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正在暴走请小心》公主请小心 同人女 正在暴走请小心YD

正在暴走请小心

奇幻连载中

完结小说《正在暴走请小心》是智慧之虫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伊思,月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32章:战绩以及战力 奥摩休从只剩下骨架的蒸汽机车上跳下地面,安慰着莉娃蒂。虽然亲眼目睹过女贵族手上染血,但奥摩休自忖自己更加残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6 12:12: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正在暴走请小心》是智慧之虫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伊思,月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32章:战绩以及战力 奥摩休从只剩下骨架的蒸汽机车上跳下地面,安慰着莉娃蒂。虽然亲眼目睹过女贵族手上染血,但奥摩休自忖自己更加残

《正在暴走请小心》免费试读

第32章:战绩以及战力

奥摩休从只剩下骨架的蒸汽机车上跳下地面,安慰着莉娃蒂。虽然亲眼目睹过女贵族手上染血,但奥摩休自忖自己更加残忍。

“你其实非常厉害。”奥摩休用温和的语气说,“今天大约是个意外。”

伊思屋蒸汽战兽仍然一动不动,背部驾驶仓也没有动静。

奥摩休皱皱眉头。说实话,他不愿意和伤害过自己战友的伊思屋人混在一起,更别说要照顾对方。

奥摩休转过身体,对着围观的伊思屋人说道:“我赢了。”

刚才嚣闹得过份的围观群众反常地沉默。

荷曼在冷清的人群中走过来,伸出手掌拍拍奥摩休的肩膀,在他耳边说:“他们看不见你死,今天都不会有什么心情。走吧。”

奥摩休苦笑不已,跟在荷曼后面,越过眼神复杂的人群,走出广场。刚才营造出来的和睦,只是为了谋杀吗?奥摩休不怕用最卑劣的心思去猜测。

从最小的收获而言,奥摩休利用一次技能,完成了一个任务。

“任务:为战斗而生的蒸汽机师需要在战斗中成长,在恶劣的环境中成长。请宿主以对手一半的能量,挑战并击败对手。已完成。是否领取奖励?”

“领取。”

“消息:列云岭有一个圣物级蒸汽机技术。”

这是什么?圣物级?

奥摩休跟着荷曼走到半路,匹特米少校带着一群人过来,对奥摩休嘘寒问暖。奥摩休皱着眉毛,他发现,军官和贵族的话,都话中有话。

“奥摩休列兵不愧是我们的王牌机师。”匹特米少校欣慰地用双手抓着奥摩休的肩膀,“我国的约翰阁下说了,奥摩休列兵作为我军的楷模之一,必须成为我军的英雄。”

“恭喜奥摩休阁下。”特南芬勋爵笑眯眯地向奥摩休张开双臂。

索托罗上尉挡住了。

汉勒薇上尉凶恶地瞪了眼特南芬勋爵。

奥摩休有个猜测,大约特南芬勋爵对自己做了某些不友好的事,例如窥探X10的构造,例如安排莉娃蒂挑战。

特南芬勋爵罕见地离开背后的侍从,独自走到匹特米少校的面前,走到奥摩休等维斯晋战士里面进行辩解。看他的表情,似乎正陷入非常为难的境地。

“我想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我的意思。要知道,伊思屋机械协会是个大势力,我的影响力其实有限。”特南芬勋爵苦笑着垂下双臂,对匹特米少校说。

汉勒薇上尉走到特南芬勋爵的后面。“你非常胆大,敢离开自己的大剑师侍卫。”上尉把嘴巴凑在勋爵耳边轻声说道。

匹特米少校和索托罗上尉平静地看着特南芬勋爵。

特南芬勋爵苦笑着耸耸肩膀,看了看奥摩休说:“不得不大胆啊,我在恳求你们的谅解。”说完,又看了看截断自己退路的汉勒薇上尉说,“你们维斯晋士兵牺牲不少,但是我们伊思屋人的血流得更多。所以许多伊思屋人有个想法,既然我们两国的王室之间有血缘关系,为何不停下目前愚蠢的战争?”

“哪怕伊思屋王室不再?”索托罗上尉严肃地说。

“贵国的卓温公爵听说过得很快活。”特南芬勋爵正式地说,“而且我们也非常倾慕贵国的坦菲.卓温王后——我国乌娅.伊思屋公主以英武大方闻名。”

奥摩休似懂非懂地觉得某些同识正在达成,某些承诺已经许下。然后看着齐齐脸露愉快微笑的少校、上尉、勋爵们,奥摩休认为,某个同盟已经成立。

刚才还像闹别扭小孩的勋爵上尉少校们融洽地把臂言欢,奥摩休后知后觉得哈哈笑了出来。把臂言欢的人齐齐转过头来看奥摩休,似乎才发现有个异类混在他们中间。

奥摩休心里咯噔一下,收敛了笑声。

“来人,给奥摩休阁下安排两个侍女解解乏。”特南芬勋爵抬起眼帘,看到了在外围又蹦又跳的荷曼,“也给奥摩休阁下的侍从安排一个。”

这个过河拆桥来得太快,奥摩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孤立了。

是夜,月光温柔可爱。奥摩休坐在清凉的石质座椅上赏着月光,两个伊思屋侍女分坐左右,听着奥摩休诉说衷肠。

“你知道吗?前几天,我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地倒在地上,死了好多。每次回头看之前,我总告诫自己别看地面,但是每次我都忍不住看地面上的脸。我害怕有认识的战友倒在地上,然后我不知道。我总一次次地看,一次次心里难受。”奥摩休捧起伊思屋果酿酒,轻轻抿了口,又将一块烤肉叉进嘴里,“但是今天晚上,却换成了你们陪我看月亮。”

伊思屋侍女受过了良好教育,她当即给奥摩休吟唱了一首赞颂月亮的短诗。

奥摩休鼓掌叫好,喝酒,然后说:“在战场,特别是很累很累的时候,我就想:真想故意失手,然后让敌人杀掉。”

“真的会吗?”侍女眨巴着亮闪闪的眼睛,给奥摩休再添满杯中酒。

“真的会。在战场上,死亡来得非常容易,仿佛你一愣神,几个你的战友就倒下了。而且放眼望去,全是血流满地的景象,你会觉得死很正常。像我,拨动几下控制杆,就有敌人刷地在我面前被割成两段。”说到这里,奥摩休把杯里的酒猛灌进肚子里,一阵微微的昏眩叠加起来,带过来些少轻松。“我很害怕死,真的。我不想死,活着可以吃好多好的,喝好多酒。我还想结婚呢。”

伊思屋侍女再帮奥摩休倒满酒杯。奥摩休轻轻说声谢谢,捧着杯站起来,离开了花院子的石椅。他要独自回到主人安排给他的房间里睡觉,因为他觉得伊思屋的2个侍女都是好女孩。

侍女们赶紧跟上,却被奥摩休拒之门外。“我只是个没死成功的敌国的小兵,谢谢你们这么有耐心听我的废话。最后,两位晚安。”

是夜,晚虫声声。

奥摩休独自躺在柔软洁白色兽毛被上,在夜色中睁着眼睛。列云岭、边界、骏马岩,不知不觉中,奥摩休经历了三场血色的战役。他记得骏马岩的卡奇少尉、夏尼莫少尉、旧臣中队的战友们。他记得边界的西江猛虎团。

外面有人喝酒,发出吞咽声。

奥摩休彻底睡不着觉了。他唉叹,决定把失眠的理由归咎于别人身上。

“打扰别人睡觉,你会觉得羞愧吗?”奥摩休推开门,走进夜色,手里捧着刚才没喝的果酒。

“你手上的酒是女人喝的。”站在塔楼阴影下的特南芬勋爵手里提着两瓶酒,提起其中一瓶向奥摩休扬了扬,“啤酒花麦酒才是男人喝的酒。”

奥摩休有心拒绝,他本能上觉得特南芬勋爵不安好心。但是对方又是送小姐姐,又亲自来陪酒,他抹不下脸拒绝。走进塔楼的阴影,月光下的世界突然亮了起来,远处寂静的世界看起来没有任何生命。

“听我的侍女们说,你们并没有要求她们到床上去。”特南芬勋爵向奥摩休举起酒瓶。

奥摩休无奈,和对方碰了碰瓶子,仰头灌了口。

“你拒绝,我不太意外。”特南芬勋爵说,“但是你的侍从竟然也拒绝了,我就很意外了。他不仅仅是个佣兵吧?”

奥摩休有点愕然。荷曼那老鬼竟然也拒绝了特南芬勋爵的“好意”?

“荷曼不是我的侍从啊。以前我和他是战友,并不久他还是棘城旧臣07中队的中士呢。他啊,以前老欺负我,现在也欺负我,很讨人厌的。”

“你很多嘴哎,新丁。”黑暗中,荷曼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特南芬勋爵灌口酒然后说:“我刚刚听我的侍女说,你的侍从推门出去,然后不知所踪。我想,如果你们俩之间,存在着多数贵族和他的侍卫结合的关系,那么他一定会在你的附近。果然,他到了你这里。”

“小贵族,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没听到新丁说了吗?我是他的荷曼中士。”

“找到你了!”塔楼的墙边,一个身穿皮甲,头带兜帽的人走了出来。

特南芬勋爵用酒瓶指指走出来的人说:“他是父亲给我配的侍卫——一个大剑师。伊思屋的大师剑。”特南芬勋爵向奥摩休眨眨眼睛。

奥摩休不明白特南芬勋爵想说什么,他只好举起酒瓶喝了口。月光下的气氛很微妙,或者说奥摩休感觉很微妙。先是两个陪他的温柔的金发女子,再来了个找荷曼的特南芬勋爵。然后,奥摩休见识了更奇妙的东西。

大剑师从阴影走出到月光底下,并从背后抽出一柄细刺剑,右腿前踏成马步,细刺剑斜斜下垂,作出一个奥运会见过的击剑运动起手式。

特南芬勋爵向奥摩休打了个眼色,径直走到大剑师的不远处,似乎在等待即将开始的运动会?

奥摩休连忙走到特南芬勋爵的身边。他还是有点不明所以,难道荷曼那个惫赖老家伙会乖乖走到大师剑面前,和人家练击剑?

月光下,草丛中,荷曼稍稍肥硕的身体钻了出来,他的手里攥着一瓶酒,边往嘴里灌,边走向弓步持剑的大剑师。

大剑师保持弓步,双脚轻灵地跃动起来。

“哎——”奥摩休伸出手,想叫“别打架”。

特南芬勋爵伸出拦住了他,示意他别作声。

然后大剑师和荷曼就打成了一团。

跳来跳去的大剑师猛地展开手臂和身体,右手握持的刺剑直刺荷曼面门。

荷曼甩出手中的酒瓶,酒瓶被刺碎在空中。荷曼突然矮身,身体像下扑的肥狗瞬间从酒瓶碎屑下方绕过大剑师的刺剑。

大剑师收回刺剑,脚步快速后跃。

但占据了下方突进的荷曼从肥狗变成了追踪的花豹,身体几乎贴在地面上游动着拉近大剑师之间的距离。

等荷曼站直身体,他手中的维斯晋军队制式

《正在暴走请小心》 免费阅读章节

《正在暴走请小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