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门》庶门风华笔趣阁 RPS 庶门小顶

庶门

历史已完结

主角是刘愈,苏彦的小说《庶门》此文是一语不语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条长街一摆溜的二层小楼,吆喝声从街头续到街尾,挑担担的往路边一靠,撩起袖子吼起一嗓子“卖碗糕哩!”行千里路带着四方的腔音,有江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18:06: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刘愈,苏彦的小说《庶门》此文是一语不语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条长街一摆溜的二层小楼,吆喝声从街头续到街尾,挑担担的往路边一靠,撩起袖子吼起一嗓子“卖碗糕哩!”行千里路带着四方的腔音,有江

《庶门》免费试读

一条长街一摆溜的二层小楼,吆喝声从街头续到街尾,挑担担的往路边一靠,撩起袖子吼起一嗓子“卖碗糕哩!”行千里路带着四方的腔音,有江南腔音的绵转伴着北方腔音的厚重,七转八弯的调子如同唱戏的小调独树一帜,让人能在那嘈杂的叫卖声中一耳朵挑出来。

街上粗衣麻布贩夫走卒的多,不过这京城之地,偶尔青巾小扇带着书童的往那一站,没来由小扇收起吟上一首,端的是文采风流,过往的丫鬟小姐们也要耐着羞臊的脸皮羞答答多瞧一眼。

会试将近,万千学子伴着各地奉诏进都城的藩王,都城一下子热闹非凡,街上的年轻男女多了起来,桃花盛开Chun心澎湃,连都城长安周遭的小庙也香火鼎盛起来。

“卖碗糕的,过来过来,来上两块,楼上十二少等着吃呢。”

“爷,见谅,今日的碗糕卖完了。”

“卖完了还过来吆喝。怎么的,平日里照顾你生意少了,诚心过来消遣是吧?”

“借小人十个胆也不敢。这不是Chun围子将近,京城里来了各地的学子,看到这碗糕一股脑过来买,留也留不住,特地过来给您和十二少陪个不是。见谅见谅,明日多留几块。”

那挑担卖碗糕的走了,棋楼的伙计一脸的懊恼,没辙,看来今日的赏钱是赚不到了。

楼上临街的棋间里,一老一少两个臭棋篓子正兴致勃勃下着棋。别人家下棋那争的是胜负,这俩人棋盘上的功夫寥寥,嘴皮子争的是针锋相对。

“老哥,你吃我的炮,我可就要吃你的马了,你单车化炮,我一车一马,哈哈,胜券在握。”

“你让我想想,刚才这一步走差了,如果直接上去将你军,也不会给你小子对我子的机会,不行不行,咱得退一步,刚才那是手滑了。”

“老哥你今天手滑好几次了,我刚才那也是手滑了,本来打算直接别着你的马眼不让它瞎蹦蹬,咱俩各退一步。”

做人不能太较真,遇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

刘愈的上半辈子就是太较真,自以为深谙**之道,年纪轻轻平步青云,却不懂因势利导,于是乎在政治浪潮下便做了车祸里的冤死鬼。

骤然来到古代,就好像离了群的候鸟,没有方向,更不知归宿何方。做着一天和尚撞着一天钟,有点消遣,有点寄托,郁闷时眼前有几个活人站着,发出点声,心中便好过了些。

下棋,听戏,看几本说书人的戏本子,在这棋楼上一个月花二两银子包个单间看看长安城的繁华光景,找几个狐朋狗友打屁聊天,听听曲,吃点茶果糕点,后现代的花花世界也只当过眼浮云。

“不下了,不下了!”老棋友把桌面上的棋子一推,“和局和局,你的棋子不比我多,咱就算打和。”

刘愈拿起瓜子磕了一口,“嘎嘣”,脸上一笑道:“我棋面上占优,这么的就算和了?”

“最讨厌和你这臭小子下棋,没谱。”老棋友一脸不快,“你这攻起来稀里哗啦的,自家也不管,能对的就对,能吃的就吃,霸道不讲理;你这守起来全部龟缩起来,巴不得把车马炮全部堆在老帅前面,滴水不给露;最烦的是你先攻后守,刚才我不过说了句准备在你后面撕开个口子,你这过了河的车马炮一股脑全扯旗跑了,如果那过了河的卒子长了腿,你也肯定拽回去。不下了不下了,旁边有大国手对弈呢,去凑凑那边的热闹。”

………

昨日还是冬日的光景,一夜小雨,Chun风便满了京华。杨柳Chun风,喝一壶茶,下一盘棋,看一段评书段子,日子也乐的逍遥。

刘愈生在侯爷府,二十三岁尚是单身。上面有十一个哥哥,下面三个弟弟。

娘只是妾,入门十几年就死了。一母同胞的姐姐前些年嫁给一个带兵的将领,可惜那人不长命,过门没多久便死在战场上,男家又没什么亲戚,姐姐便带着遗腹子回到侯爷府,寡居带着儿子。

这世上对他最好的也就这个姐姐了,小外甥而今已经四岁,会叫舅舅了。

老棋友是个商贾,名叫韩升,据他自己说曾经捐钱做了一任太守,后来不喜**的尔虞我诈,便辞官来到长安,只守了几个铺子和一些田地,安心做他的地主。

刘愈也曾想过这老棋友是个达官显贵,他便可以遇到伯乐。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自己一家子当官的,老爷子定国侯,几个兄长在朝中那也是重臣,身边不缺当官的亲戚。

旁人去了古代,了解历史的发展,做做治世能臣,又或者改变一下历史,可成一番不世功业。只可惜刘愈来到的这却是个奇葩的王朝,说民风,类似于唐,女风开放,连公主都可以当皇储,说官风,却类似于明清,社会等级森严。手工业和农业也到了十分发达的地步。

刘愈对**上的尔虞我诈倦了,安心的在这养他的“心伤”,逐渐想找回他在这世上的定位。

不过刘愈与时候也会谈谈“生意”,老棋友刚离开不久,便有个形容猥琐的年轻公子,在门边探出半个身子,见只有刘愈一人,便兴冲冲过来坐下,脸上笑盈盈的。

年轻公子明显有些落魄,身上的绸缎虽然光鲜却有些旧了。“这次想来,跟你谈一笔的土地买卖。”

“哦?”

别看眼前这年轻公子落魄,却有来头,姓随皇家,名苏彦,年十九。当今天子的亲生儿子,已故木皇后的幼子,木皇后生苏彦时难产而死,本来老皇帝对他期望甚高,可惜这苏彦不争气,老早被贬为庶民。

这还要提及他那两个同母所出的兄长,木皇后与老皇帝是患难夫妻,起于微末,木皇后共生下三个儿子,二子苏典把当太子的大哥给害死了,自己也落得被流放的下场。苏彦十四岁滞留宫中强Jian了宫女,老皇帝震怒,令他搬出皇宫去皇子府静思己过,没想到出了宫接触到花花世界,苏彦便迷上赌博……一发不可收拾。

从此苏彦便成了皇家的笑柄,连皇子的爵禄也被剥夺,生死无涉皇家。城中达官显贵见了这苏彦唯恐躲之不及,唯有刘愈,却好像甘愿次次做冤大头。

“听说你的皇子府早就输出去了,你还有地没卖?如果价钱合适,我便买了。”

苏彦嘿嘿一笑,脸上带着几分迫切,道:“我在我家祖坟里,还有个坑,想卖给你。”

《庶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