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代夏》代夏txt 年下攻 代夏健气受

代夏

历史连载中

主角叫吕骆,夏后的小说是《代夏》,它的作者是骆宗山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上的太阳,仍然还在灼烧着大地之上的万物。 一场大水侵袭的帝丘邑北一带,水上漂浮着,被水浸泡过的烂木头,刚被大水或者抟土女墙等倒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4 00:06: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吕骆,夏后的小说是《代夏》,它的作者是骆宗山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上的太阳,仍然还在灼烧着大地之上的万物。 一场大水侵袭的帝丘邑北一带,水上漂浮着,被水浸泡过的烂木头,刚被大水或者抟土女墙等倒

《代夏》免费试读

天上的太阳,仍然还在灼烧着大地之上的万物。

一场大水侵袭的帝丘邑北一带,水上漂浮着,被水浸泡过的烂木头,刚被大水或者抟土女墙等倒塌砸死的妘夏士卒的尸体,破碎的麻葛纠缠着花草、混着泥浆,四处杂堆着,原本覆盖在帝丘邑北的顶上的茅草编织的苫,一切事物显得慌乱,没有章法。

武罗、伯因、熊髡、龙圉几人知道已经来不及阻止事情的发生,从茫然若失的面容之中醒悟了过来,回到了自己等人休憩的庐舍去了。

各自奔逃的“难民”,遗留的武器、粮食,其他的物品,都让吕骆和吴贺大喜,顺手在与他人分别之后,花了几许朋的贝币,找了一些奴隶,帮忙送到了自己在帝丘邑东的铺子里。

让吕骆好一阵高兴,吴贺也是兴致勃勃。

这一场水,吕骆早已猜到了是何人为之,从那些交锋当中得知了事宜、操纵的人。

吕骆的心里清楚,这次大水过后,后羿必然勃然大怒,自己要早做打算。

吕骆于东廛里之间,经营的铺子里,向着身旁伫立的吴贺道,

“族父,此次大水之后,势必要赎回我吕国族人——为后羿罚作奴役的数十人。该是启程回国的时候了。”

“唯”

“不用族子你说,我想也是,依据我多岁的思绪,此事后羿必然会怒火街头,如今得了数百权的粮食,又凑够了一旅率人所用的武器,就按大子说的,赎回族人,启程吕邑方是正途。”

吕骆盯着外方,没有说话。

帝丘东廛里之间的市,物物交换仍在继续,日中为市,此时过去并没有多久,人来人往,呼声连连,热闹非凡。

……

女艾,心中很是平静,或是因为提前知道的缘故,竟是没有一丝的慌乱,她没有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女艾顺着逃逸的,受濮水造成的大水袭击而受害的“难民”逃跑的徙步之途,很快就跟了上去,用自己灵活的口舌,打听了起来。

“这位伯兄,汝知道夏后相居于何处?”

女艾跟在一个身材魁梧,束着发髻,匆忙行走的,略微比她大几岁的男子,走了上去,给了几个贝币,温煦地问道。

令女艾没有想到的是,那比她略大的人,只顾着奔逃,根本就没想着回答她的问题,手中握着她的贝币,随口说了一句余也不知,就消失在了女艾的眼眸之中。

时辰过去了许久,女艾先后遇到了不少的“难民”,可是无论是女妇、梓童(青少年)、老妪,侥幸活了下来的北门士卒,顾不上她的叫唤,忙着往南而去。

这时,一个拄拐的老丈,以比一般人行走快上一些的脚程,很快就跟上了女艾他们。

适逢其会,女艾眼角注意到了,身后有一个老丈跟了上来,随即在心中暗道,“这次我女艾,垂问老者,总不至于让人诓了贝币。”

老翁虽然拄着拐,所谓的拐,在常人眼中,必然是精致,着有涂油,较为柔滑,物品精美。

远在这公元前2023年,老翁握着的就是一根弯曲的、已经干枯的树木,踱步前行,不过短短一刻时间,越过了数步,到了女艾的前方去了。

女艾气喘吁吁的跟了上去,轻声问道,“老丈,不知您是否知道夏后相的休憩之庐舍。”

顾视着老翁,女艾却发现并没有甚麽变化,以平常的心态,向着老翁蠕动自己的嘴唇,言辞之间,询问老丈了起来。

之前,老翁休憩之庐舍,就在帝丘北门往南的内邑一方。

当时,老翁仍在自己的舍中忙碌,很快石几之上,动荡不安,老翁就知道了,这帝丘从来无有地裂,也无山火(火山爆发),又想到了濮水,更为重要的是,他是经历过河水泛滥以后致使周边水系,汝济水涨大,淹殁了他青年时所在的聚落的洪灾时期。

匆忙之中,慌乱而出,身上连着都来不及带出晒干的块米,时间一久,显然是已经饿了,肚子的不争气,早已经出卖了老翁。

老翁的腹中传出了,身中五庙之一的胃蠕动翻滚,抗议的声音,“胡噜”,“胡噜”的作响。

让老翁的脸上,有些羞色,脸色突然绯红,女艾从自己的衣裹之中,拿出了干粮,递给了老翁。

老翁,一脸无功不受禄的眼色,盯着女艾。

似乎在问,“余可不能没有为汝做一件事,就想得到你的飨食之黍。汝难道就没有事宜要问老头的麽?”

为了避免自己的尴尬,老翁口中传除了,“咳咳”的声音。

老翁盯着女艾一直在看,让她怵在了一旁,心中不免想道,“莫非,老丈看出了自己是女作男状,故不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自己。”

若是女艾的想法让老翁知道了,老翁恐怕会吐血三掬。

老翁还肯定会说,“孺子,你想多了,吾哪里知道你男亦女?余只不过不念不劳而获罢了。”

接着,女艾想了一会,“思来,恐怕是自己误会了,这老丈或许就是传闻中的那一族,若是没有帮衬到别人,绝不会受其惠的伯封国人。想不到沦落成了帝丘邑中的降人,却仍然保持着过往的族俗。”

想通了关键,女艾不假思索,略微卑身,尊敬地向那老翁问道,“阿翁,小子想向您打听一个人。”

“不知是何人,劳你这么费劲。”

老翁的意思是,指女艾之前询问了很多人,到了他这里仍然都还没放弃,又想知道是谁。

旋即立马回应道。

“乃是夏后相,听闻为后羿所羁拘在了帝丘,此次我是想乘势救他出去。”

女艾很聪颖,知道这老翁要奔袭各处,是派自己而来的“二斟”造成的,绝口不提大水的事,只是避重就轻地问着。

“噢!”

“原来是前来施救夏后相的,倒是让老翁错看了。”

心中盘桓了起来,“早知道是来施救夏后相的,就不用如此了。”

然后老翁指着姒相所在的地方,向南又左,又右,较为偏僻的一处。

《代夏》 免费阅读章节

《代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