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凌云七剑》凌云文学网苍天剑帝 傲娇受 凌云七剑Basher

凌云七剑

仙侠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凌云七剑》的小说,是作者绝界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苏尘封定眼看去,被两名丫鬟扶出的女子,身着一袭粉色绸缎华衣,只因她头上遮掩一面薄纱,才难以让人看清她的真实容颜。 此女子一出,众

|更新:2019-11-08 00:09: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凌云七剑》的小说,是作者绝界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苏尘封定眼看去,被两名丫鬟扶出的女子,身着一袭粉色绸缎华衣,只因她头上遮掩一面薄纱,才难以让人看清她的真实容颜。 此女子一出,众

《凌云七剑》免费试读

苏尘封定眼看去,被两名丫鬟扶出的女子,身着一袭粉色绸缎华衣,只因她头上遮掩一面薄纱,才难以让人看清她的真实容颜。

此女子一出,众场男子发骚的淫心,又是尽数引起一阵沸腾燥动。所有人的双目更是不约而同,齐涮涮向那女子看去,更有甚着,已用口出污言加以**,企图占的一些嘴巴便宜。

苏尘封见众人轻浮,心中反感切切生厌,本想上前探的明白,可只因那女子出来之时,早已有七八名虬髯大汉,纷持手中的闪光钢刀,冷眉横眼站她身后,似怕有人闹事一般。

苏尘封倒不是怕这些打手,只是怕万一那女子不是柳菲菲,定会惹出不必要的事端出来。这才想静观其变,等自己摸清虚实之后,在做的下一步打算。

老鸨子王妈妈见众人呼声高热,心中早是喜色欢欢,示意手下击打铜锣,安的众色客难忍的平静,陪笑道:“各位官人!春春姑娘已经出来,不知各位官人可否备好……”

老鸨子王妈妈话虽未言尽,可弦外之音无非就是要众人拿出身上银两,好全然压在叫春春的女子身上。

老鸨子王妈***话,众人听的早是明白,随着一阵沸腾声起,一个身体肥硕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推开围观的众人,大腹短腿摇晃出来,手拿一大叠官家银票,眯着一双**小眼,盯着那叫春春的女子,淫笑尽现道:“王妈妈!你这“香艳阁”今日寻觅的好货色,怎可让别人拿去。”这小眼胖子说话间,已是取出几张银票,得意的在老鸨子王妈妈眼前晃它一晃。

老鸨子王妈妈见这小眼胖子,上前故意炫耀手中银票,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右手香拍轻甩,卖弄着徐老半娘的特有**,向前走的两步,奉承道:“唉吆,这不是钱大财主吗?你这一来,春春姑娘可有的大福分了。”老鸨子王妈妈这说话间,已抢过小眼胖子他手中的官家银票。

这钱大财主本名钱万串,可是洛阳城屈指可算的一个大户,只因父辈乃是受朝廷重用,贪的大量民脂民膏,而积累了万贯家财。后来虽说被朝廷罢官,可到了他的手中,也是可以落的衣食无愁。不过这钱万串为人却是不佳,自持有的一些丰盈家底,和官家之人暗中所勾,总是常常仗势欺人,弄的洛阳百姓都是敢怒不敢言。

钱万串自持家财丰厚,生活也是极度奢靡,为人更是**极尽。家中虽有大小老婆成群,可他依然经常光顾这声色犬马的“香艳阁”。这不闻的老鸨子王妈妈觅的一个绝色美人,他岂可轻易放过这尝鲜艳猎的大好机会。

钱万串见老鸨子王妈妈接过银票,一脸色相尽数露出,龌龊道:“王妈妈!你已收过我的银票,这绝色美人可否……”钱万串话未言尽,已是垂涎三尺欲上手去染指那个叫春春的绝色女子。

老鸨子王妈妈接过钱万串手中的银票,看的一眼,拦住他故嗔道:“钱老爷!你这是做甚?”钱万串淫心已起,把不得将春春她据为自有,和她好来一场日昼不分的云山合体。好解他心中的淫邪之苦,这让老鸨子王妈妈一拦,只觉扫兴十分,不耐烦道:“王妈妈!银票你已收的,怎地还……”

老鸨子王妈妈怎会不知钱万串的心思,未等钱万串言尽怒出。陪笑道:“钱老爷!你未免太过心急了吧?”老鸨子王妈妈说话间,已用手指着手中银票,似乎嫌份量足矣难够。

钱万串刚才还不知何意,现下心中明的一二,坏笑一声,才道:“王妈妈!怎地你手中这五百两银票,你还嫌少不够吗?”钱万串虽是平和言语,可话中意思却有反问。

老鸨子王妈妈不亏是见过世面之人,右手香帕一甩,冲钱万串只是发出一阵媚笑,说道:“钱老爷!这春春姑娘可是我花重金所觅,光是卖她回来,老身尽花了这个数。”老鸨子王妈妈说话间,已是伸出三根手指。

老鸨子王妈妈话音出口,别说众人惊的后退一步,就连这家底多厚的钱万串,也是登然脸上变色。

这等高价要是阁别人身上,大不了退后断了淫邪念头。可钱万串色心早是难乃,况且自己现在退了下来,只怕脸上少的颜面。

可怎乃老鸨子王妈妈透出买价便是三千,这一进一处还不得在翻上一番才是。钱万串并不罢休,变脸道:“王妈妈!你这莫非是狮子大开口了吧?”钱万串说话间,已是双目小眼尽露不屑。

老鸨子王妈妈见钱万串这般言语,将刚才收过他的五百两银票退回,面色却是不怒不温道:“钱老爷!春春姑娘乃是千里难挑,万里难选的绝色美人,不然老身也不会花这么多银票,将她重金购买回来,你说是不是呀!”老鸨子王妈妈不亏是生意人,心知钱万串淫心已动,说话之时,只已用手中香帕故意甩逗淫心难控,可还不愿再抬价的钱万串。

钱万串心中已是撩拨开来,这让老鸨子王妈妈一番调逗,双目淫光又是重新扫春春一眼,双唇轻咽唾沫,诡异道:“王妈妈!我老钱可是你的老客户,你价钱出的这般高,只怕别人有心也是难有力呀?”钱万串话尽的“力”字,自是向老鸨子王妈妈将上一军,似乎炫耀只有自己才可有的财力,能够消受的起春春这个绝色美人,若是少了自己的光顾,只怕她要亏的本钱,也好想让他将价钱压低一些才是。

老鸨子王妈妈怎会不知钱万串的心思,向那叫春春的女子看上一眼,媚笑道:“钱老爷!话虽这般来讲,可是春春这等绝色美人,如果你不肯出的价钱,只怕江湖中人会有人出的。”老鸨子王妈妈说话间,已是发出一阵咯咯大笑。

钱万串见老鸨子王妈妈话尽,人群之中已是骚动不已,他对这绝色美人春春姑娘那是势在必得,怕真有江湖人士花的重金抢了先,那他岂不是**惊醒化作空。想到此钱万串顿了顿,讨好道:“王妈妈!那春春姑娘到底是什么价码?”钱万串虽是底气十足所问,可心中也只怕这老鸨子趁势抬价。

老鸨子王妈妈见钱万串肯松气,表情依然媚笑不减,向那春春姑娘扫上一眼,甩出手中香帕,妖声细气道:“春春姑娘的底价是这个数?”说话间已是伸出一个巴掌。

老鸨子王妈妈这一个巴掌伸出,无非就是指白银五千两,这一下,众人早已沸腾一片,刚才还有淫心的众人,见老鸨子王妈妈这个阵势,在摸摸袋中羞涩的银两,只有叹气在扫春春一眼,自顾只恨难有银票消的美人在床。

钱万串虽说家底颇丰,可真要让他拿出五千两白银,去满足心中的淫欲,却是让他深觉够呛。登时目瞪口呆一番,半天之间,竟连话也难以说出一句半言。

老鸨子王妈妈见众人嘻嘘不已,在见就连这钱万串钱大老爷也是惊的,故意甩动手中香帕,媚惑笑道:“各位官人!莫要嫌春春姑娘价高,正所谓是一分钱一分货吗?如果各位官人要嫌春春姑娘太贵,我“香艳阁”可有的是五两银子一个的姑娘。”老鸨子王妈妈说这话,也无非是想让众人知道,这叫春春的姑娘只是物尽其值了。

老鸨子王妈妈在向钱万串靠的一步,娇嗔道:“唉吆!钱大老爷!你今儿这是怎么了,我可告诉你,春春姑娘可是黄花大闺女一个,作为男人,谁不想和她共赴巫山呀?”老鸨子王妈妈说话间,已是朝钱万串挤眉弄眼一番,更厉害的是竟用春春的初夜,来故意刺激于钱万串。

钱万串心中虽说为这五千两银子,弄的有些失措落言,可怎乃心中欲望甚深,这下让这老鸨子王妈妈一番逗惹,想到那绝色美人春春尚是黄花大闺女,这让钱万串只觉全身欲火更是焚身,一双淫目又扫那春春一眼。咧开丑陋的嘴巴说道:“王妈妈!不就是五千两银票吗,我钱老爷有的是钱。”钱万串说话间,已从怀中掏出一大叠官家银票,甩手只塞进老鸨子王妈***手中。

老鸨子王妈妈这下得了银票,心中已是乐开了花,连连用双唇亲的官家银票,双目笑成一条线,乐呵呵道:“钱老爷!你果然是痛快之人,春春姑娘可就是你的人了。”老鸨子王妈妈说话间,竟不忘用手中香帕轻佛一下这个出手阔绰的财神爷。

钱万串见老鸨子得钱喜笑,心中因疼惜银票缘故,故作板脸道:“王妈妈!这下春春姑娘可否属于……”

钱万串心知得到那春春姑娘,要已成的定局,可话中的“我”字,却是不曾言尽,似想享受一下花钱后的快感。

老鸨子王妈妈怎会不知钱万串的心思,反正银票已尽数到手,她自是满脸喜色,媚笑道:“来人!把春春姑娘带下来,给钱大老爷看看。”老鸨子王妈妈话尽,那两名丫鬟已是扶着那叫春春的女子向钱万串走来。

苏尘封对于老鸨子和这钱万串的交易,心中只是感到不耻,可他心知这些东西乃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倒也不想多作插手。眼下见两名丫鬟扶着那春春时,看她似有不愿,这让苏尘封心中却觉好生奇怪。

钱万串花的重金,早已迫不急待想亲睹那春春姑娘的香艳,见春春似有大不情愿,钱万串已是迫不及待上前,戏淫道:“小美人!钱大爷我花了这么多的银票,你可得让我好好亲亲,以解我相思苦头?”钱万串说话间,已是行的春春姑娘面前,顾不得在大庭广众下,只用肥硕的右手一把拉开她的头上薄纱。

钱万串这一拉之下,薄纱之下登时现出一个美妙女子,

《凌云七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