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穿越之女首富》穿越之女首富妈妈网 最新章节 穿越之女首富同人

穿越之女首富

现代言情已完结

《穿越之女首富》作者:鱼沉菁,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张红,陆安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不一会儿,李婶子家的院子里来的人越来越多,张红往后一看,见也差不多了,便指着地上的陆安瑶,对着众人慷慨道:“大伙也看到了,这是个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9 00:08: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穿越之女首富》作者:鱼沉菁,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张红,陆安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不一会儿,李婶子家的院子里来的人越来越多,张红往后一看,见也差不多了,便指着地上的陆安瑶,对着众人慷慨道:“大伙也看到了,这是个

《穿越之女首富》免费试读

不一会儿,李婶子家的院子里来的人越来越多,张红往后一看,见也差不多了,便指着地上的陆安瑶,对着众人慷慨道:“大伙也看到了,这是个从城里过来咱们村的可疑分子,还是个没有介绍信的外来人口。咱们村是不接收外来人口的。为了大伙的安全,我很有必要将这个可疑分子进行游街示众,在她不说出她的目的之前!”

陆安瑶冷冷地盯着张红,她从来没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人。

她是人,她就算做错了什么事情,也自有法律给出判断,凭什么她一个副队长,就要对她指手画脚。

她以前也听说过某些村庄是很排外,故事有光明的,有黑暗的,有平常的,说不清谁对谁错,但今天这件事,实在教人忍无可忍。

“建军,岩子,这边,这边!”陈大妮边往人群中挤,边对后边的伙伴挥手。

陈建军和薛岩两人都是青少年,反应也比较灵活,奋力地在人群中开出一条道,才终于来到了第一排。

摔在地上的女孩,不施粉黛,不戴珠玉,却美得令人惊心动魄。她就像上好的绸缎,就像一块温雅的美玉……高不可攀遥不可及。

薛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黛眉、凤眼、俏鼻、樱唇,肤白如雪。但是此刻,那女孩白嫩的脸上泛着红痕,明显是被人打过的痕迹,薛岩的心当时就跟被刺到了一样,疼。他说不上疼在哪里,就觉得,那样的女孩,是该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宠爱着,不该受一点儿的委屈。

这种疼,就仿佛是把美好的事物硬生生撕成了两半,令人发指愤怒。

“岩子、快,掐掐我,我不是在做梦吧!”陈建军不可置信地对薛岩说。

薛岩呆呆的,仿若未闻。陈大妮瞪大了眼睛,“这可得把我们村里的村花都比了去,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仙女呢,比我漂亮太多了!”

“你还知道你是个姑娘家呢。”陈建军揶揄一笑。

“我咋不是姑娘了!”陈大妮气得往他身上捶了一下。

陈大妮是陈建军的堂妹,行事一向爽快利落,再加上陈大妮高,皮肤因为常年劳作晒得比一般姑娘家要黑,所以陈建军和薛岩以前总爱拿这个来逗她。陈建军摸了摸被捶痛的手臂,连忙躲到薛岩身边,小声嘀咕:“还说是姑娘,下手真重,我咋有你这么个妹。”

这边几人还要吵嘴,那边张红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娇娇,去拿把剪刀,把她的头发给我剪了。”

李娇娇得意一笑,叫了身后一个人去拿剪刀。

“站住!”陆安瑶用尽力气从地上站起来,叫住那人,平视着张红,丝毫不见任何畏惧神色,“张副队,我不是可疑分子,你凭什么要剪我头发?”

“你还搁这儿狡辩,大伙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瞧瞧你,穿裙子,披头散发,现在街上哪还有人披头散发的?咱们村里以前留着辫子的姑娘,哪个不是把头发剪了!”

“我说了我不是可疑分子,我只是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来到了这里!”

“可疑分子从来都喊冤!”张红不屑地说,她是铁了心要把这小狐/狸/精的头发给剪了。

刚才被叫住的人并没有听陆安瑶的话,拿来了剪刀,张红发话,“你去,把她头发给我剪了。”

“谁敢!”陆安瑶凤目圆睁,这么多个人,即便她再理直气壮,也不由得有些无力。此时她也暗恨老头把她送来了这么个地方,张红瞧着就不是什么好鸟,她坚决要捍卫自己的权利,再怎么着也要来个鱼死网破。

周围的人没想到这小姑娘胆儿这么肥,连张副队都敢吼。

“好大的口气。”张红一把夺过那人的剪刀,上前一步抓住陆安瑶的乌发。

“神/经/病,你给我滚开。”陆安瑶一时也顾不了那么多,看着剪刀越来越近,她手脚并用,快准狠朝着张红的脚上踢了一下。张红没想到她一个小姑娘家,力气这么大,腿弯处吃痛,她后退几步只喊:“哎呦!”

“妈妈!”李娇娇跑过去扶她。

陆安瑶趁着他们没注意,一把捡起掉在地上的剪刀,用剪刀对准她们:“今天你们谁敢动我,我就跟谁拼了。国家没有哪条法律规定公民不能留长发,公民的人身自由受到法律的保护,你们没有资格逮捕我或者侵犯我,否则就是犯法。”

又看向张红:“你是副队长,村里人敬重你,但也不代表你就能够滥用私权。你女儿也留了长发,你为何就不剪她的头发?”

陆安瑶观察了这围观的女村民一圈,发现大部分都留着长发,只不过她们的头发都扎成了一个辫子,或者用东西盘着,只有她把头发披散着,才让张红钻了空子。

长不长发她刚穿越,也不是她能控制的。如果她知道现在是这么个特殊时期,她犯不着不知好歹,早将长发扎起来了。

村民们完全愣住了,此时的陆安瑶就像一只被惹毛了的狮子,他们一时竟也被她的气场折服了。

小丫头片子,不愧是城里的姑娘,有点儿胆量。什么法律、公民这些个陌生的词语,他们听不懂。可张红确实不是个什么好官,经常以权谋私大伙是心知肚明的。

薛岩像是被怔住了,他的眼睛再也无法从面前的少女身上移开,她是那么耀眼。他静静看着她,原本清澈的眼神变得有些幽深,心下掠过懊恼,甚至还带着一丝羞愧,他即便是不服张副队很久了,也只敢藏在心里。

她一个男孩,却没有她一个姑娘勇敢。

陈建军早年是读过书的,不同于别人,他对知识有一种特别的渴求,当她听到陆安瑶的话时,久久不能回神,说得好、说得太好了!

陈大妮也是道:“这姑娘,说话就是跟咱们不一样。”

张红嗤笑:“法律算个屁。。。。。在咱们这儿,农民就是法律。娇娇和你不同。咱们村的女人都可以扎辫子留头发,但是你们外来人口不行!你们可疑分子说的一套一套的,还不知悔改,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法律!”

《穿越之女首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