人的地盘,而且许多年来毫无用处,而且动辄就被部落的玩家屠戮,新手进来发现此君可杀,又能杀,于是杀之;成了老手,某天路过,心里不痛快,遂杀之;成了老手,某天路过,无聊手痒,又杀之……

宁宇也曾经杀过好多次加摩尔,大家都好奇他到底是哪来的,今天终于有缘亲眼目睹传闻中的杯具哥了。

加摩尔进来以后就老老实实的站在了格雷身后,成了一尊塑像,就连尾巴都没动一下,宁宇还巴望着他能进来搭讪呢,可是吃完了烟熏鲑鱼他没动,喝好了梅子果汁他没动,吞下最后一口汉堡他还是没动,无奈之下,宁宇只好再点餐:来一份熏肉!

果然如他所料,格雷让加摩尔去招呼客人了。

加摩尔朝宁宇走来了,他来了。

“客人,您需要点什么?”加摩尔的声音轻而有力,宁宇趁机仔细观察着他,居然发现他的耳朵很有特色,与一般的牛头人不同,略尖一点。

“你是加摩尔吗?”宁宇低声问。

“没错,可是你怎么知道?”加摩尔对自己声名在外表示惊讶。

“你为什么要在奥格玛,而不是在雷霆崖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宁宇兴奋了。

加摩尔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有点被触动了心事的样子:“客人,您刚点的单是不是熏肉?我们这里的熏肉有很多种,奥格玛兽式熏肉,幽暗城无骨熏肉,雷霆崖……”

“加摩尔……”宁宇打断了他,“请恕我冒昧,但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的。”

“我还有2小时下班,到时候在奥格玛门右的农场见吧。”

夜间的奥格玛不比贫瘠之地好多少,尤其是城外。

冷风湊的人脸疼,宁宇使劲搓手跳脚用以维持温度,他在这里等了加摩尔半个多小时了。

“你好,陌生的旅行者。”加摩尔终于来了。

“你好加摩尔!”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呢?”加摩尔审视着宁宇。

“呵呵,你的名字,在我们那里路人皆知,不过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宁宇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见胸前一道寒光闪过,加摩尔手持匕首向自己刺来,“有没有搞错?”宁宇赶紧侧身闪过,经历了这段日子的实战锻炼,他的身手已经远非昔日了。

宁宇捏过加摩尔握刀的手,制止了他的攻击:“你要做什么啊?”

“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加摩尔咬牙切齿,愤愤不已。

“怎么说?”

“为什么你们还不放过我?我的父亲母亲都已经死了,我只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我是个普通的牛头人!”加摩尔声音压低,但是声嘶力竭,仿佛在强忍着悲痛。

“抱歉……”宁宇楞了一下,他没想到加摩尔也许有着悲惨的身世,捏住他手腕的手松开了,“加摩尔,你得知道,我并无恶意,也许之前有许多人来找过你,但是我跟他们不一样。”

这次轮到加摩尔愣住了,他收回匕首,问:“那么说说你的来路吧,否则我怎么信任你?”

宁宇笑了,还真是只憨厚可爱的牛牛,说说来路吧,他又怎么能知道自己说的来路是真是假呢?

“我跟你一样,是只普通的牛,不过我经常会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你的名字,如此而已。”宁宇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怕加摩尔再受刺激。

“哦……”加摩尔好似相信了,抱着头,一屁股坐在了红砂石上。

“你的名字?”良久,他抬头问。

“我叫宁宇。”宁宇也随他坐下,坐在了他身侧。

加摩尔笑了,好奇怪的名字啊,不过感觉还不错,至少他认为宁宇对自己无害。

“你的名字在牛头人里很奇怪啊。”加摩尔说,“其实我有个秘密,也正是这个秘密,逼迫的我背井离乡,寄人篱下……”

“什么秘密呢?”宁宇好奇的问。

“身世……”加摩尔痛苦的说,“我的身世……”

宁宇没有再发问,一般类似的情况,事主都会刻意隐瞒住,否则又怎么会背井离乡呢?

“你不问我吗?”加摩尔反倒好奇了。

“不问,那是你的秘密。”宁宇说,“其实我找你只是临时起意,我来奥格玛别有目的的。”

“啥目的?”

“我想见见首领大人……”

“萨尔?”加摩尔显得有些吃惊,显然萨尔不是寻常百姓说想见就能见到的,而且谁会没事想见萨尔呢?更何况是个外族人。

“萨尔?”加摩尔吃了一惊。

宁宇微笑着,没有继续说话,因为他发现,身后不远处的一块红色巨型岩石后面,嗖的一声闪过了两条身影,看起来不是兽人,倒像是牛头人。

他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加摩尔不要继续说话,然后捏手捏脚的靠近那块岩石,这附近空旷的很,除了偶尔有低级魔怪游荡经过,一般是没有人的,这两个身影就显得十分可疑了。

宁宇的脚步很轻,轻到落在砂石地上都不带半点响动,所以岩石后的两个人并没有发觉宁宇在靠近。过了一会,他们继续探出头来打望加摩尔这边,却一不小心跟宁宇撞了个对脸,倒是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啊!”其中一个人失声惊叫,果然是牛头人。

“啊!”宁宇学他,冲他们惊叫,“干嘛跟着我?”

“谁跟着你了?我们是跟着他!”另一个牛头人气势足一些,指着加摩尔理直气壮的说。

加摩尔也跟了过来,站在宁宇身旁。

“你们干嘛要跟着他?”宁宇看了一眼加摩尔,问道。

“哼!”那人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这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事情,外人管不着!”倒是先前那个胆小的牛头人发话了,而且颇为高傲。

嗖的一声,一只路过他们身边的血爪龙被一只利箭贯穿了腹腔,嗷嗷惨叫着倒地不起,蹬了几下腿,火红的皮肤就变得黑绿,再蹬几下腿,死了。

没人看到是谁又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可是当大家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宁宇手里多了一柄金光闪闪的弓,那只箭就是他射的。

宁宇冲那俩牛一抬下巴,那意思说不说,不说老子送你见阎王。

两头牛虽然倔,但是也深谙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死死的盯着加摩尔说:“后会有期,你迟早跑不掉的。”说完转身就跑。

宁宇其实没有半点想要伤害他们的意思,毕竟大家都是部落嘛,还是同族,何苦呢,可是他们又何苦对一

《重生之我成了游戏土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