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御宠医妃》御宠医妃全文阅读 straight(直人文) 御宠医妃69文

御宠医妃

古代言情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姒锦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御宠医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那声儿,依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牛逼?” 他上上下下观察着她今儿怪异的装束,还有腰上挂着的几个奇怪物件儿,微微一皱眉,“牛者,如何逼?” 翻了个大白眼儿,夏初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5 06:08: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姒锦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御宠医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那声儿,依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牛逼?” 他上上下下观察着她今儿怪异的装束,还有腰上挂着的几个奇怪物件儿,微微一皱眉,“牛者,如何逼?” 翻了个大白眼儿,夏初

《御宠医妃》免费试读

“牛逼?”

他上上下下观察着她今儿怪异的装束,还有腰上挂着的几个奇怪物件儿,微微一皱眉,“牛者,如何逼?”

翻了个大白眼儿,夏初七没工夫给古代人做科普。冷静下来一想,她眼神儿闪了闪,盯了他片刻,一双大眼睛便在火光照耀下带出一层薄薄的雾气来。

“行吧,算你狠。没错儿,东西是我拿的,可与傻子没有关系。你放了他,要怎样都随你。”

赵樽看似随意的扯了下寝衣,冷飕飕反问:“东西呢?”

“放了他,我就交给你。”

“交出来,我就放了他。”

弯了一下唇,夏初七慢慢靠近他的脸,咬牙切齿,“不放人,我现在就废了你。”

赵樽敛下眉眼,看着她,目光很深,“你到底是不是妇人?竟厚颜至此。”

两个人的对话无比诡异,坐姿也十分僵硬和奇怪,瞧得屋子里的兵士们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到了此时,殿下竟然还会有“雅兴”与女刺客在那儿谈条件,一副被美色所惑的样子,都不站起身来了。要知道,殿下出身皇家,从小到大,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见过?哪有可能被眼前这个并不出众的女刺客给迷了眼?

“出去!”

在他们好奇的注视下,赵樽突然冷冷命令。

“殿下……”女刺客在这里,谁敢这么退出去,置殿下的安危于不顾?

“下去!”

赵樽加重了语气,冷入肌骨。

“是——”没有人再敢停留,随着声儿落全都退出了西号。

当然,他们都不会知道,依夏初七的阴损和敏捷,就在落入赵樽怀里的那一瞬,虽然身体受制于他,可她的手也极快地揪住了他二兄弟。而赵樽以王爷之尊,被一个姑娘扣住那里威胁,自然不愿意让下属瞧见。

屋里灯光灼灼,只剩下两个人。

赵樽微微向后一仰,低头往腰下瞅了眼,盯着她说得淡定。

“摸够了?现在可以放手了?”

眉头挑了挑,夏初七得意的加重手劲,懒洋洋发笑,“那得看你放不放人了?”

赵樽垂下眼,重重一哼,“你很牛逼……”

夏初七一愣,差点笑出声儿来,“不客气!其实吧,只要你放了傻子,我不仅不会让你断子绝孙,更不会告诉任何人……晋王殿下喜欢穿红裤衩子……”

说到此,突见他冷眼一眯,她顿觉不对劲,却已经迟了。

后脑勺传来剧痛,她眼前一黑,便歪倒在他怀里——

“十九爷果然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来人收起手里的弹弓,潇洒不羁地荡了进来,那俊美的眉眼间略带邪气,微勾的唇角上扬着不怀好意的贱笑,一看便是风月场中滚出来的翩翩王孙佳公子。

赵樽剜他一眼,“皮又痒了?”

“哎,天禄,我真怀疑你那心是冰疙瘩捏出来的,搂着个活色生香的俏姑娘,怎么就捂不出半分热气来?”

天禄是赵樽的表字,一般人不敢这么叫他。

而元祐不同。

除了他金卫军右将军的身份之外,他实则出身皇室,是当今太子赵柘的庶出第三子,因缘际会,打一出生就被过继给了开国元勋元鸿畴之子,成了诚国公府的世袭小公爷。

皇室庶子过继给臣子,本朝只此一出。

按理,元祐该称赵樽一声皇十九叔。可他从小便与赵樽伴读,说话随便惯了,早没了晚辈的分寸。

调侃完,见赵樽依旧冷冷端着脸,元祐小公爷将弹弓抖落几下放在窗棂上,优哉游哉地走过去,靠坐在床边的一张木椅上,观察起了被他打昏过去的夏初七。

“哎哟,别说我这表妹,长得还真叫一个——丑!”

赵樽瞟他一眼,便不言语。

元祐哈哈一笑,手指缓缓拍击在床沿上,一个人自说自话。

“眉如轻柳,却挑得高了点——不是个好教养的。”

“鼻如悬胆,却不十分挺拔——有福相却善嫉,只怕容不得其他妇人。”

“小嘴儿嘛,形状极佳,却少了点光泽——不知吃上去如何?”

“这五官嘛,拆开来看没一样十分出挑的,可嵌合在一块儿,瞧上去却还有那么点风味儿——我想起来了,那日她抱着我,叫表哥,好表哥,那声儿却是极脆,极娇,极软,叫得我心里头那个痒痒啊。”

他经验老到的评头论足,赵樽眉头越蹙越紧,终于不耐烦了。

“滚一边儿去!”

元祐瞄一眼他,笑得极为腻歪,“天禄,别瞧着我表妹人瘦了点儿,肤色差了点儿。可养人就跟这养鸟儿似的,你把她喂好喽,也是可以玩耍的嘛。你若嫌弃,不如我纳了回去?表哥表妹,天生一对。”

他那风流倜傥的眼珠一转,赵樽便知道他心里头打什么主意。

“别往歪了想。这人,我有用。”

元祐唇角一勾,笑得那叫一个邪,“要怎么用?”

冷哼一声,赵樽不理会他色迷迷的眼神,将夏初七翻了一个身,速度极快地把她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物件儿一个个取将下来,皱着眉头瞅了半天,递给元祐。

“看看,是什么物什?”

“咦……”说起正经事来,元祐便收敛起了纨绔气,有了个做右将军的样子。只见他反复将两个铁制的家伙颠来倒个的看,喃喃说,“好像是火器?”

赵樽眉头加深,“对,极为相似。”

眯了眯眼,元祐看得很认真。

可惜——

如今大晏的金卫军虽然装备有火铳,铁炮,火枪,火蒺藜等燃烧Xing的火器,却没有一个与这些东西长得像的,他们到底还是瞧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这表妹……来头不小啊?”

赵樽眸子冷了冷,在他肩上重重一拍。

“拿到神机营去,找几个匠人拆解释疑。”

夏初七是被噩梦惊醒的。

在梦里,一条大红色的裤衩子在眼前飘啊飘,跟着她追啊追,好死赖活地非得往她的脑袋上罩,大有要把她勒死在亵裤里的劲头。而她的脚下,一眼望不穿的泥潭和深渊,吓了她一身儿冷汗,猛地坐将起来。

《御宠医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